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uwu.Org Bad Ending

【文豪野犬】中也与洛丽塔 作者:雪兔

      「中也——别闹——」你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狼爪在身上游移,明明天还没有亮……
    可中也并不愿意停手,这两日来的憋屈在他突然变回男人后,连带着不可描述的欲望一发不可收的爆发了出来。直到你在他怀里流着两行清泪控诉他的粗暴行为,他才清醒过来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不仅抱着你哄了半天,还把自己的珍藏酒窖给赔了出去,简直欲哭无泪。
    然而异能特务科坂口安吾的一通电话,打破了你们来之不易的温存时间。横滨大范围的开始弥漫起浓雾,在请示了Boss之后,中也接受了坂口安吾的委托,并动身前往异能特务科。
    他离开前只是和你道了别,表情凝重,你什么都没有问,冷静的告诉他,你会前往本部与Boss汇合,便目送他离开。
    有些话不必多说,有些人自会回来,再多的口头上的担心都是多余。
    你与Boss通了电话后,开着车前往汇合地点。周围渐渐的泛起了浓雾,视野变得极差,还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响,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яōùяōùωù.ōяɡ
    『この世界が今は      色褪せた鳥籠
    嘆いてみせても鉄格子      はずれはしない……』
    「中也。什么事?」你接起了电话,语调听起来有些冷淡。
    「丫头,你在哪?」中也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周围似乎有很大的风声。
    「开车,在路上。你呢?」你只是在往约定的方向开着,雾太大,你自己都分不清到底在哪条街上。
    「特务科的飞机上。」
    他的话让你有些吃惊,不过从之前的电话中他的回答来看,你已经大约知晓了他现在要做什么。
    「你是决定了要用那个了吗?」
    「嗯。」
    「那么务必把太宰活着带回来吧。我还想好好揍他一拳呢。」
    「呵呵。好。丫头,你自己小心。挂了。」
    「嗯。」
    你挂上电话,车子停在路中间,右手打开副驾驶的储物格,拿出了一把银色的枪,那是中也送给你的。他送了很多把给你,危机时用来防身,你身边能藏东西的地方都会藏着至少一把。
    『体术差得跟青花鱼似的,拿去防身。免得跑出去,异能不好用了,被人剁了。』记忆中的他似乎常说这句话。你不喜欢用枪,但还是会听他的,把危险的礼物一一收好。
    此时车头正前方,站着一个萦绕着白色光芒的人形物体,额上一颗鲜红的宝石,闪耀着慑人的光芒。
    「呵呵,原来这就是我的异能啊。还真是丑陋不堪。如果我输了,会被中也笑话一辈子吧。」你自嘲的话语似乎是讽刺自己的异能,却更像是在嘲讽自己。
    你冷笑着握紧了枪把,上膛,打开保险,最后的时刻,也总会想起他啊。锋芒从眼中闪过,你打开车门,毫不犹豫的举起枪瞄准了眼前的人形异能扣下扳机。
    另一边的中也,脱去了手套,摘下了耳机,义无反顾的跳下了飞机,污浊的力量从体内蔓延开,朝着远处的巨龙攻击而去,脑中只剩下一件事——『狠狠的揍太宰一拳』。
    中也再次清醒后见到的是白色的脸上被结实挨了一下后留着伤痕的太宰,他的笑容依然那么欠揍。真是条生命力顽强的青花鱼,不枉费他对他的信任。
    两人以一个极度羞耻的姿势摔落在了地上。而中也耗尽了力气,橘色的脑袋靠在了太宰大腿上,再一次昏睡了过去。
    这一边的你,身体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破损不堪的衬衫浸染了暗红色的血液,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失血过多的你虚弱的靠坐在路边小店的长椅上,喘着粗气。雾还没有散去,但是你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给Boss发去了短信报告情况后,你握着手机,看着亮起的屏幕上中也的名字发呆。
    『要打过去吗?应该接不到吧。』
    犹豫了几秒你最终按开了录音界面。
    「中也……中也……」
    像是梦中呓语般反复念着他的名字,眼泪滑落脸颊,许多话哽在喉间,已不知该如何诉说。真想对他撒娇啊。
    『好痛,真的好痛啊。中也。』
    想他的怀抱,想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好想他。
    『中也,我好冷啊。』
    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的,额头上的血流到了眼睛里,视线也模糊起来了。
    「我赢了自己的异能呢。中也。」
    最后你故作轻松的留下了这么一句不知所谓的话。
    ————————————————————————
    中原中也捧着一束白色玫瑰,走在通往靠海边的山顶的小路上,远远的看见了那抹身材修长的背影。他快步走了过去,看清了那人。
    「你来干什么?太宰。」
    「来看看小姐。」
    「她嘱咐的事我已经做完了,这里不需要你。」
    「你在恨我吗?中也。」
    「恨你?是啊,无时无刻不在恨你。如果不是你把涩泽引来横滨……如果我不去救你……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你已经失踪够久了,回去吧。」
    「那个地方全都是她的影子,我怎么回去?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回去……」
    中也越过太宰身边,蹲在墓碑前放下花,看着碑文上的名字。哽咽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哀伤,泪早就流干了,在他见到满身是血的你时,就已经流尽了或许是这一生的悲戚。
    等他接到部下电话,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到时,你的身体早已冰凉,手里紧紧的握着手机。
    他反反复复的听着你留给他的话,没有哀怨,没有思念,没有爱意,仅仅是一句胜利后希望得到他夸奖的短语。
    他明白的,却也不想明白。所以他逃走了,消失了,带着你的手机离开了这座城市整整一年。
    直到今天,墓碑旁,遇见了太宰治。
    「她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继续生活下去。你一直都明白的不是吗?」
    太宰背对着中也,望着大海,咸涩的海风吹乱了发丝。
    「这种事用不着你说。我会回去的,已经丢下很多工作了。」
    中也站起身,面上平静无波,压了压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双手插进裤子口袋,视线望向无尽的大海。
    「呵,真可惜,我还期待着你被当成叛逃者到处被人追杀呢。」
    「我又不是你。Boss那边我可是请了长假。」
    「森先生还真是疼爱你啊。」
    「哼。走了。」
    「就这么走了吗?小姐或许希望你多陪陪她呢?」
    「你给我离她远一点。要不我现在就把你踹下去给她陪葬。」
    「隔了这么久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你还不是一样。」
    「不如一起去喝一杯吧。蛞蝓君。」
    「滚。臭青花鱼。」
    一阵海风吹散了墓碑前放着的白色玫瑰,花瓣四散飞起,飘落在各处,大片的白色花瓣画出优雅的弧度,飘过穿着黑色风衣的橘发青年身边,轻轻拂过他的脸颊。
    他转过头看着被吹向大海,翩然起舞的花瓣,嘴角弯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赢得很漂亮啊!我的丫头,一直都是最好的啊。』
    ————————————————————————
    太宰的对话真的很难把握,这部分写得有点渣渣……
    中也不可能真的去恨谁,这种事谁都无法预料到,他只是需要一个发泄口吧。等真正释怀了,也就会放下了。
    无论失去了多么重要的东西,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
    有些人,有些爱,一生埋在心底便足够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