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37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江天晓将手机照向四周,地上有不少横七竖八的钢筋,泥沙,这高楼的基架已经搭好了。
    “就这里吧,”于朗压低声音:“江天晓看着,我要‘招魂’了。”
    江天晓呼吸一滞,迅速点头:“需要我做什么吗?”
    于朗张开双臂。
    江天晓:“呃……”
    于朗:“来站我身后。”
    江天晓:“……”
    是他想多了。
    江天晓走到于朗身后,站定。
    与此同时,何盛脱下双肩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了,取出上午江天晓买的菜刀递给于朗。然后他从兜里掏出几支蜡烛,点燃了放在四周。
    接着何盛又取出一只……罗盘。
    只见他双手托着罗盘,眉头蹙起,绷着脸,刚刚嘲笑江天晓时的轻松已经毫无踪迹了。
    何盛盯着罗盘走走停停,最终在靠近西南角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里?”于朗问。
    “嗯——昨天下雨,按说今天晚上该有晴空的,”何盛说到这,忽然压低声音:“但你看见了,北落师门星,被遮住了。”
    于朗“嗯”了一声,手臂一翻,变得手心朝上:“没事,就现在吧。”
    何盛便不再说话,后退一小步,将菜刀放在了刚刚站立的地方。
    于朗向前几步,站立在菜刀的正北方,头也不回地嘱咐江天晓:“跟上,站我身后。”
    江天晓连忙跟上去。
    何盛拍拍韩滔:“跟我往后退。”
    然后他就和韩滔退出了大楼。
    “手机关机。”于朗说。
    “啊,好。”
    随着关机音乐的结束,蜡烛也熄灭了,江天晓的视野变成一片漆黑——唯有一点点恍惚的月光,从高处的钢架间落下来。
    江天晓的心倏然悬起,这时,又一阵凉风划过他的后颈。
    于朗的声音响了起来:“玄武于侧,魂兮,夜台未至,归兮,归兮……”
    不知为何,平日里于朗淡漠平硬的声音,就带了几分悠长的意味,在黑暗中显得尤为空灵。
    “魂兮……归兮……”
    虽是轻吟,语调却缓慢悠长地起伏着,像是远古的哀歌。
    江天晓不知是不是幻觉,总觉得自高处落下的月光更明亮了,模糊地勾勒出地上乱七八糟堆在一起的沙袋,还有沙袋旁同样凌乱的黑色电缆,水泥车上搭着双灰扑扑的橡胶手套……
    等等——
    那辆水泥车,不是刚刚在外面看到的么?!
    江天晓一个哆嗦,眼前猛地黑了一下。
    他使劲儿眨眨眼,视野却又恢复成最开始的样子,月光模糊,四周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看来刘小盼的事情是有人刻意为之,”于朗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吟咏,低声说:“他没有变成鬼。”
    江天晓磕磕巴巴地问:“……没,没招来魂么?”
    “没有,这里根本没有鬼的气息,”于朗叹了口气:“叫他俩进来吧。”
    江天晓本想走出去叫何盛和韩滔,脑海中却忽然闪过刚才的幻觉,沙袋,电缆,水泥车上的橡胶手套……他默默收回脚步,抬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高声叫道:“盛哥!韩滔!进来吧!”
    几秒过去了,却没听见脚步声。
    “盛哥?韩滔?”江天晓又喊了一遍。
    可还是一点声响都没有。
    于朗疑惑道:“他们人呢?”
    下一秒,就在江天晓那句“我们出去看看吧”刚要说出口的时候——
    他听见身后的于朗猛抽了一口气。
    “小心!”于朗死死扼住江天晓的手腕,只一刹那,将他朝一旁狠狠甩去!
    江天晓直接跪在了硬邦邦的水泥地上,撑住地的双手火辣辣地疼。
    “怎么——”
    于朗猛地扑在了江天晓身上!
    几乎是同一个瞬间,江天晓听见“哧”地一声,自于朗身上传来。
    紧接着耳边炸开于朗的暴喝:“起!”
    空气中陡然响起金属碰撞的声音,宛如古装剧里的战争场面,两军交锋,兵戈相击!
    于朗撑着江天晓的肩膀从他身上翻下去,又是一声闷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