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原本定在下午六点半结束的坐诊,硬是被李大夫延长到了快九点,直到为最后一位病人开好药,他才站起身来长长呼出一口气,对一旁的江天晓说:“今天辛苦你了,小江。”
    不待江天晓回答,老板已经快速走过来,握着李大夫的手连连哈腰:“李老,今天您太辛苦了,太辛苦了,我们没想到有这么多人,这真是……”
    李大夫豪迈地挥手:“我的职责就是看病,没什么辛苦的!”
    老板要请李大夫吃饭,也被他拒绝了:“我晚上习惯不吃饭,坚持十多年啦。”
    老板只好招呼江天晓去仓库:“我给李老准备了一点小心意,小江你帮李老搬一下吧。”
    “嗯?我可不收啊,我这次来是还曲副局的人情,怎么能要……”
    老板娘闻声也凑过来,直接拉着江天晓往仓库走,边走边说:“李老,都是小东西,您不收可不行!”
    最终,江天晓坐在了李老的副驾。
    “我自己搬上楼没问题嘛,你老板也是,非让你跟到我家帮我搬!”李老边打方向盘边说。
    江天晓笑笑:“没事,我晚上也没什么事情了。”其实东西还是不少的,一箱茶具,还有两箱水果。
    “就怕你回去不方便,武汉这个交通啊,说堵就堵。”
    “您经常开车?真厉害。”江天晓由衷赞叹,李大夫都七十多了。
    “嗨,这有什么,我七十之前还每周去爬山呢,现在爬不动喽。”
    空调的凉风软软地拂在江天晓身上,很是惬意。他早上起得早,今天又忙了一天,确实有点累了。江天晓迷迷糊糊地想着今晚应该能在门禁前回宿舍吧,头一歪,睡着了。
    ……
    “小江,醒醒,到啦。”李大夫推了推江天晓的胳膊。
    “哦……我睡着了。”江天晓迷迷瞪瞪地张开眼,发现车已经停下了。
    他和李大夫各自下车。
    “诶——”
    江天晓关上车门,环视四周,一时愣住了。
    远处亮着白色灯光的保安亭,地下停车场……
    “李大夫,这不是五医院吗?”
    慈眉善目的老人背对着他,毫无反应。
    “李、李大夫?”
    江天晓心一跳,早上刚见李大夫时的那种心慌再次袭来。
    就在这时,李大夫缓缓扭过头来,看向江天晓。
    他笑了:“这就是我家啊。”
    他话音刚落,甚至来不及江天晓反应,停车场的灯,熄灭了。
    第六章
    视野陷入绝对的黑暗中,江天晓的后背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他已经无暇回味李大夫那句阴冷的“这就是我家啊”是什么意思,熟悉而陌生的恐惧感铺天盖地而来。又是这个停车场,又是灯灭了,然而这次,多出一个忽然变得诡异的李大夫,少了一个镇定地扣着他肩膀的于朗。
    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李大夫像蒸发了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江天晓双手颤抖着,仿佛是在和这绝对寂静的黑暗对峙。
    忽然,有个东西蹭着他的胳膊一闪而过!
    江天晓迅速转身,然而就在他扭过头的一瞬间,一股巨大而尖锐的力量,将他猛地撞倒在地!
    下一秒,江天晓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江天晓发现自己正躺在硬邦邦的水泥地上。依旧是地下停车场,灯亮了。
    胸口一阵尖锐的疼,江天晓想不会是内脏出血了吧。头也晕乎乎的,江天晓用力眨眨眼,他想坐起来,却实在没有力气。
    就在江天晓皱着眉用力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我和你们说过,冲我来,不要涉及到他。”
    江天晓怔了怔——这是于朗的声音!
    然而他的视线被一辆高大的越野车挡住了,他侧过头,透过车底看见两双鞋。一双黑色皮鞋——他想那是于朗;另一双黑色布鞋,江天晓认出来,那是李大夫穿的鞋。
    “不涉及他?你觉得可能吗?于朗,你觉得你能护住他——就凭你一个人?”
    于朗沉默了几秒,说:“你们尽可以试试。”
    李大夫冷笑两声:“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现在的情况你自己最清楚,我猜,嗯,时不时会五感封闭吧?甚至连天眼也……”
    于朗不说话。
    李大夫接着说:“今天你尚且能和我抗衡,但已经有些勉强了,对吧?于朗,咱们心知肚明,再过一年——不——半年,你就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了。你觉得你能保护江天晓一辈子?”
    于朗的声音愈发冷硬:“那与你们无关。”
    “别说得这么无情啊,好歹你也是沉渊门的人……噢,曾经是。前两天门主还问起你过得怎么样。”
    “不用你们操心。”
    “于朗,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我们提的条件,把江天晓交出来,这样你呢,可以回来疗伤,你的身体,最多再撑五年,或者三年?”
    于朗只吐出一个字:“滚。”
    李大夫像没听到于朗的话一样,自顾自继续说:“我不知道你怎么就这么倔,甚至用了心线……年轻人,真是不把小命当回事儿哪。”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