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那便留下

寒门帝尊 作者:红叶秀枝

      这片山谷密林,三面临着悬崖,东边的道路,是下这个山谷的唯一通道。

    这一点,简波知道,北冥飞天也知道,所以两人别无退路。

    “得到宝物的人,想必就是两位吧?拿出宝物来,本座放你们一条生路!”

    这位长老低沉的声音,却含着莫名的自信,仿佛胜券在握一般说道。

    随着话语的落下,一道身影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黑发散乱的披在肩上,略显黝黑的脸上一道伤痕,看上去很是狞狰,仿佛是穷凶极恶之徒,让人一看便心生厌恶。

    中年男子拂了拂自己衣衫上的灰尘,看着无动于衷的二人,冷喝道:“你们二人哑巴了?没听到,我们火炎谷的大长老,在和你们说话吗?”

    “唰……”

    仿佛在配合中年男子一般,随着他的话语,那十几个人,纷纷踏前一步,将简波和北冥飞天二人,紧紧的围了起来。

    “娄文强,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北冥飞天轻抚着手中的宝剑,面无表情地低喝道。

    “嗯?你……你是云岚宗少……少主……北冥……北冥飞天?”娄文强闻言一怔,随即借着微弱的火光,看清楚北冥飞天的容貌,猛然惊呼道。

    “什么?你就是那个,将我们送进秘境之人……北冥飞天?”

    五宗联盟每次会盟结束之后,都组织联盟宗门弟子,组成历练小队,对广元大陆,开展一次维和行动,打击一些不法修炼之徒。

    然后将各处捕获的不法之徒,集中起来,送入五宗联盟弟子,准备试炼的地方,将这些人,同妖兽一起圈禁起来,作为杀戮对象。

    娄文强就是在五宗联盟,联合行动之中,被北冥飞天捕获的不法之徒。

    “妈的,怎么会碰到这个煞星?”

    “长老,你刚刚骂了他,他不会把我们都杀掉吧?”

    娄文强旁边的十几人闻言,仔细的看了看北冥飞天后,纷纷惊呼道。

    更有甚者,身体开始哆嗦着,唯恐北冥飞天大开杀戒。

    简波见状微微一笑,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恶斗,如此看来,倒是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

    娄文强脸上,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原来是北冥少主啊,倒是在下失言了,希望少主不要怪罪!”

    娄文强是位二阶元丹强者,曾经是云岚宗驻临渊城的供奉长老。

    此人,极度好色,胡作非为,被参加维和行动的北冥飞天抓现行。

    便被圈禁秘境之中,这里既是秘境,也是五宗联盟选中的试炼之地。

    被发落秘境的人,为了自保,组成了许多团体,待五宗联盟弟子血色试炼结束,存活下来的不法之徒,便可获得自由。

    今日,娄文强正在秘境洞府修炼,接到了属下刘三的禀报,说有惊天宝物出世,所以他连忙带着人手来到这里,想要分一杯羹,故而发生了这一幕。

    北冥飞天目光如炬,霸道绝伦道:“既然知道是我,便赶快退去,否则,便将性命留在此地!”

    孤傲霸绝的话语,让娄文强脸上闪过一抹怒色,但想到北冥飞天的潜力和威名,他还是选择忍下这口气。

    然而,刚刚移动脚步,原本要退去的他,忽然看到北冥飞天那苍白如纸的脸,和衣衫上的血迹,娄文强不由得目光闪烁了起来,竟停下了脚步。

    简波和北冥飞天二人,同时皱眉,这个娄文强恐怕有什么别的想法。

    “不久前,北冥师兄盖世英姿,凭借九阶筑基修为,越级打败我。”

    “许久过去,一直无缘再次讨教,所谓‘相请不如偶遇’不知今日可否赐教一二?”

    果然,在一些人诧异的眼神中,娄文强微微一笑道。

    “这可是云岚宗的少主北冥飞天啊,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免得激怒他!”一位身材消瘦的年轻男子,连忙走到娄文强旁边低声道。

    年轻男子名叫周亮,修为才堪堪二阶筑基修为,但因头脑灵活而被娄文强重用,可以说是这个团体的智囊。

    闻言,娄文强不由暗叹周亮胆小怕事,平日里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竟看不出北冥飞天的虚弱,没了牙齿的老虎,便只能等待猎人的屠杀。

    而他就是猎人,北冥飞天就是那没了牙的老虎。

    “你仔细看看,北冥飞天脸色苍白,气息不稳,而且衣衫上血迹斑斑,现在的他,就如同那没有了牙齿的老虎。”

    “况且,我们受他所赐,才被圈禁在这个破地方之中,这个仇焉能不报?”

    娄文强眸光闪烁,盯着周亮低声说道。

    从始至终,娄文强等人没有正眼看过简波。

    此刻,简波仿佛成了北冥飞天的陪衬。

    两人低头私语着,似乎在商量什么万全之策,目光中偶尔露出的杀意,让简波直摇头。

    如此优柔寡断之人,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纵然机会放在眼前,也会白白流失。

    天色愈发昏暗,偶尔吹起冷冽刺骨的寒风,让飘散的树叶乱舞。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在商量,如何杀掉我们两个!”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北冥飞天,简波低声说道。

    北冥飞天闻言点了点头,如果现在还看不出来,娄文强的狼子野心,那他北冥飞天妄做云岚宗的少主。

    漆黑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简波杀机毕露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杀出去,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好!简兄既然有如此气魄,那我北冥飞天,也不能扫了兴致,今日便逆天一战,杀他个天翻地覆!”

    北冥飞天豪气冲云天,手中的宝剑光芒大盛,天才始终是天才,不是谁都可以欺凌之辈。

    “杀!”

    简波长啸一声,收起魔刀,取出裂云剑,然后身影化作一道流星,极速冲向人群之中。

    “咻!”

    手中的裂云剑,爆发出一股惊天的剑意,搅碎着虚无的空间,响起一阵尖锐的空气爆鸣声。

    “马德,还敢垂死挣扎!”娄文强猛然抬起头怒骂道。

    抬手间,娄文强发出一道火焰掌,带着灼热的高温,拍向简波。

    “啊……”

    简波身影闪动,剑光穿梭间,娄文强手下便有两人死亡,鲜血飞溅,只发出一声惨叫。

    “哈哈……”简波放声狂笑,衣不染血的笑道:“我杀都杀了,你说我敢不敢?!”

    北冥飞天,此刻也收起了毁天剑,这些人不配死在毁天剑下。

    蓦然,取出一把斩魔刀持手,陡然挥出一道刀芒,击碎了火焰掌,语气冰冷道:“既然出手了,那便留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