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作者:燕草

      张陆有点接受不来,他知道女兵们对于这次培训,每个人都是全力以赴,不想被淘汰。

    再加上他拒绝了第六类机构,火凤凰想要代表华夏,参加世界红盾大赛,只能通过最强猎人大赛的角逐,一路杀出重围,直到干翻第六类机构的考核人员,方才有机会获得参加世界红盾的名额。

    女兵们心里有所愧疚,越发拼命训练,就是为最强猎人大赛做好充足的准备。

    就在张陆心情复杂的时候,一旁的张伯伦和茅一升低声交战。

    “老师,你这一次的考核,让人小师弟有些纠结了。”茅一升低声道。

    张伯伦道:“人是群居类生物,每个人都不可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挑选紫罗兰作为对手,也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

    “这里面涉及到菜鸟的决绝,更关乎到对一名合格将领的要求。当然,还有人性的挣扎!”

    毕竟在战场上,往往也会遇到这样的因数,比如对手是过去的战友叛变了,必须要在战场上分一个你死我活。

    又或者亲人被敌人俘虏,以此作为要挟。

    每一个领兵作战的将领,都有可能遇到这样难以抉择的时刻,但是作为将领,他们必须要做出选择。

    一场战役的走向,将领可是占据做至关重要的因素,他们的选择,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胜败。

    张伯伦感慨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很难的选择,我看得出来,他喜欢这个紫罗兰。”

    “我希望他能更成熟,直面个人的情感和整个战场,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茅一升摇了摇头,对于一名年轻人而言,这样的选择,却是显得格外残酷。

    张陆可以选择失败,他也不会被淘汰出局,但是这样的选择,那就意味着手下无数条生命的“牺牲”。

    演戏是这样,到了战场,也会如此。

    而此时,指挥官不断催促张陆下令,战争已经开始,其他部队已经动了起来,就他们还按兵不动,急坏了一群指挥官。

    张陆在挣扎,这个残酷的抉择,让他一时间下不了这个命令。

    “还打吗?”

    指挥官一连问了三次,都火烧眉毛,敌人已经打了过来,再不动手,这是站着等死吗?

    耳麦没有回声,指挥官一肚子怒火,就要丢下耳麦的时候。

    突然。

    一个坚定的声音传来:“装甲车a点伏击,步兵分一半突袭,一半掩护。”

    “机械部队去b点部署,其他参加部队去c点,占据战略要地。”

    “明白!”指挥官响声回答。

    一旁的战歌一边关注着大屏幕,一边也留意张陆的这边的情况。

    对手可是火凤凰的女兵们,她也是饶有兴趣,一双充满邪气的眸子,透过面具看着张陆。

    上一轮的交锋,战歌清楚张陆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每一个分析无比的冷静,不会感情用事。

    但是今天有些奇了怪了,对方却迟迟没有下达作战命令。

    哪怕是队友,现在可是演习,就是他们第六类军人,也经常分散到不同的阵营,陷入残酷的相互厮杀。

    战歌想到了一点,难得出声问道:“这是你喜欢的女人?”

    张陆一心二用,点头道:“战争无情,我要对我的军队负责,他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我不能自私,现在我是指挥官,我的任何决定,都将决定着他们的生死。”

    战歌冷哼道:“我倒要看你能坚持多久,别在关键时刻,下不来手,将得来不易的战果,拱手送人。”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投降。”

    张陆没有理会战歌,关注整个战局,同时下达作战指令。

    “报告首长,我军a点装甲车遇到了猛烈的进攻,有一辆装甲车被当场摧毁。”

    “a点的位置,怕是方守不住了,请首长下令,是要支援,还是坚守阵地。”

    “不急,先看看清楚,保持冷静。”张陆镇定自若道。

    张陆刚说完,指挥官又焦急道:“不好,敌人的机械部队兵分两路,一路进攻b的我军机械部队。”

    “另一路在坦克的冲锋下,步兵部队开始冲上我军c点的战略要地。”

    读万卷书,如行万里路。

    各种战役卷宗上,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过眼前的敌情危机。

    张陆根据自己所学的东西,冷静分析了整个战局,下令道:“命令a点装甲扯撤退,诱敌深入,必须时,再牺牲一架装甲车。”

    “bc点佯攻,分出部分兵力,从后方支援a点,以a点作为战局的突破口,一举荡平敌军。”

    张陆的命令下达之快,让前言的指挥官震惊无比。

    要知道他们的首长可是在大后方,仿佛比他们对于战局更加的熟悉,片刻之后,就下达了作战命令。

    这种情况有两种,第一种,那个真正的指挥官,从敌人的进攻动向,分析出敌军的作战战术,制定出镇定对的策略。

    第二种,指挥官活在自己的世界,以自己熟悉的作战方式来应对敌军。

    指挥官们最怕就是遇到第二种首长,只要他的战术被敌军识破,接下来那就是一场大败。

    前线炮火纷飞,枪林弹雨。

    两支团级作战部队,在丘陵地带展开一场殊死的搏杀。

    前线的指挥官被绞着的战局拖住,一个小时过去,根本就没有反馈什么情况。

    张陆却在大后方,不断的下令,及时调整。

    “a点装甲车退到三号丘陵,分出的兵力做好埋伏,不要曝光。”

    “b点进攻,打出真火!”

    “c点战略性后退,制造溃败的迹象,继续诱敌,将对方的兵力牢牢拖住。”

    “……”

    一道道命令及时下达。

    西部军区,一名中年指挥官,在前沿指挥部,看着对方的猛烈的炮火,却是一阵的出神。

    他们的首长仿佛生出无形的眼睛,提前预测敌人,决胜千里之外,对于整个占据了若指掌。

    如此高明的指挥官,他究竟是谁?

    中年指挥官仿佛面对的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蒋,指挥千军万马如臂使指。

    可是他们都清楚,这次的指挥官只是986军事学院的学员,一群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指挥官。

    越是如此,他才越发震惊,感觉很不可思议。

    仅仅两个小时过去,别人要打6个小时的对决,而紫罗兰那方全军溃败。

    安然看着溃败的军队,惊骇不已。

    第一阶段,虽然她没有进入最后的大名单,但是也是杀入了前十。

    所遇到的对手,实力都很强劲。

    然而这次不同,她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对手一举荡平。

    安然喃喃自语:“我的对手是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