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4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啧,”何盛伸手捏住于朗,看向江天晓:“快灌水。”
    江天晓赶忙将水倒进于朗口中。
    那药粉不知是什么磨成的,一遇水,便散发出强烈的苦味,比中药更甚。
    昏迷中的于朗似乎皱了下眉。
    “你好好看着于朗,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何盛又用药粉和绷带给江天晓的手腕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看看另一边被他绑成粽子的韩滔,对江天晓说:“今晚的事情实在出乎意料……一切等于朗醒了再说。”
    “……好。”
    “于朗为了你真是……”何盛的话只说了一半。
    他起身走到韩滔身边,一记手刀利落地砍在韩滔后颈上。
    “咚”地一声,韩滔倒在地上。
    江天晓:“……你刚刚说什么?”
    何盛:“于朗为了你真是不要命。”
    江天晓一震,喉头有些发哽。
    何盛神色复杂:“我没想到你什么都不会,但只用血就能驱动玄武阵……江天晓,多的话我还是不说了,总之,”何盛顿了顿:“别辜负于朗。”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多,于朗才悠悠转醒。
    江天晓衣不解带在他床边坐了十多个小时,其间睡睡醒醒,始终心神不宁。
    于朗睁开双眼的时候,江天晓正揉着眼睛,肚子里发出一声响亮的“咕噜——”。
    于朗:“……怎么不吃饭?”
    江天晓一个哆嗦:“盛哥!于老师!醒了!!!”
    于朗扫了江天晓一眼:“我没事,不用激动。”
    江天晓一把抓住于朗的手:“于老师你……你真没事?要不要去医院?或者,我去买点药什么的?”
    “松手,”于朗叹了口气:“不用去医院,药我有,不用买。”
    何盛走过来,看看于朗,也叹气:“你把江天晓吓坏了,从昨晚回来到现在,都是他守着你。”
    于朗:“……哦。”
    江天晓想起昨晚还心有余悸,又想起何盛说于朗为了救自己命都不要了,再看看于朗,心里就打鼓似的咚咚咚。
    “韩滔呢?”于朗问。
    “在另一间房,我给喂了点药让他睡了——从一大早就开始缠着我问刘小盼是不是真的变成鬼了,跟他妈抽风一样。”
    “还得去一次,”于朗抿着嘴唇,表情冷下来:“昨晚是大意了,那个恶煞设了一个域,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完全没察觉到……问题是,煞只能在当初死亡的地方活动,它怎么能预知我们要去,提前设域?”
    何盛皱眉:“这个韩滔还是有问……”
    于朗摇头,打断了何盛的话,略微压低声音说:“我觉得更可能是沉渊门,他们监视我们,然后提前告诉那个煞。韩滔只是他们计用来骗我们过去的诱饵。”
    江天晓一个激灵:“沉……他们和那个鬼是一伙的?!”他只听韩滔说沉渊门答应帮他找刘小盼,却没想到沉渊门和刘小盼还有这层联系!
    于朗淡淡地“嗯”了一声,接着说:“很可能是这样,但具体情况——还得再去一次那个工地。”
    江天晓:“……再去一次?”
    “你害怕可以不去。”于朗说。
    “我……”害怕确实是害怕,但他更担心的是他们的安全。
    “不用怕的,”何盛语气轻松:“既然已经知道了那里有恶煞,凭你于老师的本事不会有问题,你好好跟着就可以了——顺便也学点儿东西。”
    江天晓连忙点头:“好。”
    于朗坐起来,脱掉了身上染血的T恤:“江天晓准备和我出去买点儿东西,何盛你也准备一下,今晚就去。”
    江天晓愣愣地看着于朗苍白瘦劲的后背,靠近右边肩胛骨的位置有一道半掌长的伤口,看上去已经愈合了大半,但还是泛着狰狞的暗红。
    “于老师……”江天晓咽了口唾沫:“你的伤……”
    “没问题的。”
    于朗这么说,江天晓只好把一肚子话默默咽下。
    下午于朗带着江天晓吃了老友粉,在附近的市场上买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菜刀,锅铲,花椒……不知道的以为是厨子来采购了。
    于朗出门前洗了个澡,头发还是微微湿润的,他换掉昨天满是血迹和灰尘的衣裤,穿了件白衬衫,牛仔裤,整个人清清爽爽,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清凉的薄荷味儿。
    傍晚时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回酒店,回去的路上,江天晓走在于朗身后,看着夕阳把他本就瘦削的影子拉得更加细长。一盏盏暖黄的路灯亮起来,夏天的晚风温温柔柔地拂在脸上。
    江天晓一阵恍惚,觉得他和于朗像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傍晚下班,一起买了菜,回家做饭。
    然而到了酒店,看见躺尸般瘫在床上的何盛和韩滔,就什么美好的幻想都没了。
    何盛没开灯,举着个手机玩欢乐斗地主,只有幽幽白光映在他脸上,再加上诡异的欢乐斗地主配乐以及时不时地“不要”“管住”,场面十分惊悚。
    韩滔坐在他旁边,面无表情。
    于朗“啪”地打开灯:“准备一下吧。”
    何盛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到于朗脸上,又移到江天晓脸上,意味深长:“你们可是出去浪了一下午……我这饭还没吃呢。”
    “我,”江天晓结巴:“我们,是买东西去了,不是……”其实是做贼心虚的,这一下午跟着于老师,心里不知道多高兴。
    于朗压根没搭理他俩,径直走到韩滔面前,毫不客气地抓着领子把他提溜起来:“我最后问你一遍,刘小盼的事,你知道多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