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恼羞成怒

寒门帝尊 作者:红叶秀枝

      望着恼羞成怒的陈文博,刘友那颗惧怕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要不是自己的自制力还算可以,恐怕再激动一下就得跳出来了。
    刘友宛若被五雷轰顶一般,昏昏欲绝,此时心里顿时骂开锅了。
    他娘的,这衍月门的高手,怎么个个都是无脑白痴,明知道不是人家的对手,非要出来逞强。
    人家不爱搭理你,饶了你一命都要走了,你又跳出来干屁啊,这不是纯粹找不自在呢吗?
    刘友到不是怕陈文博会怎样,其实就算他死在这,他刘友也不带皱一下眉毛。
    关键被陈文博这么一闹,人家即便想放过他,也不太可能了,万一再牵连到自己身上,那得多倒霉啊?
    他已经不想再看陈文博了,这种自讨没趣的事儿,居然发生在一个半步元婴强者身上。
    没错,你是让人轻视了,可那又如何,总比丢了小命强吧?
    行,你狂你自负,你强你傲娇,你自个拼命去吧,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刘友算是看明白了,今天的安排,虽然对他以后的修途有巨大的帮助,但是遇到这样猪脑子的人,也算是自己人生的不幸了。
    陈文博这小子想死就死吧,就算吕良来了也怪不到我头上。
    如果吕良还让我加入,衍月门血月堂自然是好,就算不要我了,老子也认了,谁让自己遇到,这么个白痴呢?
    刘友心里很清楚,陈文博如果出了事,自己的计划很有可能会泡汤了,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无计可施。
    毕竟,陈文博这小子,一点好歹都不知。
    我看你能硬撑到,什么时候。
    “哼……”
    刘友身子悄然退到了后面,摆出了不再理会的架势。
    所以说此人的头脑格外灵光,他知道,只要自己不动手,不掺与进去,简波是不会动他,因为人家根本不屑动自己,否则,自己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至于,陈文博,有他后悔的时候。
    果然,刘友猜中了。
    陈文博一时按捺不住,把所有事情都抛在了脑后,还以为‘衍月门’三个字足以震慑眼前之人。
    可是当他喊出那番话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低估简波。
    站在简波十尺开外,陈文博分明察觉到对方的瞳孔,狠狠的缩了一下,脚步也停下来了。
    一股若有若无的隐晦杀机,正悄无声自息的将他锁定住。
    “呵呵……你在威胁我?我这辈子最不怕人威胁,但也最不愿意被人威胁,恭喜你,成功激怒我了。”
    简波笑了,然而看到他的笑容,没有人笑的出来,因为简波的笑容里,多出了一份杀伐狠辣的味道。
    可那语气,却如同利剑一般,狠狠的扎刺着陈文博的心窝。
    陈文博瞳孔一张,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愚蠢。
    对方没有下死手,肯定是因为不屑于出手,人家的契约兽都这么强了,自己又怎么可能,拦下他的去路。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妈的,我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被简波直视着,陈文博开始反省了,只不过他就算求饶也没用了。
    因为他已经成功激怒了简波。
    “我……”陈文博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简波突然一摆手,道:“行,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明白,找死是吗?我成全你,祝你一路顺风。”
    那个‘风’字一经落下,简波突然间原地消失了。
    自从在玄机门顿悟之后,简波的身法、发技、法术乃至于身体素质,大幅度的提升了起来,对于法力的控制已经接近‘玄妙’二字。
    此时他的法力每动一分,都足以产生无穷的力量,对付陈文博这种人,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原地消失,再次出现,过程不超过一息,简波的掌心,便按在了陈文博的胸口上。
    狂暴的力道,宛若排山倒海席卷而来,陈文博连表情都来不及变化,胸口便狠狠的塌陷进去一大块。
    “噗!”
    一声闷响相继传出,陈文博背部炸响开来,鲜血和内脏受到了大力的挤压,从前面出不来只能从后背喷出去。
    顿时给刘友等人的造成了,无比恐惧的印象。
    “蹬……”
    等到简波的手掌拿开之后,陈文博方才连退了好几步,低头一看,胸口住出现一个掌印形状的巨大血洞。
    这血洞直穿后心,形成了一个对穿,空气涌进,毛卓安弯膝跪在了地上,头一垂,自此断绝了生机。
    山洞之中死一般的沉寂,刘友等人甚至连呼吸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一掌用力太巧妙了,没有把陈文博打飞,反而造成了一掌必死的效果。
    可以看见,陈文博体内的脏器,全部被那沛然的掌劲摧断了,这得是多少精妙的法力控制,才能把人打成这样。
    太可怕了。
    刘友、郭猛、铁林、魏燕瞠目结舌,一个大活人,转瞬间死于非命。
    虽然这种情况,在修仙界随处可见,但是简波的杀伐果断、沉着冷静还是让四人,狠狠的惊惧了一把。
    直到很久之后,四人才从莫名的恐惧中挣脱出来。
    此时,山洞之中已经没有了,简波和简三的踪迹,但先前的一幕,始终萦绕在四人的心间,怎么忘都忘不掉。
    “刘友,看来你的女干计没办法得逞了,师父死了,吕良堂主派来的人也死了,我看你怎么跟吕良堂主交待。”
    郭猛挣扎着爬了起来,他的伤很重,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息,还不至于动不了。
    “哼……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刘友心情复杂的站在陈文博尸体前。
    今天这件事,本来是向衍月门血月堂堂主吕良,投诚的绝佳机会,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东西没拿到,还害了吕良的大弟子。
    想来吕良知晓之后,心情不会愉悦。
    “是的,我才懒得操心你的事呢?兄弟们,此间事已了,我想也是时候该走了,否则吕良到了,咱们想走都走不了了,不是吗?”
    郭猛捂着胸口,脚步略显虚浮,回头看了看铁林、魏燕淡然道。
    铁林点了点头,他对郭猛一点怨恨的情绪都没有了,毕竟先前的出手是因为争夺宝物,如今宝库被人洗劫一空。
    他们相互间,也没有动手的理由,不过铁林还是叹了口气道:“唉……可惜了……这么多好东西!”
    郭猛无力的笑了笑道:“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后会有期吧。”
    话音未落,郭猛沿着山洞通道,扬长而去。
    随后铁林和魏燕二人,相互搀扶着离开。
    没人跟刘友说上一句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