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3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小盼在找我?
    如果是接到已死之人的电话,难道不该害怕么?即使,他们是朋友。
    韩滔为什么能如此笃定地说“小盼在找我”?
    于朗说,他不能告诉的原因,很重要。
    气氛僵持下来,韩滔兀自低头攥着手机,于朗站在离他大概三步远的地方不说话。
    何盛拧着眉头:“我们既然已经接受了这桩生意,就一定会负责任的,你把手机给我们看一下,行不行?”
    韩滔依旧毫无反应。
    “韩滔,”于朗再度开口:“你知道人变成鬼之后,会怎么样吗?”
    江天晓蓦地看向于朗,“刘小盼”打来的诡异电话,于朗这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还有刚刚进门前他那句意味深长的“今晚有问题”,似乎都指向一个事实——
    见鬼了。
    字面意思。
    “……会怎样?”韩滔终于又有了回应。
    “会失去人的意识,”于朗平平地回答:“由人变鬼的过程中,三魂归于天地,七魄散落,混沌之气进——”
    “啊!”
    江天晓惊得叫了出来。
    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于朗说完那个“进”字,忽然身形一闪——狠狠扼住了韩滔的脖子!
    与此同时,何盛一跃而上,将一张黑纸“啪”地一下拍在了窗户上!
    何盛的右掌掌心贴在黑纸上,高声吟诵道:“玄圃之上,积石之阴,刻以白银之简,结以飞青之文,升!”
    封闭的房间里陡然起了风!风声呼啸如狂,强烈的气流向房间中央涌去。江天晓一阵恍惚,如果不是眼前的场景未变,他真的以为自己此时正身处狂风回荡的山谷中!
    于朗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一张符纸——江天晓刚知道那是符纸——夹在指间,然后他瞳孔一缩,将符纸旋转飞出!
    明明是那么柔软的一张纸,却仿佛成了削铁如泥的刀锋,在空气中划出“呲——”的一声,直直刺向房间中央,四面八方的狂风回旋成风涡的地方——
    然后那张符纸像有了生命一样,猛地朝窗户撞去!
    它带着巨浪般的气流,在窗户上生生冲出一个圆洞!
    窗外响起一声尖锐的呼啸。
    刚才何盛摁在窗户上的黑纸,成了一抹灰烬。
    何盛闭上眼,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良久,他睁开眼:“他们走了。”
    (求海星)
    第十五章
    “走了就好,”于朗松手, 把已经晕过去的韩滔扔到床上,扭头看向目眦欲裂的江天晓:“吓着你了?”
    江天晓哆哆嗦嗦地说:“窗……户……”
    “没事,就说是何盛撞的。”
    何盛闻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我撞的?!于朗你有良心吗?!”
    “那不然呢,”于朗的目光依次略过江天晓和何盛:“我们三个里面,除了你谁还能把窗户撞出这么大个洞——明天给你脑袋上包扎一下,就行了。”
    何盛沉默两秒,指着床上的韩滔说:“他犯癫痫,撞的。”
    于朗干脆地点头:“也行。”仿佛何盛陈述了一个理所当然的事实。
    江天晓:“……”
    “这小子果然有问题,”何盛叹了口气,走过去一把将韩滔的领子拎起来:“被吓晕了?”
    于朗摇头:“进门的时候就觉得他不对,准备了夜台散,你给他喂点解药吧——先绑起来。”
    江天晓后背一凉,于朗竟然在进门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何盛麻利地掏出麻绳,把韩滔绑成了个人肉粽子。
    于朗:“你是不是又有很多问题?一次性问完,一会儿要收拾他了没空回答你。”
    江天晓看着韩滔,低声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他是沉渊门的人,”于朗一边说着一边理了理刚刚被狂风吹乱的头发:“刚刚外面有沉渊门的人,现在走了。”
    “沉渊门?!”江天晓心脏猛地一跳:“又是因为我?”
    “……别紧张,”于朗抬手,似乎是犹豫了两秒,然后伸手帮江天晓把头顶翘着的头发抿了抿:“既有你的原因,也有我们的原因,沉渊门没必要为了你一个人费那么大劲儿,毕竟有天赋的人不是只有你,对吧?”
    江天晓点点头,心情却依然沉重:“那他们为什么让韩滔来骗我们?”
    “未必完全骗我们,刘小盼的死应该是真的,毕竟,要伪造出一起集体事故,难度太大——韩滔如果说刘小盼失踪了什么的,倒是更容易圆谎。我怀疑韩滔和沉渊门是……”于朗说到一半,冲何盛使了个眼色。
    何盛会意,走到床边,解开韩滔的皮带,一把拽掉他的裤子。
    韩滔的大腿露出来,何盛抓住他左脚脚腕,将他的左腿提起来。
    于朗从何盛随身背着的登山包里取出一瓶……指甲油?他拧开瓶盖,把小瓶递给何盛。
    何盛对着韩滔左腿内侧,抖了抖瓶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