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千军万马夜独行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作者:燕草

      “是你,肯定是你……”

    马拉拉已经认出张陆,就是他,在南极的冰雪下,救了他一命,之后,他养了一个月的伤才痊愈了,可以说,不是他出手,他马拉拉已经成为南极冰层下的尸骨了。

    鲨鱼教官认不出,马拉拉一眼就认出来,因为那份恩情,刻骨之深。

    马拉拉飞奔过来,他太激动了,张开手臂抱住了张陆,激动得声音颤抖“我认得你,我的朋友,我的恩人。”

    张陆本来也是懵了,友军,他不能只是想握手,但这个涂着油彩的队长,太热情了。

    马拉拉旁边的队伍,可不明白自己队长的情感,看到他如此激动,这种带头效应之下,其中一个激动的特种兵走向田果,想给她一个拥抱。

    田果就站在张陆的身后,她反应很快,立刻避在一旁,急声道“喂喂,我是女兵,拥抱就没必要了。”

    “女兵?”

    想拥抱田果的男兵尴尬,怔了一下,一张黝黑的脸孔,在月光下,立刻卡顿。

    张陆筋骨一松,犹如游鱼一般,摆脱了马拉拉国际式热情的拥抱,一摸自己的衣襟,好家伙,口水都喷出来了。

    马拉拉也尴尬看着张陆,他刚才有点失控了,这是对方第二次帮他了。

    对方已经认出身份,张陆也不废话了,直接下命令“跟我走,敌人的分为三批,接近1000人的队伍,正在攻山而上,他们采用的战术,就是二战时期的闪电战,留在这里越久越是被动。”

    马拉拉点了点头,问道“我们怎么下去?下山的路都被包围了。“

    张陆微微一笑,还来不及作答,旁边的叶寸心插嘴道“他是我们无所不能的大队长,放心跟着就是,不要废话。”

    马拉拉看着叶寸心,苦笑一下,这个女兵说话还真是……直接啊。

    不过,他非常尊重张陆,爱屋及乌,也会尊重张陆每一个队友。

    “列队,听从东方狼牙的命令。”

    张陆自称是东方狼牙,马拉拉也是照本画葫芦了。

    张陆的眼光扫过12个巴基特种兵,轻轻点了一下头,这些人眼神坚定,斗志昂扬,根本不像被困于绝境的军人。

    在战争宗卷里,张陆看过巴基特种突击队的介绍,ssg特种突击队,成员来自巴基军队抽取,要成为ssg成员,一名士兵在军队必须至少三年,通过所有必要的医疗以及心理测试。

    可以说,ssg成员,每一个人都有着不逊色于何璐的医术。

    心理素质更是胜一筹,为什么这样说?

    巴基长期执行不同类型的行动任务,时刻面临死亡,与华夏和平的环境不同,他们天然就具备培养士兵强大心理素质的摇篮,火凤凰执行的任务跟别人比,根本还是小儿科,坚强的意志,更多是来自民族自豪感以及先辈抛头颅洒热血的激励。

    好像张陆这样通过食人树等种子,进入模拟环境强大心理素质,那是绝无仅有,但种子的枯荣世界的可怕,又不是战争环境可以比拟。

    张陆的脑海闪过这些人的信息,满意点了点头,火凤凰与人家比,心理素质与医术方面,还需要加强。

    就此刻,老窝的特种兵过来了,他们的队长是乌东,一个留着平头,眼神冷冽中带着友善的老兵,看到他,让人联想到了荒漠中的开拓者。

    乌东握着张陆的手,操着不太熟练的普通话,激动道“我是乌东,是老窝特种突击队的队长,我们的国家与你们的国家就特别友好,东方人都是我们的朋友,真想不到我的朋友过来救援我们了,我真的很感动,我代表我的队友,至真诚的感谢。”

    张陆听着淳朴的语言,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一笑,指着谭晓琳,道,“这才是我们真正的队长,我只是代理队长。”

    “这是……”乌东有点奇怪,不过他反应很快,要跟谭晓琳握手。

    谭晓琳摆手,瞪着张陆,清声道“不,老窝的朋友,他就是我们的队长,我只是他的兵,队长,你指挥吧,一切都是你说了算。”

    乌东被弄糊涂了,摸着寸头憨厚苦笑。

    张陆无奈点头,他倒不是交情,只是对方升级到了国家交情层次,好像……让谭晓琳出面比较好,结果对方真的当了甩手掌柜。

    磨磨唧唧也不是张陆的作风,张陆对诧异的乌东一笑,道“老窝的朋友,准备突围吧。”

    “突围?”乌东眼中闪过忍耐的悲伤,动情道“不,我们留下来,你与巴基的朋友突击,我们会留下来打掩护,我乌东以自己的尊严起誓,一定掩护你们安全下山,只要分给我们一些dan yao就可以了。”

    张陆一愣,定定看着乌东,瞬间读懂了对方的意思,严肃道“我竟然上来了,就必须将你们待下去,一个都不能留下来,这是我们华夏的精神,不抛弃,不离弃。”

    “不是,东方的朋友……”

    乌东一愣,他想不到张陆这样说,整个人脸色涨红,想说服对方留下来。

    张陆拍拍他的肩膀,眸子中绽放炽热的光芒,“竟然你称呼我们是东方的朋友,就应该明白朋友代表什么,胆肝相照,彼此信任,来吧,我们一起突围。”

    乌东迎着张陆炽热的眼光,那种好像阳光一般的光芒,炽热得让他好像第一次对着特种教官,让他第一次懂得什么是军人,情谊大义以及牺牲……他喉头发硬,最终狠狠点了点头,迸出一句话“好!我的朋友!”

    “并肩作战!”

    张陆在老窝特种突击队的炽热注视下,走回火凤凰的队伍,对安然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参谋,跟在我的身边,方便传达我的决议,现在人多了,我需要一个参谋。”

    “我当参谋?”安然有点尴尬,参谋,好像……跟女秘书差不多吧?!

    谭晓琳笑道“紫罗兰,执行命令,这是他对你的信任,你们还是ab角,从现在开始,你就贴身跟着队长。”

    女兵们都轻笑了一下,都举手赞成,除了一个人,叶寸心!

    叶寸心看看安然,又看看张陆,冷哼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搞特殊服务了,还美女秘书,贴身跟进,哼……”

    张陆将叶寸心的表情,尽收眼底,这个敌杀死嘴巴有点毒,放任自由,后果不可收拾,于是冷哼打断叶寸心的话,直接训话“马上开始突围了,我说几点,你们照着做,听不清楚的,后果自负。”

    叶寸心无奈闭嘴。

    巴基与老窝,以及火凤凰的兵,全部侧耳倾听。

    张陆满意点了点头,开始宣布作战计划。

    “第一,行军开始后,没有我的命令,就算遭遇敌人,都不要开qiang。”

    “第二,现在是夜里,行走尽量闭眼,因为眼睛的光亮,会被对方察觉,诸位都是特种兵,具体就不用我分析,怕摔倒,可以手拉手,我会在前面引路。”

    “第三,就算摔倒了,受伤了,踩到毒蛇了,抱歉,千万别叫出来,因为你们代表的是战友的性命,国家的荣誉,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队友,为了国家而战,明白没有?”

    “明白!”

    “明白!”

    “明白!”

    三个突击队的队友,都齐声低吼。

    “出发!”

    张陆走在最前面,微微闭眼,万物呼吸法的作用下,林中的风,飘散的雾气,丛生的植物,游离或者休息的动物,一一反馈回来,通过菩提种子提炼,成为战争第六感……

    可以说,张陆闭眼与睁眼都差不多。

    要是张陆一个人,凭借他的各种能力,就算千军万马都困不住他,现在不同,三大突击队中,其中巴基与老窝,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凭借意志在坚持。

    行走了五分钟后,林子中的风开始大起来了。

    那是太平洋的海风,吹过树梢呼呼咋咋,让人心烦意乱,当然,这些都难不倒意志力坚强的特种兵,只是因为靠海,夜里的温度下降太快了,就算夏天,在海里夜钓的钓友都必须穿着冲锋衣,温差太大了。

    这样的温差对张陆来说,忽略不计,其他人就有点难受了。

    张陆带着众人走了接近十分钟,就算闭眼,也能感觉到敌人就在不远处了,杂乱的脚步声也渐渐清晰,分分钟都可能与敌人狭路相逢。

    参谋角色的安然,就走在张陆的身边,开始她是觉得张陆以权谋私,随着敌人靠近带来的紧迫感,让她的想法荡然无存,过去出生入死当卧底,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为什么?因为火凤凰每个人都代表了国家的荣誉,她不想自己出错,导致被淘汰了。

    张陆的感应何等敏感,他闪电握住了安然的手,清凉的感觉让他瞬间反应过来,安然竟然紧张了?

    张陆却不知道,他筋骨化龙踏入化境后,心态再次强大了不少,这是实力带来的自信。

    安然被握住了手后,颤了一下,感受到这只手的主人冷静与淡然,她深吸一口气,慢慢冷静下来,暗暗骂自己紫罗兰,你什么时候这么软弱了?

    脚步声,军犬声渐渐低下去……

    “现在进入林子,可以微微睁眼适应一下。”

    说是闭眼行走,自然不是一直都是闭着,特种兵的感应再强,也不能摸黑行走,只是避开敌人的强光而已,张陆不时会提醒可以睁眼。

    谭晓琳吐出一口气,让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一下。

    必要的紧张,能提高感官的反应,但过渡紧张,就影响实力发挥了,只是执行任务这么多次,谭晓琳真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敌人好几次都跟他们擦身而过,有时候就一个土坡的距离,对方的呼吸都听得清晰,能不紧张吗?

    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谭晓琳的神经也是绷得紧紧的。

    “那是什么植物,竟然可以避开军犬的嗅觉。”

    谭晓琳记得行军开始,张陆神秘一笑,给每个人擦了一种特别有味道的植物液体,她早就想问问张陆是什么了,接着月光看了他一眼。

    此刻,张陆正在观察四周,沉静如水的侧面,让谭晓琳想到了狼头何志军。

    心理素质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

    看来,他真的适合当队长!

    “继续走,手拉手,不要睁开眼睛,第二联队的敌人出现了。”

    夜行军又开始了,时间过去十多分钟。

    “这里是悬崖绝壁了,小心一点,可以睁开眼睛了。”

    悬崖绝壁?

    众人吃惊地睁开眼睛,等到看清楚环境后,都是满头黑线,加上心理发寒。

    这里是垂直的悬崖,中间就一条宽不到四米的羊肠小道,丛生的枯草在风下,簌簌发抖。

    风中有一股咸咸的味道,那是海风。

    悬崖高达三四十米,下面是岛屿中的湖,月光下闪烁粼粼光芒。

    众人回首一望,都是一阵后怕,这怎么走过来的?完全就是往绝路赶啊。

    “继续走!”

    张陆的声音突兀响起。

    顿时,众人满脸懵逼,还怎么走?

    悬崖绝壁了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