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迟到的处罚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作者:燕草

      张陆想起了张晨初的事,他必须要去见见女兵们,还要思考措辞,怎么跟欧阳倩解释张晨初牺牲的事情。

    于是,张陆追了出来。

    小崔还在跟同事讨论张陆的事情。

    他们两人也是纳闷,这个新来的军人,怎么给他们感觉那么特殊。

    说着说着。

    小崔一拍脑袋道:“肯定是这样,他是特种兵,应该杀了不少人,锋芒毕露,给我们造成了心里压迫。”

    “对,对,怪不得我见到他,都不怎么敢讲话。不过也不对啊,他这么年轻,估计上战场的时间也不多,哪里有机会杀这么多敌人?”

    “特种兵经常外出执行任务,这个不好说。”

    “小崔等等!”

    两人听到后方有人在叫,刚转过来一阵风就吹了过来,吹得两人眼睛都微眯了起来,这才看清楚,张陆猛然杀到了跟前。

    小崔愣了一下,就跑过来怎么能一番这么大的阵势,不懂得人,还以为一辆车呼啸而身旁而过。

    小崔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张陆飞快道:“那个,我要见我的队友,然后再回来扫地,这样可以吧。急事,我有急事,麻烦你们通融一下。”

    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崔面露难色道:“抱歉,这个我们帮不了。”

    撇下了张陆,两人大步离去。

    走了十来米远,小崔回过神来,暗自吃惊不已,诡异啊,为什么是自己道歉?

    自己可是警卫长啊,这小子只是来986军事学院受训的学生而已。

    怪了,今天怎么感觉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一样。

    张陆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打电话给女兵们,但全部都联系不上。

    干脆张陆就自己四处在986军事学院逛了起来。

    986军事学院占地极广,坐落在井冈山的一支山脉之中,依山而建。

    学院随处可见缩小比列的军事模型,有各种先见的战机、坦克、潜艇和驱逐舰。

    各个系之间如同独立的空间,分割开来,又没有指示牌。

    张陆一下子也找不到女兵们在哪里训练,倒是一路逛来,看到很多站岗的士兵。

    每一个人都是站如松,目无斜视。

    张陆上前问话,但是这些站岗执勤的士兵,就像雕塑一般,根本就不理会他。

    吃了两回闭门羹之后,张陆知道,问也没用,索性就不在开口。

    找不到女兵们也就算了,甚至张陆还不知道饭堂在哪里。

    见鬼了!

    张陆马上回头找小崔他们,结果也不见人了。

    无奈,张陆只能去报到处,但是现在是午饭时间,报到处的人下班了。

    好不容易在路上碰上了几个人,貌似应该是来这里培训的学员。

    吊诡的是,张陆问他们,他们都不敢吭声,而且还远远避开。

    小崔是有说过,任何人也不会自动跟自己说话,问题是自己主动问话,都不能回答吗?

    张陆摇了摇头,这个986军事学院管理也太严格了吧,而且还很奇葩,难道是禁制学员之间相互沟通?

    张陆返回了宿舍,整理一下东西。

    还以为会人送饭过来,结果等到了十二点半,也没见有动静。

    就在张陆准备再次主动出击的时候,心中一动,感觉有人要过来,便打开房间。

    张陆有些意外,来的人,居然是那名扫地的老头,而且对方还打了一盒饭菜过来。

    张陆对于老者的两道白眉,那是印象深刻,黑发白眉,而且还那么长,要是换成一身道袍,而不是唐装,倒有点仙风道骨。

    老头看到张陆开门,手一递向张陆道:“这是给你打的饭菜。”

    无缘无故对方怎么会帮自己打饭菜,不过张陆肚子也饿了,道了一声感谢,接过了饭菜,就站在门口吃了起来。

    张陆边吃着,便跟老者聊了起来。

    “老爷子,我今天才第一天来这里,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吃饭,还特意给我打饭来了?”

    唐装老者笑道:“上面跟我说了,新来的要和我扫地,寻思应该就是你了。”

    张陆哑然失笑道:“那这样说以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

    “对了,还不知道老爷子怎么称呼?”

    “你叫我张伯就成,熟一点,叫老张头也行。”

    菩提种子能感应出张伯的不凡,张陆便问道:“张伯,您以前是做什么的?也是军人吗?”

    张伯笑道:“扫地的,我在这里扫了12年的地。”

    “这个,张伯,扫地没有什么讲究吧。上面让我扫一天地,也没指定地方。”

    张陆道:“这一带,您门儿清,您老指点一下,我明天从哪里扫起。”

    张伯呵呵一笑道:“扫地是你迟到的惩罚,刚好最近我腰酸背痛,南风起来了,你好好帮我打扫几天的地。”

    “一天太短了,我得向上级申请一下,留你多扫几天。”

    张陆哭笑不得,扫一天地就够耽误时间的,还多扫几天的地。

    这986军事学院的惩罚也太奇葩了,还不如让他跑操场什么50圈啊,100圈的。

    张陆道:“张伯,扫地问题不大,不过我得去培训,要不这样吧,我训练完,再帮您扫地?”

    “扫地就不是训练了吗?你这小娃!”张伯吹胡子瞪眼道。

    张陆也不知道说什么,干脆装沉默,猛扒了几口饭。

    张伯突然问道:“小娃,你杀了多少人?”

    这句话问题太突兀,张陆差点都喷饭了,回想一下,貌似从王牌扑克的红桃k开始,双手就不断沾着敌人的鲜血。

    红桃k、梅花k等人,还有海兰泡的毒蛇等人,航展的毒蛇组织,h国的眼镜王蛇等人。

    再到最近的赤军武装,乌鲁克的阿芒武装势力……

    尸山血海有点夸张,但是脚下却是已经是累累白骨。

    一直张陆都没有深究过这个问题,张伯突然提问,仔细算算,貌似至少有三四百人了吧。

    这个数量,还是自己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创造下来记录,怕是放任全军,也无人可以打破这个记录。

    张陆一脸认真道:“挺多的,有点数不清楚了,说出来,怕吓死你。”

    张陆哈哈大笑道:“年轻人,锋芒太露,杀气外溢,不是什么好事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