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白虎到来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作者:燕草

      张陆想不到第六感会有这样的缺点,正因为有了这个第六感,他才能一下子找到了细沙中的钢珠。

    怎么就变成了缺点?

    其实第六感,也称之为心感。

    而张陆是一心六用形成的第六感,属于其他人第六感的升级版,更加的强大。

    但心感非常的敏锐,他能感受到敌人,甚至四周环境的细微变化。

    正因为这份细致入微,也让张陆清晰感应到了对方的气机。

    两股气机的交锋,就像两个绝世高手。

    他们不用拳脚刀剑对拼,在气机的交锋上,一旦输给了对方,他已经知道了结局。

    就像古代的剑客,对方还没有出剑,他就感觉自己无法挡住对方这一剑,自动认输。

    隐者背着手,也不看张陆,目视天空,冷漠道:“我也想不到你能在战场中突破了。”

    “景火和十二生肖突击队对你们考核,都是我的安排,你没有让我失望,但是也让我失望了!”

    这句前后看似矛盾的话,让众人诧异地看着隐者。

    隐者道:“你的基础太差了,原本你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自以为是的你,放弃了这个机会。”

    “老老实实呆在国内,当你的第五类军人,不要丢人丢到了国外。”

    “你们没有通过考核,就算让你们去参加世界红盾大赛,也不会获得任何名次,这件事,就这样吧……”

    张陆沉默不语,面容严肃冷峻。

    他不是轻言放弃之人。

    在抬抢锁定之前,脑海之中一声炸雷,万紫千红的食人花竞相开放,狂暴的杀伐气息透体而出。

    张陆要冲破战歌形成诡异气势,冲破那些无所畏惧冲锋而来的千千万万“战士”!

    但单靠食人树的狂暴气息,还不够。

    风之杀势,藏行匿迹。

    雷之杀势,雷霆万钧。

    两股杀势气势,众人面容大骇。

    因为他们隔着不远,都能感受到张陆身体传出的一股骇人气势,隐隐夹带着风雷之声,滚滚而来。

    气势攀升到了顶点,就是现在!

    张陆握紧了枪支,抬抢,锁定了战歌胸口的硬币。

    张陆想要开枪,但是迟迟扣动不了扳机。

    在他的预感里,只要他开枪了,他杀死的是一种信仰,而不是站在面前的战歌。

    千千万万的红军战士,冒着连天的炮火,冒着枪林弹雨,在号角声中,前赴后继。

    “为了新华夏!”一个个慷慨赴义,其声如雷。

    正是这些红军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的今天的繁荣昌盛。

    张陆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真就是如此。

    张陆仿佛跟长征路上的许许多多无名烈士,心融神会,顿时泪流满面。

    “菜鸟,你怎么了?”谭晓琳看到张陆流泪,蹙眉问道。

    张陆摇头,道:“我无法开枪,我输了……”

    什么?

    无法开枪。

    明明一个人就在100米开外,怎么就无法开枪?

    战歌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就如同一尊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片哗然。

    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强如张陆都无法开枪,那战歌是什么!

    她还是人吗?

    战歌收回了硬币,走了回来,每一步都是形同的步子,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隐者清冷的目光,从老叶、老戴、高世巍和龙小云等人的脸上掠过,淡漠道:“战歌,我们走!”

    隐者背负着双手,转身离开。

    老叶、老戴、高世巍和龙小云,看着这道伟岸的背影,想要出声,嘴巴都张开了,却喊不出半个字。

    叶寸心忍不住,道:“报告!我不服气!”

    隐者头也不回,喝道:“不服气,就憋着!”

    嗡嗡。

    头顶出现了一架同样没有任何编号的直升飞机,迅速降落,旋即从开启的机舱,走出了两个人。

    第一个人是一名中山装老者,头发花白,不像隐者,一头黑丝。

    另一个人,乃是一名军装中年人。

    两人龙行虎步,大步而来。

    中山装老者朝着离去的背影道:“青龙,这么多年,你还是一言堂啊。”

    隐者自然知道有直升飞机降落,但是华夏,谁让能让他留步?

    他根本就没有理会是谁来!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蓦然转身。

    张陆抬头一看,有些愕然,因为他看到了老师张伯伦和师兄茅一升校长。

    女兵们也认识张伯伦和茅一升,一个个愕然不已。

    张伯伦走向了隐者,笑道:“战歌的天赋是不错,但是比不上菜鸟,只不过,她先走了一步而已。”

    “你竟然用来暗算我的弟子,堂堂隐者,也不怕丢脸,哈哈……”

    爽朗的笑声之中,那是对隐者做法的不屑。

    与隐者性格不同,张伯伦的性格有点像张陆,爽朗豪气,平时比较低调,但一旦站出来,那就是力挺到底!

    隐者也想不到张伯会来,冷漠道:“我没空跟你纠缠!”

    说完,隐者就想要离开。

    此间事了,他没有必要在停留这里。

    就算张伯伦来了又如何,结局已定!

    张伯伦瞬间出手,快若闪电,揪住了隐者的手臂,喝道:“少废话,今天的事情,不能就这样完了!”

    隐者一闪,往前踏出,明明就是踏一步而已,却是已经离开了几米的距离。

    而张伯伦没有松手,他也打算松手,他需要隐者给一个交代。

    张伯伦为什么亲自赶来,归根结底还是放心不下张陆,怕张陆被隐者这头老狐狸吃得渣都不剩。

    是以,张伯火速赶来。

    果然,隐者不顾脸面,以大欺小。

    张伯伦岂能不给弟子讨回一个公道。

    呲拉一声。

    隐者的衣角碎裂。

    奇门遁甲和十二生肖的众人,不认识张伯伦,看到有人纠缠老师,一下子就围了过来。

    张伯伦哈哈大笑,道:“徒子徒孙真是多啊,一个个第六类高手,一起上吧,哈哈……”

    笑声豪气冲天,凛然不惧!

    “老校长还是格斗高手?”

    “看起来不像啊,他不是教军事理论的吗?”

    “……”

    女兵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张陆却是若有所思,老师张伯伦,那扫地的动作,就是他都做不到,一扫就卷起了落叶,一张都没有散开。

    他还说过,我不是扫地,而是,扫天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