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货比货得扔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作者:燕草

      如此重要的时刻,有人来搅局,野狐脸色一黑。

    但是看到来者却是张陆,怒气渐浓,脑海中回想有关张陆的种种。

    他也通过其他方式,问询了有关火凤凰菜鸟的情况。

    飞龙特种部队的孟飞没有夸大其词,这家伙却是不少人公认他最有可能成为最年轻的第五类兵王。

    上次全国特种兵大比的冠军,更是获得了大地勇士勋章。

    一群人将他穿得神乎其神,而且还是一个年轻人。

    即便是真的,那又如何?

    他只是一名少校罢了!

    野狐冷哼道:“这些花很有价值,是我的人借口办事,一次只能带出一支,来回几十次。”

    “这才好不容易凑足了99朵鲜花!”

    张陆鼓起手掌来,道:“挺奢华的,但是才99朵,我还以为是九百九十九朵!”

    “不过,还是太寒碜了,几朵破花而已,就想要追求我们紫罗兰,当我们紫罗兰是什么!”

    旋即,张陆将一袋子的钻石拿出来,递给了安然道:“这次执行任务,特意带回来给你的礼物!”

    安然都愣住了,妙目睁得滚圆,袋子口已经打开,里面的钻石光芒璀璨。

    整整一袋子的钻石,那价格至少上亿。

    如此贵重的礼物,真的吓到了安然。

    尽管安然不是物质女孩,对于金钱也没有多大的想法,可是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钻石,也是惊骇不已,有些不知所措。

    特别是钻石还有着特殊的意思。

    野狐看了过去,这一袋钻石都是真的。

    虽然张陆不对安然说什么,但是野狐再回过头看看自己的鲜花,人家一袋子的钻石。

    这……这堪称是惊天大手笔。

    一个人当兵的,去哪里弄这么多的钻石?

    这家伙这么有钱吗,那可是一两亿的价值。

    而且还说要全部送给紫罗兰!

    尽管野狐自信自己,在综合条件方面,十个菜鸟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礼物之间的比较,确实犹如云泥之别,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野狐突然觉得自己手中的鲜花有些重,尴尬得不知道如何安放手中的鲜花。

    货比货得扔!

    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鲜花,在一袋子的钻石面前,不值一提。

    安然过来,大大大方方跟野狐道:“我们可以做战友!”

    安然的意思很明白,他们之间,只有战友情,学员情,而不是掺夹其他东西。

    安然也没有说什么重话,但是野狐知道,他没机会了,安然已经在拒绝了自己。

    野狐对安然一笑,道:“我来试试这个男人,能否配得上你。”

    他还不愿意放弃,他想要安然知道,自己除了是少将,更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张陆嘿笑,将钻石交给了安然,道:“拿着!”

    安然愣愣接过了一袋钻石,入手沉甸甸的。

    然后张陆站出来,看着野狐道:“我也不欺负你,你执行过任务吗?”

    野狐冷笑道:“自然执行过,难不成,你以为我的少将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话刚说完,野狐就感觉到了万千杀机汹涌而来。

    一股冰冷的杀意,让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野狐脸色惊骇。

    这是他爷爷说过的,真正踩着敌人尸体成长起来的军人,他们杀气凝练如山。

    尸山血海,才有机会凝练出如此可怕的杀气。

    在古代,这种人就是猛将,杀人无数,就是敌人遇到这样的对手,都会胆寒一片。

    可是这家伙才多少岁,看样子也就是二十左右。

    这个年龄阶段,即便是特种兵,也没有多少机会上战场,更别说闯过尸山血海。

    尤其是华夏太平,久无战事,很多特种兵只是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才得以真枪实弹跟敌人较量。

    但是没有大型战争,小股歼灭而且,怎么可能凝练到如此浓厚的杀气。

    以对方的程度,那可是跟第五类兵王也不逞多让,甚至还要更加可怕!

    爷爷在这倒这类人的时候,面容严肃,叮嘱野狐,面对这样的敌人,你必须抛弃畏惧,才有一线生机。

    野狐一横心,抵挡着万千杀机,争取这一线升级,立刻向张陆动手。

    一拳轰向张陆,直捣黄龙,打向了张陆的胸口。

    拳出如重炮,势大力沉,迅猛无比。

    野狐并不是纯粹的学院派,靠理论知识,晋升的少将军衔。

    一拳打出,顿时红旗一阵爆鸣声,便是跟龙战天相比,那也是丝毫不逊色。

    张陆嘴角微微一扬,眼看拳头即将轰到了胸口,手突然一般。

    一道影子一闪而去,下一刻,闪电般擒住了野狐的手腕,如同一个铁钳子,不但破了野狐的攻势,更是将他的拳头无法前进分毫。

    野狐大骇,没有想到自己率先出手,竟然会对方以这样强悍的方式破去了进攻,还抓住了手腕。

    要知道尽管只是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拳,但是他的发力不同,一拳打出,那是又快又恨。

    便是孟飞等人,也只能硬撼,或者避其锋芒,绝无可能能擒住手腕。

    野狐将手臂一缩,想要将手掌挣脱出来。

    结果一股力量从对方的手掌之上传来。

    野狐不受控制一般,双脚离地,生生被甩飞了出去。

    身体都是经过长时间的打熬,这一摔,只是肺腑轻微震荡。

    野狐一咕噜爬了起来,被张陆随手一甩就摔飞了,他面子挂不住,怒喝了一声,再次冲来。

    凶狠的一拳打来。

    拳风呼啸。

    那拳头之上都爆开了一团劲气,拳未到,劲风就吹向了张陆,头发都吹动了起来。

    他已经打出了八分的力道,速度较之上次更快,但是结果呢,却又被对方一把擒住手腕,再次摔飞了出去。

    对方仿佛已经看透了他的出拳方式,不管拳头有多快多猛,都被对方一手闪电般抓住,动弹不得。

    连续三次。

    野狐一连被甩飞了三次。

    野狐瞧着一面淡漠的对手,甩动手腕,低低吼了一声,速度与力量再次提升攻击而来。

    第四次被甩开,他站在了三米开外,看着张陆,凝重无比道:“当真邪门,你这是太极拳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