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uwu.Org 夜袭H

【文豪野犬】中也与洛丽塔 作者:雪兔

      「中也——别闹——」你迷迷糊糊的,眼前感觉不到任何光亮。慵懒的声音从你嘴里发出来,仿佛是在邀请他继续,而不是说服他住手。
    想伸手推开胸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却发现不只是手,身体都沉重的动弹不了分毫。
    『偷袭就算了,居然还用重力,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你心里暗骂着,睁开眼一片漆黑,脸上感觉是被戴了个眼罩。
    「中也?」你试着喊了一声。
    「嗯。」埋在你胸口正啃咬舔舐着绵软胸乳的人敷衍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告诉你,他很忙。
    即使只有一个音,你也听出来这声音不再是这两天听到的萝莉音,而是低沉的男声。
    「你变回去了?」你有些慌神。
    「听出来了?我倒是更想让你亲自感受一下。」
    中也重重的咬上了你的乳尖,敏感处传来的刺痛感让你皱紧了眉头,咬牙忍着一声不吭。
    「怎么不说话了?这几天对我做了那么多事,这点惩罚根本不算什么吧。」яōùяōùωù.ōяɡ
    「…………」
    「丫头,不想求饶的话,那我可就继续了。」
    剥夺了视觉的身体,敏感了数倍,还有对未知的恐惧。你强忍着不说话,对于他弄疼你这件事有些生气,伴随着被吵醒的起床气让你胸口憋闷着,就是不想屈服。
    他的手在另一边柔软用力揉捏,手指夹着粉嫩的乳尖拉扯着,快感夹杂着疼痛而来,让你不得不咬紧牙关。
    腰侧有一只手在向下游移,大腿外侧、膝盖、小腿被细细的爱抚着。
    粗暴和温柔的爱抚在身上来回交缠着点起一把把火,欲望和呻吟都变得越来越难压抑。
    这个男人总是知道怎么让你避无可避,总是在他手里败得溃不成军。
    大手穿过你不自觉挺起来的腰,身体被捞起来,重力不再压制住你的行动,你却也已经软的没有力气反抗。他把你翻了个身,让你跪趴在床上。
    他的胸膛贴上你的后背,亲吻落在后颈上,牙齿轻咬着薄薄的皮肉。
    一手捏住垂下的棉乳,指尖撩拨了几下硬如石子的乳尖,修剪整齐的指甲抠弄着顶端的细缝。
    手臂从小腹下穿过,手掌贴上腿心,隔着一层布料按压着整个花心。
    「嗯啊——」
    带着鼻音的低吟抑制不住的溢出来。
    「这样就不行了吗?我还以为你能忍到我插进去才叫出来呢。」
    「混蛋中也——唔——嗯——」
    刚张开嘴骂了一句就被他两根手指插进了嘴里,骨节分明的手指搅弄起你的舌头,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
    「这种时候还敢骂我,胆子真大啊!」
    内裤被扒了下来,滑落到腿弯,一根烫人的坚硬的肉刃直接压上了腿心敏感的细缝,在早已泥泞不堪的穴口来回的磨蹭,不时擦过穴口上方充血的花珠,换来你一声声的呜咽。
    手指从嘴里抽了出去,淫靡的丝线连着指尖拉长断裂,晶莹的唾液被他擦在了乳珠周围,湿润的液体渐渐干燥,冰凉的触感让乳尖更加敏感硬挺。
    「中也——」
    你的声音娇软带着渴求,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
    「怎么了?宝贝。」
    中也轻咬着你的耳垂,暗哑性感的嗓音像恶魔一样引诱着你堕落。
    「给我——」
    你的声音小的几不可闻,中也温热的呼吸就吹在你的耳侧,你知道他听得见。
    「给你什么?」
    「插进来——」
    「什么?」
    「把你的插进来——」
    羞耻至极的索求让你用尽了力气,羞愤得把脸埋进枕头里。
    「如你所愿。」
    中也轻笑了一声,是征服欲被满足后的恣意,直起身扶着你的腰,让你的翘臀抬得更高,湛蓝的眼眸肆无忌惮的看着你即将为他绽放的粉嫩花穴入口,那里正因他的爱抚而动情的流着滑腻的蜜液。
    从枕头底下摸出个安全套戴上,扶着早就涨硬到有些疼的欲望,坏心眼的在花穴口摩擦了两下,在你不安的轻颤了两下之后,一口气插了进去。
    「啊——」
    「嗯哼——」
    你的空虚被填满,粗壮的异物碾过层层皱褶,进到最深处,撞得花心又酸又麻。
    后入位的姿势很羞耻,却能让你最深切的感受他的入侵。舒爽感从下腹扩散开来,让你收缩甬道将他的欲望紧紧的夹在里面。
    中也皱着眉,汗水从额头流下来,滴落在面前曲线妖娆的白皙背脊上。紧致的花径在他整根没入之后就一阵紧缩,舒服的他差点当场就射出来。
    大手啪的一下拍在你挺翘的臀上,惊叫声从你嘴里脱口而出。
    「啊——」
    「放松点,都要被要你夹断了。」
    中也揉捏着你的臀瓣,胯部挺动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拔出一段又隐没在你体内,蜜液被带出滴到了床上,淫靡的景象让他愈加兴奋,抽插的动作也渐渐粗暴了起来。
    你感觉自己就像处在暴风中心的一叶孤舟,随着海浪不停的翻涌起伏。
    就在他的手指摸上勃起充血的花珠时,快感抑制不住的从下腹的敏感处奔涌而来,止不住的呻吟从你喉咙里叫喊出来。
    高潮来得又迅猛又突然,脑中那几秒的空白,弓起背部,花穴不停的痉挛着一阵阵收缩。
    中也抓住你的胳膊,拉起你的上身,在高潮后更加敏感的甬道中快速的抽动。
    「不行了——要坏了——轻——轻点——」你带着哭音的哀求着,如果不是他钳制住你,已经绵软无力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他的肆虐。
    回应你的反而是更加激烈的肏弄,中也把你拉起身从背后抱紧,右手胳膊穿过胸前握住一侧的绵软,左手按压在小腹。
    他甚至能感受到掌心下的小腹内,他的硬挺在里面快速的抽插着,兴奋得他不知疲倦的一遍遍在你体内进出,直到快感突破了极限,才一下挺进最深处,顶着花心释放了出来。
    由于做的时间太长,你的嗓子都干涩暗哑的喊不出声了。委屈和不甘在胸口堵着,眼泪从眼眶中涌了出来,一部分被眼罩吸收,一部分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滴落在他手背上。
    微弱的抽泣声和手背上湿润的感觉,让中也从欲望中清醒过来,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了……
    他缓缓退出了你的身体,把你翻转过身,抱进怀里,伸手摘掉你脸上的眼罩,就看见两行清泪,还有你酡红的脸和愤怒委屈到要砍死他的表情,突然慌了神。
    「丫头——别哭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一时没有控制住……」
    「哼——放开我,你个流氓,混蛋,猪头。」
    你扭开脸,两手抵住他的胸,拼命推他,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推不动。腿心间酸痛的要命,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肿了,而且还有可能破皮了……
    「是我混蛋……乖!别哭了。」中也抱紧你,根本不给你挣脱的空间,大手按着你的头靠进他肩窝里。
    你恨恨的一口咬在他肩膀上,留下一个红红的牙印,被咬疼的中也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中也弄得我好疼……QAQ」
    「我错了,下次轻一点,好不好。」
    手指在你的发丝间轻抚着,温柔地安抚着你的情绪。
    「我要补偿。」
    「你想要什么都行。」
    「我要你的酒窖包括里面的所有珍藏。」
    「………………好。」
    「犹豫这么久,没诚意!」
    「好好好,给你,都给你,我人都是你的。」
    「好吧,勉强原谅你了。」
    现在抱着你的中也干部,很想嚎啕大哭。
    『本来想惩罚一下连日来欺负自己的丫头,最后都不知道究竟被惩罚的是谁……』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