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2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心想那好啊!!!
    何盛接着说:“不过能使用灵术的人毕竟是极少数,也就是说这东西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当然了,你天赋高,会少吃一些苦的。”
    江天晓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在今晚,第一次,被人夸奖“天赋高”。
    竟然有点儿感动……
    然而于朗接下来的话打断了江天晓心里的飘飘然:“这也是沉渊门想要你的原因,只要把你的天赋完全开发出来,然后三魂七魄随便抽走几缕,你这个人就废了,会变成提线木偶,任他们驱使——三魂七魄你知道么?”
    江天晓摇头:“不知道……变成提线木偶,是什么意思?”
    “就是活死人,完全听沉渊门的指令。”何盛说。
    “三魂七魄,三魂,胎光,爽灵,幽精;七魄,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于朗看向江天晓,若有所思地说:“明天给你《云笈七签》,认真看。”
    “沉渊门到底是什么东西?”江天晓追问。
    于朗:“一个家族,也是一个严密的组织,只不过随着时间流逝,血缘关系越来越淡,组织关系越来越强。在秦朝之前这个家族就兴起了,那时他们是巫师。据说在最开始的时候,能通过灵术驾驭力量的家族是很多的,只不过后来,一些家族的血脉断掉了,一些家族不再钻研灵术了,各种原因……总之到现在,沉渊门为数不多的能使用灵术的家族。”
    何盛接上于朗的话:“一个家族不可能只通过内部繁衍延续这么久,他们也需要不断吸纳你这种有天赋的人,所以沉渊门并不是封闭的,他们不断吸纳外人进入,这也是血缘关系越来越淡的原因。只不过,”何盛顿了顿,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被吸纳进去的外人,只有少数能立足于沉渊门,多数,都被用来炼成了傀儡,既繁衍后代,也供他们驱使。”
    江天晓呼吸一滞,手心渗出了冷汗。
    “别怕,”于朗忽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就在保护你么?”
    “……可,为什么保护我?”
    于朗坦然答道:“当然是因为我们和沉渊门是敌对的。”
    “那,为什么敌对?”
    于朗的目光偏向一边,好看的眉眼似乎染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就说来话长了,以后会慢慢告诉你,你只要记住,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就够了。”
    江天晓愣了一下,竭力控制住自己伸手摸摸于朗脸颊的冲动:“我知道了。”
    于朗点头,起身走到客厅,吹灭了燃着的蜡烛:“江天晓,去把碗洗了,何盛,花盆里的朱砂清理干净。”
    江天晓好奇道:“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于朗:“隔声,简单地说就是防止别人通过灵术窃听屋里的声音。”
    ……好,好高端。
    江天晓听了这些事心里七上八下,破天荒地失眠到凌晨两点多才睡着。他这一觉就睡到了上午十点,起床后看见于朗正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何盛坐在他对面玩手机。
    江天晓挺不好意思:“我……呃,昨晚忘了定闹钟了。”
    “没事儿,”于朗放下报纸:“一会儿出去吃午饭吧,蟹脚热干面你吃过没有?还挺好吃的。”
    江天晓一句“听说过”刚到嗓子眼,大门上传来一连串响亮的“啪啪啪啪”。
    何盛走去开门:“你找……哎你这是干什么!”
    江天晓被他吼得吓了一跳,往门口看去,又被吓了一跳。
    一个瘦削的男人正紧紧扣着何盛的肩膀!他颧骨高高凸起,头发乱糟糟半遮着眼睛,身上的白T恤黄得发灰。
    “你不是说你能找出小盼的死因么?!你怎么反悔了?!”男人声音嘶哑。
    “我……诶你先松手!”何盛一边说着,一边把男人的双手从自己肩膀上扒拉下来。
    “我如果有别的办法,不会来找你!”男人一把抓住何盛的领子,表情近乎歇斯底里:“帮帮我,五万不行,我把房子卖了……五十万,可以了吧?!”
    对门的邻居从门缝里瞟了一眼,又迅速把门关上。
    于朗走过去,对那男人说:“进来说话吧,别把邻居吓着。”
    何盛叹了口气。
    男人在沙发上坐下了,双手攥成拳放在膝盖上,手臂上青筋凸起。江天晓仔细打量他,这男人看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只是实在太憔悴。
    于朗看向江天晓:“去给客人倒杯水。”
    “嗯,好。”
    江天晓把纸杯递给男人,发现他接过纸杯的双手是颤抖的。
    “谢谢你。”男人低声说。
    “……不客气。”
    “兄弟,我不是说得挺明白了吗,这活儿我们真不接。”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说可以解决吗?!你说你们可以查出小盼的死因!”
    “查死因,”于朗慢条斯理地说:“那是刑警该做的事情,你可以去找他们。”
    “……没用,找过了,他们根本不相信。”
    于朗挑眉:“怎么讲?”
    “小盼打工的工地,上个月5号,下午17点32分,发生了坍塌事故,他……不在了,一共死了五个人”男人双眼通红,声音断断续续:“所有人都认定他们是意外事故死的,但,别人我不知道,小盼肯定不是……”
    男人从兜里掏出手机,一个发黄的iPhone4,把屏幕凑到于朗面前:“那天17点45分,他还给我打了电话。”
    空气静止了一般,江天晓后背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
    几秒后于朗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轻叹一口气:“这能说明什么?现在的技术,伪造个电话号码打过来也不是难事。”
    “不会的!我和小盼只是普通朋友,谁会伪造他的号码打给我?而且——而且还是他出事的时——”
    “那这么说吧,”于朗打断他:“你怎么知道你朋友是下午五点三十二出的事?你怎么能知道得这么精准?如果是警.察或者你朋友的家人告诉你的,那你敢保证他们没有出差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