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6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于朗“哦”了一声,又走近两步,站到江天晓床边,端起粥,揭开盖子,递到他面前。
    我是谁我在哪!!!不会又在做梦吧!!!
    “你吃吧,我给你拿着。”于朗面无表情道。
    香菇肉沫粥,里面还有切得细碎的青菜和泡菜,暖洋洋的,缓缓流进胃里。
    江天晓的心跳开始加速,每次低头舀粥的时候,于朗苍白笔直的手指,近在眼前。
    “2床的药。”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护士,推着放满药瓶的小车。
    也许是江天晓和于朗的姿势实在有些诡异,年轻护士站在一边愣了两秒,才对于朗说:”那边有椅子,你可以搬过来坐着。“
    于朗点头:“没事,这样方便。”
    可从护士的角度看来,这两人分明贴得极近,江天晓的脑袋甚至马上就要抵住于朗的胸口。
    “你们……真好。”她不由自主地感慨道。
    江天晓一下子咬到了舌头,疼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还不等他解释”他是我老师“,就听见于朗平静地说:
    “这是我儿子。”
    护士:“???”
    江天晓:“???”
    于朗伸出一根手指在江天晓脑袋上点了点,又重复一遍:”这是我儿子。“
    虽然于朗眼角已经有了微不可查的细纹,但他看上去无论如何也不能是当江天晓爸爸的年纪,可他的语气又分外严肃和认真,吓得小护士脸一红,推着车快步走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脸认真地胡说八道吗。
    江天晓低埋着头呼呼吃粥,不敢看于朗爸爸脸上的表情。
    九点一刻,三瓶药终于输完了。于朗说他开车来的,可以把江天晓捎回学校。
    一路上,江天晓默默跟在于朗身后,他想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想了半天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总不能问于朗你下午上课讲的那个明代青玉荷叶笔洗能值多少钱?
    两人一路沉默,从3楼急诊部走到地下停车场。昏黄的吊灯被一阵夜风吹得晃来晃去,只有远处的值班亭,亮着显眼的白色灯光。江天晓缩了缩肩膀,心说这地下停车场真够阴凉的。
    于朗找车,江天晓跟着于朗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刚刚下楼时的位置。
    于朗回头看了江天晓一眼:“你帮我看着点儿,白色的,尾号128,这儿车太多,我记不清停哪了。”
    “噢噢,好。”
    停车场里车确实很多,灯暗,车停得又乱,看着看着就花了眼。江天晓向前和于朗并肩走着,伸长了脖子环视四周。白车还是挺显眼的。一辆辆看过去,看不懂牌子的红色跑车,黑色宝马,白色金杯……尾号不对,继续向前走,墨绿色Q.Q……
    “阿嚏!”江天晓打了个哆嗦。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儿?”于朗忽然停下脚步,问道。
    “啊?汽油味吗?”江天晓鼻子有点堵,只闻的着刺鼻的汽油味。
    “不是……”于朗顿了顿,指向远处的停车场出口:“刚才那个亮着白灯的亭子,现在亮的是黄灯。”
    江天晓一下没反应过来,目光顺着于朗的手看过去,果然,保安亭是黄色灯光。
    后背一凉……又有阵夜风刮过来,头顶的灯晃得更剧烈。
    大夏天的,这么大风?
    江天晓磕磕巴巴的:“也许……有两个灯……呢。”
    “找车的时候,我是以那辆白面包车为起点,按顺时针方向转着找的,所以那辆车我见了两次,”于朗凑近江天晓,压着声音在他耳边说:“见了两次,车牌号不一样。”
    话音刚落,停车场的灯灭了。
    恍惚之中,江天晓听见“砰”的关车门的声音。
    可他确定,他和于朗走进停车场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其他人。
    第四章
    江天晓嘴唇都哆嗦了——他清清楚楚听见了关车门的声音,身旁的于朗却一言不发。
    “于老师,你有没有听见……”
    “一会儿什么都别说,站在我后面,”于朗冰凉的手掌扣在江天晓的肩膀上:“不用担心,也别怕。”
    他话音刚落,江天晓清晰地听见了汽车启动的声音。
    “有……车开了啊……老师,刚刚这里没人吧……”江天晓颤抖着问。
    “你说,有车?”
    “对对对啊……你,你没听到么……”
    江天晓甚至听得出来,那辆车正以一种诡异的缓慢速度靠近他们。然而视野里依旧是一片漆黑,压根没有车的影子。江天晓不经意间朝那值班亭的方向瞥了一眼,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嘘,”于朗捏了捏江天晓的肩膀,用极轻的气音说:“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就站这儿,发生什么也别动。”
    江天晓心说发生什么?会发生什么?若要是别的地方倒还好,偏偏这里是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啊!医院……
    那辆车越来越近,江天晓甚至听见一声“嗡”地加速的声音,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攥住于朗的手腕,猛地向后狂奔起来。
    于朗被他拽得一个趔趄,迅速调整好身体,与江天晓一起狂奔。
    “你跑什么!”他喘着粗气说:“我不是说了不用跑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