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番外(七)

归来(NPH) 作者:勤劳的小野猫

      薛子昂的电话打来时,赵虞还没起床。
    睡眼惺忪地接通,她还没开口那边就噼里啪啦抱怨了一堆:“薛湛又逼我去相亲,还有没有天理了?他自己在外面潇洒快活,只会把坏事推给我,当初他被催婚还是我帮他说的好话,过了河就拆桥,太无耻了!赵虞,我可是你的人,你要为我做主。”
    他嗓门不小,赵虞又是侧躺着接的电话,身边的男人自然全都听了去,还没等她开口,低沉的声音就传到电话那边:“说完了?”
    短暂的沉默后,薛子昂低咒一声:“你不是出差了?”
    是出差去了,这不是昨晚才赶回来,家都没回就直接来赵虞这儿了。
    薛湛没回答他,只淡淡地道:“你的事自己搞定,别什么都来烦她。”
    被这么一闹,两人都没了困意,赵虞枕着手臂看向他:“比你命还重要的侄子,就这个待遇?”
    薛湛环着她的腰把人拉进怀里:“心疼了?”
    赵虞笑:“我要说是呢?”
    睡袍的腰带被扯开,薛湛缩进被窝埋首在她胸前又舔又吸,大掌沿着腰间赤裸的肌肤一路摩挲,很快又没入腿根隔着布料勾弄。
    赵虞痒得笑出声,喘息中伴着细碎的呻吟:“不愧是叔侄,有时候你这性子……嗯……跟他还挺像。”
    含着乳尖狠嘬了一口,他伸出头来看她:“像他什么?幼稚?”
    “我可没说,你自己说……”阴蒂被他压在指下搓揉,赵虞喘得越来越急,并拢双腿夹紧他的手,“好舒服。”
    勾出了大股液体,他没急着进去,等把她送上高潮,让她先快活了一次,他才不紧不慢地褪下内裤,抬起她一条腿缓缓挤入。
    赵虞把腿挂在他身上,双手拥着他,挺动腰腹配合着他的节奏:“你爸又催你结婚了?”
    他贴上她的唇轻轻磨蹭:“薛子昂都能搞定的事,你觉得我搞不定?”
    赵虞笑,指腹在他背上游走:“他刚才那语气可不像是能搞定。”
    “故意在你面前卖惨表忠心,顺便说我坏话。”薛湛扣紧她的臀往深处捣弄,“他的招数也就那些了。”
    赵虞笑:“你不会想说这些招数都是你用剩的吧?”
    薛湛低头吻她颈项:“我对你用过吗?”
    “没有吗?我怀疑你有时候喊累就是……唔……跟我卖惨,就像昨晚,明明说出差很累,还能做那么久。”
    “你就没想过我可能是想……”薛湛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采阴补阳?”
    赵虞一下没忍住笑出声,就连体内的性器都被她夹得抖了一下。
    薛湛闷哼:“笑什么?”
    “这话可不是你会说的,又是乖侄儿教你的?”
    他伸手握住晃个不停的乳,看着她笑得肆无忌惮的模样,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为什么会说这话不重要,能把她逗乐才最重要。
    高潮过后,赵虞懒懒地靠在他怀里,看着被阳光照亮的窗户:“今天想偷个懒,不去上班了。”
    “你本来就不用每天都去。”薛湛双手搂着她,唇贴在她耳后,“我今天也休息。”
    安静地拥了会儿,他低声道:“赵虞。”
    “嗯?”
    “我不会结婚,也没人逼得了我,除非,那人是你。”
    相似的话,两天后薛子昂也说了。
    他说:“赵虞,我就只想娶你,别人休想逼我结婚。”
    这时候,他因为惹恼了相亲对象,刚从薛老爷子的处罚中逃脱出来。用他的话说,他被罚面壁思过,连水都没喝一口。
    “真饿着?”
    迎上赵虞狡黠的眼神,薛子昂撇撇嘴不说话。被罚是真,面壁是真,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也是真,薛湛大半夜偷偷给他送吃的喝的更是真。
    打个巴掌给颗糖,那只狐狸是真阴险。
    “那天没被泼茶吧?你把人气到了,人家怎么对你的?”
    “不就是跟老爷子告状喽?薛湛那个老狐狸,故意给我挑个难缠的。”
    “是啊,故意为你挑个好摆脱的,你却把人气跑了,顺便把你爷爷也气到了。”
    “他能这么好心?”薛子昂一把搂过她,“他就是希望我被逼着结婚,让他少一个情敌,想得美。”
    “可是他跟我说,他为你挑的那位大小姐眼光特别高,肯定看不上你,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被你爷爷心疼,再卖个惨撒个娇,至少大半年你爷爷都不会再逼着你相亲了,谁知道你故意把人家惹怒了。”
    薛子昂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他这是为我好?是在等着看我笑话吧?”
    赵虞诚实地点点头:“一边为你好,一边看你笑话,两者兼顾。”
    见他被气得不轻,她笑着凑近他:“要不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
    “你小叔的相亲经历比你还惨。”
    薛子昂立刻来了精神,一副发现惊天秘密的表情:“真的?”
    赵虞点头:“他当初被相亲对象泼过茶,直接从头顶泼下去,我看到的时候他头上还沾着片茶叶,我帮他拿掉的。”
    “噗……”薛子昂果然笑得不顾形象,使劲拍着大腿,连腰都直不起来,“哈哈哈哈哈……”
    看他笑这么夸张,赵虞也忍不住跟着轻笑出声。
    一想到这家伙肯定会跑去薛湛面前狠狠嘲笑一番,而那个向来稳重自持的男人会被气得沉下脸,一边掩饰尴尬一边假装淡定地骂薛子昂无聊,她就觉得特别开心。
    她都不知道,原来她还会再有如此童心未泯的时候。
    果然,刚到傍晚薛湛的电话就打来了:“好玩吗?”
    赵虞装傻:“什么?”
    “我人生中最丢脸的事,被我最在意的人知道,然后又告诉最讨嫌的人。”
    “不过是被泼了杯茶,这就成最丢脸的事了?看来薛董事长的人生是真的太顺了,都没遇上过挫折。”
    “我的挫折都是你给的。”薛湛无奈地叹息,语气中却全是宠溺,“玩开心了?这下满意了?”
    “不太满意,我都没看到现场直播,想看看薛董事长的脸能臭成什么样。”
    “下次你跟薛子昂一起来,我揍他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听着她的笑声,他也渐渐笑了开来,“其实,我还有更丢脸的事你不知道,改天慢慢告诉你,够你笑上好几天了。”
    “你就不怕我又告诉薛子昂?”
    “能逗你开心,还能有理由揍他,我双赢。”
    追更: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