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一百一十六章 一段记忆

武逆焚天 作者:疯橘子

      当阳冥兽已经将姿态放的很低,同时还表示向自己的兽祖发誓,绝不将左风的意识彻底抹去时,左风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是心动了的。
    因为以他对于兽族的了解,阳冥兽是绝不会违背自己对兽祖,对自己血脉源头发下的誓言。相信对方就算是再如何疯狂和无耻,也绝不会在这件事上食言的。
    可也就在左风打算同意的时候,他却是一下子停住了,感觉上就好像是忽然停止了思考一般。
    实际上左风是故意让自己停下来,故意不去向着阳冥兽的提出来的条件去思考,他反而开始逆向开始分析起来。
    这便是左风特殊的地方,明明是到了生死抉择的重要关口,明明到了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任何人都会急于做出决断,都会仔细分析眼前的形势,从而作出取舍和决断。
    可左风偏偏在此时停下来,不仅仅只是停下来,不理会阳冥兽那已经拿出最大诚意的条件,而考虑更早之前的事情。
    首先左风想到的就是,自己明明获取了这分魂,为什么阳冥兽还能够一直潜藏在其中。都过去了这么久,它都始终在隐藏着,若说它不是在等待适合的机会出手,恐怕就算是个傻瓜都很难会相信。
    那么自己获取灵魂以后,不光魂力没有太多的提升,灵魂的孕养和成长,也可以说是少的可怜,这种情况明显不正常。
    既然是这样,那么是否就可以判定为,阳冥兽的残魂潜藏在灵魂当中,从而影响了魂力的提升,以及灵魂本身的成长。
    将二者的关系捋顺后,便又引出了另外一件让左风始终心存疑惑的事情,就是兽晶为什么会针对自己。
    ‘或者说……兽晶从一开始针对的就不是自己,而是另外有一个需要它针对的存在。’
    这样想来答案简直乎之欲出,许多问题的答案,最后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
    恐怕连阳冥兽也不敢想象,在一个人面对生死的紧急时刻,竟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思考和衡量这么多。
    这就是阳冥兽提出立下誓言后,左风突然以沉默表示拒绝的短短时间内,在他脑海当中闪过的一连串念头。
    正因为阳冥兽不清楚,左风还有过这样的分析和思考,所以它一直不肯彻底放弃。
    兽晶的能量最终还是来到了灵魂中,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的魂力,终于在这个时候被冲散,阳冥兽的残魂也彻底暴露了出来。
    在那翻滚的能量冲击中,阳冥兽的残魂发出了不甘的咆哮,同时还有着惊人的波动,向着周围猛烈的扩散开去。
    兽晶能量受到冲击,竟然有一多半被直接的冲击的倒卷而回,连灵魂本身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相信若这分魂原本不属于阳冥兽,此刻可能都将要受到重创。
    面对这样恐怖的冲击,左风心中也不禁暗暗的咂舌,果然是九阶巅峰的存在,也是这片大陆上的巅峰存在。
    即便只是剩下一缕残魂,若是稍不留神也可能会造成致命的破坏。而左风现在却无暇去理会阳冥兽的彻底陨落,因为接下来才是他需要面对的重要关口。
    那些属于兽晶的能量,被暂时逼的倒卷而回,可是很快就再一次冲击而来。如果自己的判断错误,那么自己的下场将会与阳冥兽相同。
    属于兽晶的能量快速席卷而来,长驱直入的冲入到灵魂当中,最后从四面八方将左风的意识给淹没于其中。
    没有任何的反抗,左风也根本无力反抗,不论结果是什么,他现在能够做的就只是坦然的面对而已。
    一刹那,一瞬间,一弹指,于左风来说,仿佛就像过去了一天,一个月,一年般漫长且煎熬。
    那种滋味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明明是想要活下去,可是迟迟没有什么变化,心底里的某一个地方,会隐隐的开始催促着,因为这种等待太过折磨人了。
    然而就在某一刻,左风骤然打开了自我封闭的意识,就像是人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外面的一幕让他吃惊不小,他能够看得到,准确一点来说是感受到,那些属于兽晶的精纯能量,就那样紧紧的贴在意识上。那已经是自己意识的边缘,哪怕有一丝一毫的能量渗透进来,都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然而诡异的是,仿佛在自己的意识上,有着一道看不见的水晶壁障般。任由外面“波涛汹涌”,意识却岿然不动丝毫不受影响,偏偏还能够将意识稍微散发出去,了解到灵魂之内的一些变化。
    那些属于兽晶的能量,如今四处扩散开,已然将整个灵魂都完全浸没。而左风此时此刻,再去观察这些兽晶释放出来的兽能时,心中却已然有了明悟。
    ‘果然,果然就像我猜测的那样,这兽能真正的目标是阳冥兽,而它在冲入进来后,也是立刻就将这里彻底冲刷洗涤了一遍。’
    面对着眼前的一幕,左风如今那仅剩的意识,默默观察的同时也在静静的思考,当初的记忆似乎也像是湖底的泥沙,被再一次的掀了起来。
    当初灭杀阳冥兽的一战后,表面上我的确得到了这分魂,事实上来看也的确如此。然而我所未曾察觉到的是,阳冥兽却将自己的一缕残魂悄悄的潜伏了下来,他一直在等待类似今天这样的机会,给予我致命一击后重新拿回分魂。
    我虽然未能够察觉到问题,可是这兽晶却属于那规则之兽裂天,更重要的是经过了宁霄的炼制。
    它以一种我所不知道的方式,捕捉到了属于阳冥兽的气息,因此从一开始排斥将兽晶当中的兽能,注入到灵魂中给予我。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灵魂和魂力都没有明显的成长。
    这便是左风的猜测,也是他坚定的选择,绝不同阳冥兽合作的重要原因。在梳理整个事情经过的同时,左风也忍不住回忆起当初夺取分魂的细节。
    “等等,好像……”
    就在某一刻,左风的心头骤然一颤,他忍不住在意识中大呼,虽然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之所以他会感到震惊,那是因为在自己的记忆当中,毫无任何预兆的多出了一部分来。就好像在意识深处的记忆海中,有着无数的细小尘埃,在慢慢的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片片细小的记忆碎片。
    而这些碎片仍然在不停的汇集到一起,然后组成了一片不大的水晶镜面,其内部有画面在不断的闪烁着。
    左风能够看到,在那画面当中,是两个灵魂意识在战斗,虽然一方强大异常,可是另外一方却能够引动周围的力量,兽晶内的兽能进行狂猛的反击。
    很快那个强大的灵魂意识,开始露出了支撑不住的状态,属于他的那部分灵魂意志开始遭到无情的抹杀。然而还有一小部分的残魂,包裹着那个受到了重创的意识,以及残余的意志,向着分魂内部龟缩而去。
    那御动兽晶之力的灵魂,怎么肯在这个时候罢手,毫不犹豫的就追赶了上去。却未料到那残魂逃走前,偷偷的在周围布置了自己的一部分魂力,并且还夹杂着一道意识,突然对追击的灵魂发起反击。
    在那残魂自身已经受损严重的情况下,又要分出一部分进行反击,显然破坏力有些差强人意。加上追击的灵魂意识外部,有着兽晶的兽能包裹,所以未收到任何的致命伤害。
    那逃遁的残魂,远远的传来一丝叹息的波动,然后就仿佛水滴落如湖水中般,迅速的在灵魂内消失不见了。
    那本来全力追击的灵魂意识,虽然未收到致命的伤害,可仍然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就那样呆愣愣的留在原地。
    片刻之后,那灵魂意识终于慢慢的恢复过来,而他立刻向着周围仔细探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那水晶镜面当中的画面,先是在这里定格,然后便又重新回到,残魂与其激烈交战的一幕,看起来水晶镜面内的画面会一直这样循环下去。
    直到这一刻,左风心中最后的一丝疑团,也终于彻底解开。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对于阳冥兽的残魂,毫无半点觉察。
    原来对方在那种情况下,还发动了特殊的秘法,虽然没有能够将自己的灵魂意识抹杀,可是却直接将自己当时的那一小段的记忆给抹除掉了。
    所以即便后来兽晶内的兽能,始终未曾帮助自己孕养灵魂提升魂力,也从未怀疑过其中有什么问题。
    如今终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左风的心头也不禁一阵阵的后怕。要知道这么久过去了,那阳冥兽的残魂就一直悄悄潜伏在侧,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随时随地想要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
    而自己还将最重要的亲人和族人,全部都迁徙到了这八门空间内。想一想对方如果一旦夺取回灵魂,并借此占据了整个八门空间,自己那些亲人和族人面对的会是什么,左风简直不敢往下想。
    还好,还好自己的意识降临在了这里,对分魂的控制反而触动了兽晶释放兽能。虽然刚刚的每一个环节都凶险异常,可好在最终还算是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结果。
    左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随即便感觉到,那些兽能已经开始向着自己的灵魂内部渗透而去。与此同时自己能够感受到,已然干涸的魂力正在迅速恢复并提升。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