380:江织开战许九如,维尔冰雪交往(二更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江维尔进去后,关上了门。

    “要说什么?”

    江织叫了她一句:“五姑姑。”

    她坐下:“每次你这么叫我,我都心慌。”

    不对劲,她觉得他不对劲,哪儿都不对劲。

    “这次的事,是许九如做的。”

    许九如。

    他直呼其名。

    江维尔看着他说:“织哥儿,别开玩笑。”

    他平铺直叙,冷静得出奇:“我的病不是先天,是她给我下了药。”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把股份给我,她让我掌管公司,也不是因为偏爱我这个孙子,是因为我跟林哥儿不一样,我是她的一把刀,磨利了,就用来刺她的仇人。”

    他轻描淡写,只用几句话概括了,不咸不淡,像在说别人的事。

    江维尔一句都不信。

    “她为什么这么对你?”太荒唐了,她难以置信,“理由是什么?”

    江织面上无波无澜:“我不是江家人。”

    “不可能!”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许九如有多偏爱这个小孙子。

    江织不做解释:“除了这些,别的我不能说,因为你姓江,你是许九如的女儿。”他摊牌,“我会对江家不利,这是早晚的事,你若要帮她,就早点准备。”

    江维尔沉默了,他说的那些话,在她脑子里横冲直撞。

    他若不是江家人,就只能是……陆家。

    怪不得周徐纺会问早产的事,怪不得平时那么疼爱小孙子的老太太却没有严惩江川和二房。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她看着江织,“我可是许九如的女儿。”

    “你跟她不一样。”

    许九如是装的,她不是。

    整个江家,只有对江维尔,他不想用阴的。

    “你错了,我跟她一样。”她站起来,目光如炬,“我跟她一样,什么都别跟我说,我会出卖你。”

    她不会。

    她知是非,懂善恶,正直善良得不像许九如教出来的人。反而是他这个假的江家人,将许九如的阴险狡诈学了十足。

    她走到门口,停下:“不能停手吗?”

    “许九如不会罢手。”江织没犹豫,“我也不会。”

    “织哥儿,”

    江维尔回头:“能留她性命吗?”

    她知道她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同样也了解江织,根本不需要多问,她只要信了江织不是江家人那句话,就能猜得到她母亲以前做过什么、以后还会做什么。

    可那是生养她的人。

    她像被什么哽住了喉,字字都难以开口:“算我求你。”

    江织略微迟疑了,半晌后,答复:“能。”

    “我今天没来过。”

    江维打开门,走了。

    薛冰雪没见江织,随她一起离开。她一路都不说话,上了车之后,闭上眼,头靠在车窗上。

    薛冰雪看出了她不太对:“维尔。”

    “我睡一会儿。”

    车开着,开了一条缝的车窗外有风漏进来。

    她闭着眼睛,思绪飘远,似睡非睡间,竟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的哥哥姐姐在烤火,她跑到了院子里,屋外大雪纷飞。

    “维宣。”

    “维宁。”

    是她母亲在外面喊:“你妹妹哪去了?”

    男孩女孩都跑出去。

    他们是龙凤胎,生得很像。

    女孩回答:“刚刚还在呢。”

    “不是让你们看好妹妹吗?”母亲在院子里喊,“维尔。”

    “维尔。”

    走廊尽头,三四岁的女孩窜出来,头顶有白绒绒的雪花,她咧着嘴笑,在招手:“母亲,我在这儿。”

    “维尔。”

    “维尔。”

    江维尔睁开了眼。

    薛冰雪满脸担忧:“你怎么了?”

    她摇头,眼睛潮湿了,看着窗外。

    兜里的手机响了,许九如的电话打过来,她盯着号码看了很久,才接了电话。

    “晚上回不回来?”

    她没出声。

    “问你话呢,回来不回来?”

    “母亲。”一开口,她声音哽咽了。

    许九如听出了不对劲:“怎么了?”

    她又不说话。

    “是不是又跟冰雪吵架了?”许九如在电话咳嗽,她最近咳得很厉害,声音年迈又苍老,“维尔,你听我一次,别跟他吵了。”

    她絮絮叨叨的,在电话里劝:“母亲是过来人,不会看错人的,冰雪他会待你好,你和他在一起,我百年之后也能放心。”

    江维尔把车窗摇下来,吹干了眼睛:“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

    “梦见三哥哥在烧碳火,四姐姐让我躲开一点,说会烫到。”梦里的脸都是糊的,她当时年幼,已经记不清他们的长相了。

    许九如沉默了很久:“你哥哥姐姐都走了好多年了。”

    江维尔四岁的时候,江维宣去世了,她十二岁时,江维宁也没了。

    “三哥哥是自杀,四姐姐也是,”江维尔很无力,“母亲,你别再那样了。”

    “维尔,我——”

    她把电话挂断了。

    不一会儿许九如就再打过来了,她没接,也没挂。

    薛冰雪把车停到路边:“维尔,江织跟你说什么了?”

    她摇头,靠着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江织小时候身体很不好,两三岁了还走不稳路,我每次放学回来,就牵着他在院子里学走路。”

    他打小就不喜欢跟人亲近,没跟乔南楚玩到一块之前,也就跟她亲近一些。

    “他很少会喊我姑姑,小时候总叫我姐姐,被我家老太太说了几次,后来就不叫人了。”

    少年期之后,他就维尔维尔的叫。

    “我比他只大了四岁,老太太四五十了才生的我,因为是老来得女,她对我最纵容,江家的孩子不是从政就是从商,不管愿不愿意,都要按照老太太的安排走,只有我,跑去当了运动员。”她歪着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像在梦呓,“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当商人吗?”

    薛冰雪也不知道,她从来不跟人提她母亲。

    “我九岁那年,有个女人抱了个已经断了气的孩子跑到我家门口,她喝了半瓶农药,说她做鬼都不会放过我母亲,她的孩子才两岁多,也被她喂了药,一起死了。”

    她时候,她连着做了两个月的噩梦,梦里全是女人歇斯底里的咒骂声,还有那孩子发青的脸。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母亲为了吞并她家的公司,把她的丈夫弄成了脑死亡。”

    她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

    “冰雪。”

    “嗯。”

    她闭着眼,睫毛颤着,眼角是湿的:“当江家的女儿好累。”

    “那来我薛家好不好?”薛冰雪伸手,指腹碰到了她眼角,“来当我薛家的人。”

    她睁开了眼。

    每次她精疲力尽的时候,他都在。

    “冰雪。”

    “嗯?”

    她解开安全带,抱住他脖子,吻了他。

    薛冰雪眼睛睁着,有点懵,一动不动地让她吻,松开后,他红着脸问:“你为什么吻我?”

    “你不是我男朋友吗?”

    问完,她把手收回去,中途被他拉住了:“是。”

    他们没有分手,一直都没有。

    他捧着她的脸,重重亲了下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