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2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别动。”
    于朗把敷在江天晓脖子上的毛巾取下来,放在身边的水盆里涮了涮,折叠好,又盖在了他脖子上。
    毛巾是冰凉的。
    江天晓看着于朗,反应过来,梦醒了。眼下他正躺在于朗的床上,房间的窗帘拉开了,夏夜温暖的晚风缓缓吹进来。
    刚才听见的那三声“江天晓”,大概是于朗在叫他。
    “别乱动,脖子会疼。”
    “……我以为我死了。”江天晓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嘶哑的。
    “怎么会,”于朗轻叹了一口气:“只是让你体验一下,如果你卷进“那些事”,可能受到的伤害。”
    江天晓沉默。
    “并不是故意吓唬你。刚才帮你开天眼,疼吧?天霸掐你脖子,疼吧?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这些痛苦,还只是一小部分——程度比较轻的,一小部分。”
    “江天晓,不要卷进来,明白么?”
    江天晓依然沉默。
    于朗便难得耐心地等着他回答。
    又过了好一会儿,江天晓咳了一下,说:“我想吃黄粑……什么是黄粑?”
    于朗明显愣住了,过了几秒,才问:“你从哪听的?”
    “我做梦了。”
    “嗯?”
    “那个时候……就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明亮快餐店的饭,是专门做给我的,对吗?“
    “……”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此时的沉默有些意味不明。
    江天晓被毛巾被遮盖着的手攥成拳头,又缓缓松开。
    再攥紧,再松开。
    卧室的大灯没开,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床头灯。借着那点灯光,江天晓偷偷打量于朗的轮廓,额头,鼻梁,很薄的嘴唇,再向下,喉结……江天晓忽然想,于朗说,这些痛苦,还只是一小部分——程度比较轻的。
    那他受过怎样的痛苦呢?
    “……于朗,”江天晓平静而笃定地说:“我已经想好了,我不害怕。”
    于朗没点头也没摇头,目光沉沉地,望进江天晓眼睛里。
    良久,他轻声说:“好。”
    第二天早上江天晓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
    昨晚于朗说出那个“好”字后,他便终于放下了心似的,再次沉沉睡去。这一觉无梦到天亮,动动脖子,竟然已经不疼了。
    锅铲和锅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江天晓捏捏鼻梁,下床。
    于朗正背对着他炒菜,腰上系着个深蓝色的围裙。
    听见江天晓的脚步,他头也不回地说:“去刷牙,吃完饭回学校收拾你的东西,搬过来。”
    江天晓本以为自己能把昨晚的说“我不害怕”的硬气延续到今天,结果一对上于朗,还是怂了:“哦……搬过来呀……嗯!”心里像开了瓶香槟,“嘭”地一声——于朗让我搬来和他一起住!!!
    唉呀,不过于朗为什么总是这么严肃……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等等!江天晓一下子用力过猛,牙刷狠狠戳在牙龈上,疼得他眼泪都涌出来了。
    等等,我昨晚做了个梦……只是做梦啊?
    也就是说,我,昨晚神志不清的时候,把梦里的情节当真了,还一脸笃定地对于朗说你那些饭是专门做给我的吧。
    我靠……江天晓简直想一牙刷戳死自己,太他妈丢人了这个……
    刷完牙,江天晓耷拉着脑袋坐到餐桌前,不敢直视对面的于朗。
    倒是于朗也没搭理他,已经开始吃饭了。
    大概是昨晚两人都没吃晚饭的缘故,今天的早饭很丰盛,米饭,蘑菇炒肉,卤鸭腿,西红柿鸡蛋汤,炒油麦。
    “你昨晚问我黄粑是什么,”于朗一边夹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是四川那边的一种粑——你是不是也不知道粑是什么?北方不吃这些。”
    江天晓没想到于朗主动提起昨晚他颠三倒四的问题,更心虚了,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嗯,没听说过。”
    “简单地说就是一种糯米制品吧,很好吃,以后有机会可以带你回我老家吃。”
    “你……您老家,是哪?”
    “以后跟我说话,‘你’就行,”于朗竟然笑了一下:“我老家重庆永川的,知道这地方吗?”
    重庆?
    好远。
    “……重庆知道,永川不知道。”
    “小地方,就是重庆下面一个县。”
    “噢……永川。”江天晓心想回头用手机地图查查。
    “嗯,永川,松溉古镇,”于朗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在江天晓脸上游移片刻,又轻轻笑了:“还没怎么开发,很美。”
    “那真好,”江天晓受宠若惊:“我以后一定去看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