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没有办法

极品女婿(楚离冯小倩) 作者:究极妹控

      “可是就算是我同意带你回家,但也不代表我会背叛王总。”秦羽冰立马强调道。

    “放心,秦秘书,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在这一方面上,我跟你站在同样的位置。”

    当然,现在的赵晚晚和秦羽冰都弄不明白,楚离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为了女儿,秦羽冰没吃饱就准备回家。

    打开家门后,佣人还没有过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抱住了秦羽冰,“妈妈,你回来啦妈妈。”

    小孩子软糯的声音,听得几个大人的心都化开了。

    秦羽冰的脸上,早就洋溢了幸福的笑容,“乖,小葡萄今天玩了什么啊?”

    本来该是去上学的年纪,却因为眼睛突发大病,没有办法上学,秦羽冰自责不已。

    “妈妈,我挺张奶奶给我讲故事听。”

    只能听,不能砍,秦羽冰美丽的脸上滑下两条泪痕,她很快擦掉眼泪。

    “那好不好玩啊。”

    “好玩,妈妈,他们是谁啊?”

    秦羽冰的女儿小葡萄,并不能看清楚楚离和赵晚晚的样子,疑惑道。

    “是妈妈的两个朋友。”

    “你们好。”小葡萄非常有礼貌的打招呼道。

    “你好啊小家伙。”楚离轻轻捏了捏小葡萄肉嘟嘟的脸,心想着自己要跟小青生这样一个女儿该多好啊。

    秦羽冰把小葡萄抱在客厅里玩儿了一会儿后,先把小葡萄送进了房间,才走出来。

    她手里拿着的都是这段时间带着小葡萄跑遍各大医院的检查报告。

    “国内所有的医院我都去过了,医生都查不出来什么问题,只知道视力一直这样降下去,不出一年,我女儿就可能完全失明。”

    说道这里,秦羽冰一阵心酸,又掉下来眼泪。

    不过她非常坚强,并没有发出哭声。

    “没错。现在的情况看起来的确如此。”楚离判定道。

    秦羽冰以为楚离只是随口附和两句,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有点不耐烦,“这位孙先生,我女儿你也看到了,既然在医院里都检查不出来任何问题,我想,你也不可能有多少办法吧?”

    “其实你女儿眼睛的问题,源自于她脑内的血管。当她脑内血管急剧收缩和膨胀,会影响到视神经。”

    秦羽冰惊讶道,“是因为血管?但是医院检查的时候,根本没有检查出来过!”

    “我想问一下秦秘书,你第一次发现你女儿眼睛出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在晚上?”

    秦羽冰点点头,“没错,的确是有一天晚上,小葡萄朝着说眼睛是花的。当时我并没有多在意。”

    “那你再仔细想想,她每次急剧下降的节点时间,是不是都是在晚上?”

    秦羽冰好好想了一想,她倒吸了口凉气,“真的是这样?”

    “那就能说明问题了。血管的收缩和膨胀都是在晚上,而医院的各种检查集中在白天所以才没有发现问题。”

    楚离这么一解释,秦羽冰喜极而泣,“原来是这样,那,那我马上联系医院,晚上给小葡萄拍一个片!”

    “这样吧,现在省医院的医疗设备是最先进的,我们送小葡萄到省医院去,正好我在那里工作过。”

    秦羽冰感激的看了楚离一眼。

    楚离给崔史明院长打了个电话,崔史明院长立马安排了拍片的流程。

    报告结果很快拿到。

    值班的急诊科医生说,“真的太神了,跟孙医生说的一样,的确是血管的问题!”

    没想到持续了快一年时间,连病因都丝毫没有头绪,现在总算是知道问题所在了。

    “只是,咱们现在的医学水平上来说,这血管问题,非常不好处理。”值班医生冷不丁道。

    “什么?医生,既然找到了原因,赶紧处理不就好了吗?”秦羽冰的一颗心又狠狠的悬了起来。

    “抱歉,这个的话,实在是没有办法。”

    秦羽冰绝望的踉跄两步。

    “冰冰,”赵晚晚着急的喊了一声,跑过去扶住秦羽冰,“你先别着急,一定会有办法的。孙哥不是来了吗?他说可以解决,真的可以解决的。”

    “真的吗?”秦羽冰木讷的看向赵晚晚。

    赵晚晚点点头,“真的,冰冰,我向你保证,这世界上如果孙哥都治不好,那就没人能治好了。”

    对楚离的医术,赵晚晚百分百的相信。

    “妈妈,妈妈,你别哭了,都是小葡萄不好。”

    小葡萄听到秦羽冰流泪的声音,小孩子一着急,也跟着哭起来。

    秦羽冰连忙把女儿抱进怀里,“妈妈不哭了,不管小葡萄的事,小葡萄别哭了。都是妈妈没做好。”

    母女两个抱头哭了一会儿,秦羽冰站起来,看向楚离,“孙先生,我想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可以治好我女儿的病吗?”

    楚离点头,“当然。你女儿头部的血管过度收缩扩张,只要是稳定住血管就行。”

    “好,那我相信你一次。”

    楚离提议这医院不方便,于是几个人又辗转回到了秦羽冰的家。

    带小葡萄进她房间后,楚离没有马上开始施针,反而先跟小葡萄玩儿了一会儿。

    小葡萄天性活泼,几下就跟楚离熟悉了,觉得这个大哥哥特别有意思,被楚离逗得咯咯直笑。

    秦羽冰跟赵晚晚在门口等着,秦羽冰焦急的手指头乱动,赵晚晚勾着秦羽冰的肩膀道,“你放心吧,他叫你带女儿回来,是不想在医院给你女儿添心里负担,等你女儿放松了睡着了,他会处理的。”

    果然,赵晚晚才说完二十分钟,小葡萄就犯困的睡下。

    楚离转头看向秦羽冰和赵晚晚,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两人进来。

    小孩子如果醒着的时候施针,会吓到小孩子,但小孩子睡了之后施针,则会因为小孩子乱动,耽误进程。

    楚离示意秦羽冰和赵晚晚把小葡萄的手脚先稍微固定一下,自己则能安心施针。

    停针半小时后,楚离拔针的时候,小葡萄就醒了。

    没想到大人还没说话,小葡萄直接看向了秦羽冰,奶声奶气道,“妈妈,你好漂亮啊。”

    秦羽冰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宝贝,你能看得清妈妈了?”

    小葡萄点了点头,“可以,妈妈的脸好清楚,好久没有这么清楚过了。”

    秦羽冰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

    “好久了,小葡萄都没有马上看到我过。她都是先听我的声音,才知道我在哪的。”

    秦羽冰抱紧了小葡萄,小葡萄嘟囔道,“妈妈,你弄疼我了。”

    秦羽冰破涕为笑,她擦了擦眼泪,看着楚离,“孙医生,你的恩情,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没事,看见小葡萄这么可爱的小丫头,要是我不出手,我也于心不安。”楚离拍了拍小葡萄的脑袋,逗得小葡萄咯咯直笑。

    如果此时楚离马上提到王怡然的事,秦羽冰可能还会有点心防。但楚离这么一说,秦羽冰心里有了主意,她说,“关于孙先生想知道的,关于王总的事。其实在外人看来,王总只是为人冷酷,不跟人多交流。但实际上,王总是没办法跟陌生人说话。”

    楚离皱眉道,“什么!?她,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也没有跟你说过话?”

    王怡然摇摇头,“不,她这是不能跟陌生人说话而已,但是我是她的心腹,还有她的亲人可以沟通交流。除此之外,她就发不了音。很多事情,都是她吩咐我做,我来对外交接的。所以大家都以为王总年纪轻轻本事大,所以才不理人。久而久之,我们公司的风气,好像都有点傲慢了。”

    楚离立马想到了那个保安。

    赵晚晚惊讶道,“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我怎么老是不受王怡然喜欢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