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逻辑——好像……不合逻辑。
    最开始是于朗发现事情不对的,他说,白色面包车的车牌号和值班亭的灯光颜色变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特地注意这些东西呢?照一般情况来说,没有人会注意这种微不足道的细节吧?
    还有,这是一场超度——如果真的是——为什么车牌号和值班亭的灯光的颜色会变?按于朗的话说,他们是误打误撞进了结界,那么,这些诡异的变化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本来就存在的,江天晓想,这不合理,变了个车牌号和灯光,吓唬谁呢?结界里没有人,难道吓唬鬼吗?第二种,因为他们的进入,才发生了这种变化,这样说似乎是说得通的,小说里不都这么写吗,类似古墓,设置一些可怕的东西,警告外来者不得进入。
    但这种解释也禁不起细想。
    还是逻辑上说不通:如果这个结界是禁止外人进入的,那么设置结界的人应该设计这样一种反应机制:如果有人误入结界,会被立刻清理出去。
    但车牌号和值班亭的灯光的变化——这种变化实在太细微了!江天晓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不是于朗提醒,他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变化。
    注意不到,就不会感到恐惧,换言之,结界对进入者的震慑没有成立。
    再退一步讲,就算来人真的注意到了那些诡异的变化,也未必会立刻离开停车场。原因很简单,停车场不是古墓,盗墓贼在古墓里遇见了诡异的事情,或许会立马滚蛋,因为墓穴本就带着恐怖和神秘,有那么一种心理暗示在。而停车场就不同了,没人会觉得停车场恐怖神秘,更没人会觉得停车场不该进入,即使发现了那些变化,也容易认为自己是看花了眼吧!
    也就是说,如果车牌号和值班亭灯光的变化是一种反应机制,那么这种机制首先是不容易被触发的,其次是低效的!
    这不合理。
    然而,最大的不合理,在……于朗身上。
    他太淡定了。
    江天晓想,就算他对风水道法之类的东西特别了解,也不应该是那样的反应吧?
    并不是说于朗不应该发现他们误入了超度的结界,而是,于朗反应得实在……太快了。
    太快了。
    在江天晓说听见有辆车时,于朗就说,我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也就是说,从那时起,他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始至终,他表现得淡定而冷静。
    ……于朗。这个人在江天晓最艰难最难熬的时候,安慰过他。
    江天晓揉了揉眉心,强迫自己放下这一脑子乱七八糟的猜测和假设,他对自己说,不就是撞了回鬼,小时候不老听村里老人讲鬼打墙什么的吗……
    最终,困意袭来,江天晓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是被鸟吵醒的。于朗家这小区树多,大清早的满是鸟鸣声。江天晓正分辨着刚刚还不是有布谷鸟在叫,就看见于朗衣冠楚楚地走了进来。
    “呃,老师你起得好早……”江天晓尴尬地捋了捋乱飞的头发,迅速爬下床。
    “被子随便叠一下就行,洗漱完赶快吃饭。”
    江天晓当然不敢随便叠一下,他把那床柔软的夏凉被仔细叠成方块,端端正正放在枕头上。
    餐厅的桌子上,有一碗冒着热气的面。对面还有个已经空了的碗,原来于朗都已经吃完早饭了。江天晓更加不好意思,赶快埋头吃起来,但又得竭力不让自己发出“呼呼”的声音,装出副细嚼慢咽的斯文模样。
    于朗捧着手机坐在江天晓对面,过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我去抽根烟。”
    他走了,江天晓陡然间放松不少,飞速吸溜着面,这面口味挺重,麻辣的,里面有青菜和排骨,特别香。江天晓倒是不惊讶于朗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面,毕竟他是能把盖浇饭开发出满汉全席味道的人。
    忽然,于朗随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亮了。
    江天晓发誓他真没想偷看,实在是猝不及防就看见了——于朗的手机屏幕上直接显示出一个微信聊天的界面。
    昨天 凌晨00:21
    你们冲着我来,不要波及他。
    06:32
    呵呵,心疼了?
    06:34
    我不和你浪费时间,还是那句话,冲我来你们随意,不要波及他。
    06:35
    哟,我都感动得泪流满面了,需要我帮你给他透露点吗?
    06:38
    他不应该被牵扯进这些事。
    07:22
    好吧,只冲你来,那你要做好准备咯~
    07:23
    随意。
    江天晓虚虚握着筷子,大脑一片空白。
    第五章
    过了一会儿,于朗走过来,身上还带着浅淡的烟味。江天晓喝完最后一口汤,故作镇定地看着他:“老师,刚才你手机亮了。”
    “哦。”于朗拿起手机看了一放下了,什么都没说。
    江天晓有点懵,他以为于朗会解释一下的。那段对话里的“他”,江天晓胆战心惊地想,会不会是我。虽然他和昨晚那种灵异鬼怪的事情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更没得罪什么人,但是——于朗昨晚十二点多给对方发消息说“你们冲着我来,不要波及他”,怎么看都像是针对地下停车场的事情说的,换句话说,如果于朗说的是别的人别的事,他有必要大半夜发微信?
    可于朗怎么那么淡定,被我看了聊天记录没关系吗?江天晓迷茫地想。
    “吃完了就去洗碗,用点洗洁精,清干净了。”
    于朗的话打断了江天晓弯弯曲曲的心思。
    “哦哦,我这就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