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7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已经顾不上回答于朗了,他能确定,现在发生的一切绝对不在科学能解释的范畴——简而言之,撞鬼了。
    他清楚记得停车场里停满了车,就在刚才他们站立的位置的后方,是一堵墙,墙上有一道门,通往升降梯。
    而现在,他已经拽着于朗疯跑了了三分钟,什么都没有撞上。
    那辆车越来越近,发动机的轰鸣如在耳侧。江天晓用所剩不多的脑细胞想,这么直着跑下去肯定会被追上,如果拐个弯不知有没有路——反正现在啥都不科学了!先拐了再说!
    他更加用力地攥了攥于朗的手腕,身子一拧,向右边拐去。
    “你松手!”于朗哑着嗓子说,显然是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江天晓哪敢松手,只当听不见,拽着于朗继续狂奔。
    而那车似乎已紧挨着他们了——它跟着他们拐了弯!
    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江天晓忍不住扭头飞速看了一眼,视野里依旧是漆黑一片。
    “啊!!!”
    脑门一阵剧痛,是撞在了某种又冷又坚硬的东西上,下一秒,于朗也紧跟着“咚”地撞了上去。
    “是墙。”于朗迅速反应过来。
    “于朗……”江天晓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撞麻了,也没劲儿再跑了。虽然他只听得见声音,但他能感觉到,那辆诡异的车,正向他们驶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江天晓仍旧死死攥着于朗的手腕,整个人都颤抖着,后背贴在墙上。
    “呼——“
    一阵冰凉的风直冲面门而来,刹那后,越过他们两个,消失了。
    只有那呼啸的风声仿佛还留在耳畔。
    下一秒,灯亮了。
    恐惧到了极点,江天晓瘫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眼前一切如常的停车场。
    于朗先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环视四周,然后对江天晓说:“已经结束了,起来吧。”
    “那个……东西,怎么不见了……”江天晓发现他和于朗就靠在方才他们后方的那面墙上,车也还是那些车,不远处的值班亭亮着白色的灯。
    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我们遇上了超度,”于朗说着,转身向江天晓伸出手:“一言两语说不清,刚刚让你别跑你不听——你还站得起来么?”
    江天晓握住于朗的手站了起来,脸色煞白煞白的,心脏还在狂跳:“超度……什么意思?”
    “超度亡魂,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冤魂怨魂,也就是……鬼,”于朗向前走几步,弯了下腰,回来对江天晓摊开手掌:“你看。”
    他食指指尖上有一抹黑色的灰。
    “我刚才闻到了烧东西的味道,果然是这个。”
    “这是什么?”江天晓觉得自己跟穿越了似的,这太玄幻了。
    “超度时烧的符纸。”
    “不,等等,老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作为一个熟背核心价值观的当代大学生,江天晓一向不信鬼神,也极少接触到这些东西——最多就是宿舍夜聊的时候听沈哲他们讲鬼故事。但刚刚发生的事情,让他不得不怀疑起自己的唯物世界观。
    “信则有,不信则无,”于朗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医院这地方比较特殊,有些医院领导信这些,就会时不时在医院里超度一下,我们刚刚是误打误撞进了他们布好的……结界,我这么说你能懂吗?超度时会布置一个结界,超度完,那些鬼魂就没了。如果我没猜错,刚刚那辆车,就是超度鬼魂用的。“
    “……”江天晓沉默,这个解释实在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算了,反正超度也结束了,你不信也无所谓,没出事就好,”于朗拍了拍江天晓的肩膀:“我看见我的车了,走吧。”
    “等等,于老师!”江天晓猛地想起来一件事:“这些东西,您怎么会知道?”
    于朗竟然笑了一下:”学历史么,读博的时候接触过一些民俗学的东西。“
    江天晓坐上副驾,于朗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微微偏头,说:“你今晚别回宿舍了,去我家睡一晚吧。”
    江天晓:“啊?”
    “你本来就发烧,今晚又碰上这种事,我不放心。”
    听于朗这么说,江天晓有点窘迫,但刚才的事情实在让他心惊胆战,便点头同意了。
    经过值班亭时,于朗把车停了下来。江天晓透过车窗,看见屋里坐着的是个年轻男人,身上穿着保安服。
    于朗从车窗探出头:”今晚停车场不让停车,你们怎么不提前通知?“
    保安先是愣了,随即掏出手机看了看,一拍脑门:“啊?今天是……个**养的看错时间了!”
    边骂边跺脚。
    于朗点点头,开车走了。
    两人一路无话,到了于朗家。
    是个挺新的小区,设施看着也很好,于朗家那栋楼正冲着一方池塘,池塘边还有矮矮的假山。楼是高楼,但于朗家就在一层,倒是方便。
    江天晓洗完澡,换上于朗给他找的睡衣,躺在了客房的床上。
    于朗也睡了,在主卧。
    房间里很安静,窗外偶尔有鸟鸣,夜又深了一些,渐渐地鸟鸣也没有了。
    空调开到22度,这种平常在宿舍里感受不到的清爽让江天晓渐渐冷静下来。不由自主地,晚上的事在脑子里一遍遍回放,速度越来越慢,画面越来越清晰。
    后背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