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番外(八)

归来(NPH) 作者:勤劳的小野猫

      薛子昂走进咖啡馆时,里面的客人不多,赵虞一个人坐在离吧台不远的地方认真看着手机。
    “你喜欢滑雪?”薛子昂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手机里的视频,“没听你提过。”
    “最近才感兴趣的。”赵虞抬头看了他一眼,“下午不上班?”
    “想你呗。”薛子昂毫无形象地靠在她肩上,把玩着她颈间的发丝,“早就准备好今天和你过二人世界了,结果半路杀出那么多讨人厌的家伙。”
    赵虞轻声笑笑。他们倒真是一个比一个动作快,刚知道元宵节她不回去看干爸干妈,就都抢着要陪她过节,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她当然一个也没答应。但很显然,这些个男人都不会罢休,最终只能互相妥协,约定一起去她那儿。
    “你要不乐意,可以找别人陪你过二人世界。”
    赵虞随意滑动着手机看下一个视频,薛子昂把她一只耳机摘下自己戴上,陪她看了会儿才嘟囔:“无情无义没良心。”
    没过多久,西装革履的许承言也来了。他刚往两人对面一坐,薛子昂就不悦地瞅着他:“不回家帮忙,来这儿干嘛?”
    许承言优雅地掸了掸肩膀上看不见的灰尘:“你来得,我就来不得?”
    赵虞笑:“你也不上班?两位都这么闲啊。”
    “来接你。”许承言朝她微微一笑,“怕某些人的小破车你坐了不舒服。”
    “你……”薛子昂瞪他一眼,一想到自己停在外面那辆车远没有许承言的豪华,他只能暗暗咽下这口气。
    豪车谁没有啊?他车库都塞满了,不过是他有骨气,自从说了不靠家里一切从头开始后,车子房子都用自己赚的钱买了新的,现在又忙着投资,还没来得及去换几辆好的。
    店里的客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服务生忙不过来,赵虞前去帮忙,见许承言和薛子昂都跟着她起身,她赶紧阻止:“你就算了吧,电视上还在滚动播报你的英雄事迹,我可不想上新闻。”
    她这话是对许承言说的。他近期接受了个专访,在镜头前分享这些年做慈善的心得体验,当地电视台正在大力宣传,要是让人认出新闻里那位风云人物在给她当服务员,只怕她这咖啡馆以后都不得安宁了。
    许承言抬头看了眼电视,又低头瞧了瞧自己这身明显不适合做服务员的西服,没想到出门前只顾着打扮也是个错误。
    “啧。”薛子昂鄙夷地瞥他一眼,“连个忙都帮不上,也就只有辆豪车值得炫耀了。”
    许承言冷冷地扫他一眼,只能悻悻然坐回沙发,看着薛子昂屁颠屁颠地跟在赵虞身后和她一起忙碌着。
    叁点多的时候,凌见微也来了,不过不是来接赵虞的,是来给她送东西的。
    保温箱里装了各种馅的汤圆,不仅赵虞有,店里的员工也都有,就连此刻在店里的客人也全都获得一份额外的节日赠礼。
    “亲手做的,绝对安全又健康,祝大家节日快乐。”
    “谢谢姐夫。”员工们平时就和他很熟了,这会儿领了人情自是挑着好听的说,“也祝姐夫和老板节日快乐。”
    他们这么一闹,就连附近的几桌客人也纷纷笑着表示感谢,一口一个“姐夫”和“老板娘”。
    薛子昂和许承言在一边干看着,这才意识到刚才的他们完全是菜鸡互啄,真正有心机的是面前这位。
    等服务生们轮流去后院吃汤圆,赵虞才问凌见微:“你一个人做的?”
    “还有纪随哥和庄晔,你不是说买来的汤圆未必干净?”凌见微笑着取出她那份给她,见她回头看了眼许承言和薛子昂,他才淡淡地道,“抱歉,按人头算的,不知道你们在这,没带你俩的。”
    不就是个汤圆嘛,当谁没吃过似的?
    薛子昂轻嗤一声:“带了也不吃,生平最讨厌这种东西。”
    “哦。”凌见微点点头,“那晚饭你要自己解决了,我们只做了汤圆。”
    一个已在发怒的边缘,一个还在皮笑不肉不笑地故作优雅。看着两个男人这副模样,赵虞不禁笑出声,她倒没发现凌见微还有这种气人的本事。
    “真没做别的?”到了后院一起吃着汤圆,她才笑吟吟地看着他,“我可不信。”
    “肯定要做别的。我到的时候纪随哥已经在给你准备丰盛的晚餐了,后来庄晔也来了。”说到这他又像是邀功似的笑了一下,“汤圆是我提议做的。”
    一切都不在计划中,却又丝毫没让赵虞觉得意外。她那公寓虽小,挤满了一群人之后也还勉强算得上温馨。
    “就说让你换我那套房子,这么小的地方,都转不开身了。”
    赵虞对着薛子昂呵呵一笑:“你们不来就不会转不开身。”她买这房子的时候也没想过几年后这些坐拥无数房产的大老板会独爱她的小公寓。
    一想到这个地方也曾是他们两人爱的小窝,薛子昂就不禁叹息一声,幽怨地看着赵虞。
    作为最后姗姗来迟的人,商陆和薛湛得到了公平的待遇——收拾厨房,打扫卫生。
    “抬腿。”
    见薛湛系着围裙撸着袖管一一从众人面前走过,地拖得有模有样的,录完像的薛子昂忍不住大笑出声:“你说要是我把这个视频发在华璨员工群里会有什么效果?”
    薛湛倒是一脸淡然:“一无是处的男人才会嘲笑别的男人做家务。”
    薛子昂:“……”
    厨房垃圾太多,赵虞陪商陆去楼下扔垃圾,回来刚好听到几个男人在商量着什么。
    “你们谁要出去旅行?”
    “陪你去瑞士滑雪啊。”薛子昂得意地看着她,“既然你想去,那就大家都陪你去呗。”
    赵虞诧异地看着满屋子的男人:“你们?所有人?”
    这群人突然之间这么和谐,她倒有点不习惯了。
    “有些人倒想悄悄带你去。”许承言淡淡地瞥了薛子昂一眼,“藏得住吗?”
    看赵虞不明所以,离她最近的庄晔小声跟她解释:“刚才薛子昂用你电脑,看到你搜索记录了,他想偷偷瞒着,刚好被许承言发现。”
    所以为了公平,这些人就又自作主张地决定全部陪她一起去?
    迎上她怪异的表情,凌见微笑道:“最近看你对滑雪很感兴趣,我本来就想休个假陪你出去走走。”
    几人正说着,书桌前的纪随突然回头疑惑地看着她:“你签证办了?”
    赵虞点头。
    纪随迅速意识到什么:“你要和商陆一起去?”
    刚才一屋子的人谁都不知道她办了签证,甚至都没发现她想去滑雪,显然她就没打算和他们之中的谁一起去,唯一的可能便只剩商陆了。反正他们俩出去旅行也不是第一次了。
    商陆刚从浴室洗手出来,瞬间就收到一众带着敌意的目光。然而他此刻同样诧异:“你准备跟谁去?”
    他根本就不知道她有这种打算。
    “王杞她们啊,我们早就约好了。”赵虞指了指纪随旁边的电脑,“签证也是一块儿办的,上次看完那部电影突然对滑雪感兴趣了,就和她们约着一起去。”
    薛湛这才了然:“难怪那天她问我年假的事。”
    找他休年假,却是为了拐跑他老婆。
    薛子昂满脸不敢置信:“你居然没考虑过我们?”
    “为什么要考虑你们?”赵虞神色坦然,“我们当时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聊着聊着就定了啊,需要向你们报告吗?”
    “你……”薛子昂一时语塞,看了眼身边几人,好像一个个脸都挺疼的。
    他们得多大度才能放下争执和成见,和和气气地商量着给她一个惊喜?结果这个惊喜是给他们自己的,人家压根就没考虑过找他们。
    “我们昨天才申请的签证,本来是准备跟你们说一声的,还没来得及开口。”赵虞无奈,“出去旅行也不能把你们所有人都带上吧,这么多男人一起,我会被烦死的。”
    遭到了赤裸裸的嫌弃,一屋子的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次终于公平地分不出谁比谁更丢脸了。
    薛子昂委屈地叹息一声:“自作多情呐。”
    赵虞好笑地瞧着他:“那要不……你也去?不过我们去的都是女孩子,不欢迎男人,你只能自己一个人待着,然后我们各玩各的。”
    “赵虞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无情了。”薛子昂可怜兮兮地指着胸口,“这里疼。”
    越来越无情,也越来越正常了。
    自从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到现在,一共好几年的时间,她唯一在做的事就是逼自己好好活着。
    日子很平静,她过得无欲无求,可这种平静更像是被压抑住的、强制性的,与世俗的普通人相比,她身上总还缺点鲜活的气息。
    而如今,那种气息越发鲜明了。她不断扩大交友圈,会对一些新鲜刺激的人和事感兴趣,会温柔也会无情,会生气也会大笑,会故意逗他们也会毫不掩饰地嫌弃他们,她所做的事不再仅仅是为了“活着”这个目标,而是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拥有最普通的七情六欲。
    原来的她本就是这样的,经过这么多年,她终于又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
    好了,最后一章番外奉上,以后就不会再有啦。
    知道大家还想看,但我真的写不出来了o(╥﹏╥)o感觉能写的都写了,以这章结束也算是另一个结局吧。
    正文的结局赵姐终于能好好活着,而番外的结局让这种“活着”更趋于正常,花了这么多篇幅,总算是把心死自杀的赵姐慢慢拉回来了,让她恢复到一个正常人的状态。
    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这次是真的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追更: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