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44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然后,何盛拽着江天晓后退了好几步,在地上画了一个正方形的符阵。
    江天晓发现自己被困在了符阵里,沿着那正方形的朱砂,仿佛有一层透明的膜,他的身体只要碰到那层膜,就会被弹回去。
    “这是困灵术,持续不了多久,但困住你够了。”何盛说。
    江天晓:“你!”
    何盛面无表情:“于朗现在是在保护你,懂么?所以你保护好自己,就是在帮他了。”
    江天晓说不出话,眼睁睁看着于朗在十来个人之间闪转腾挪,他们的打斗是使用了灵术的,只见于朗随手洒出一把符纸,便逼得五六个人直往后退;但于朗以一对多,也不尽占优势,江天晓看见于朗后背硬生生挨了一棍,他身体一晃,很快稳住了,一个敏捷的转身,朝身后的男人踢去。
    江天晓急得向前扑,又被狠狠弹回去,跪倒在地上。
    在摇曳的火光里,江天晓看见于朗的白衬衫沾上点点殷红,他那双平日里淡漠如水的眼睛,满是寒冷如铁的杀意。
    江天晓甚至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沉渊门的人,包括为首的那个男孩儿,被于朗一个接一个,扔成了一堆。
    只剩下他自己还站立着,身体摇摇晃晃,但最终是站稳了,朝江天晓一步步走来。
    何盛跑出去追逐韩滔了,于朗站在江天晓面前,脸上又恢复了平静的神情,只是他煞白的脸和身上的血迹,使他看上去无比脆弱。
    “于老师,你……”
    于朗不说话,只看着江天晓的眼睛,几秒后,他向着江天晓,直直栽了下去。
    “于老师!!!”
    于朗的身体又瘦又硬,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的缘故,带着热气,以及淡淡的血腥味。
    江天晓甚至不敢使劲搂于朗,只能一手揽着他肩膀,一手轻轻扶着他的腰。
    “我没事,让我歇一会。”于朗的声音嘶哑而虚弱。
    这时何盛抓着韩滔回来了,韩滔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眼眶乌青,两个鼻孔都哗哗淌着血,显然是何盛打的。
    “于朗,撑得住么?”何盛一面说着,一面拍了张符在于朗后背。
    “没事。”于朗咳了一下,他的脸顶在江天晓颈间,温热的呼吸喷在江天晓胸口。
    “还有个麻烦没解决,”于朗又接连咳了几声,然后深吸一口气,推开江天晓:“恶煞还没收。”
    “我来。”何盛说。
    “不行,那几个不知道能晕多久,你保护江天晓,我来。”
    “好。”何盛干脆地答应了。
    “于老师!”江天晓身体不受大脑控制,直接一把抱住于朗:“你别去!不用管我,我——”
    “你什么你,”于朗捏住江天晓手腕,硬是把他的手掰开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不要添乱。”
    何盛一手抓着韩滔,一手拎过江天晓:“你安分点!”
    于朗向着刚刚的那一团黑暗走了过去,这时他的步伐已经不太稳了。
    江天晓双手握拳,兀自颤抖着,两行热泪从眼眶里涌出来。
    很快,黑暗中响起了于朗的吟咏声:“玄武之力……以康大祀……”他的声音听起来如薄纸般脆弱。
    伴随着再次响起的兵戈声,黑暗中竟出现了一缕缕鲜红的线,如烛火般荧荧发光,错综复杂着,悬浮于空中。
    “真不要命了么……”身后忽然传来男孩的声音,江天晓扭头,发现他颤颤悠悠地坐了起来,靠着墙壁:“于朗不要命了么……”
    另一端,那些错综复杂的红线忽然有了生命一般,刹那间绕起了圈,如一个蚕蛹般,悬浮在空中。
    “咕叽——咕叽——”的声音又响起来,江天晓目眦欲裂地看着那些红线渐渐收紧,而那“咕叽”声也越发急促。与此同时,骨肉被碾碎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从红线团中隐隐传出。
    显然,那恶煞被困在了红线中!
    “何盛江天晓,带韩滔过来。”于朗忽然说,声音听着已是气若游丝了。
    何盛闻言,抓着韩滔向黑暗走去,江天晓跟在他们身后。
    走近了,腐臭扑面而来,借着红线的荧光,江天晓得以看见那恶煞——一团乌黑的腐肉,乱七八糟的白骨不断从腐肉里支棱出来,有些被碾碎了,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小盼!!!”韩滔忽然发了疯,挣扎着扑向那腐肉。
    但他无法从何盛手里挣脱出来,双臂被拧着,整个人徒劳地踢着腿。
    “韩滔,最后的机会,你不说真话,我让你看着他灰飞烟灭。”于朗说。
    “我说!我说!”韩滔跪在地上,喊破了音:“你别杀他!”
    “你和沉渊门为什么合作?内容是什么?”
    “先是我接到了小盼的电话……他让我来这儿……他告诉我他被人害死了,让我替他报仇,我才、才同意了和沉渊门合伙——你别!”
    红线又收紧了一些。
    “你还不说真话是么?”于朗说:“刘小盼被人害死了,你为什么不去报警,而是找沉渊门?”
    “听我说!”韩滔狠狠抽噎了一下:“害死小盼的是个包工头,家里在柳州势力很大……我一个人没背景,没证据,根本没办法!不是我找沉渊门,是小盼让我找的!沉渊门让我把你们引进埋伏,答应给小盼报仇!”
    于朗不说话,却继续收紧红线,那恶煞剧烈地蠕动着,却根本敌不过红线的束缚,生生被削掉了一大团肉!
    “你别杀他啊!!!”韩滔被何盛反剪着胳膊,费力地弯下腰,跪在地上冲于朗磕头,“咚咚咚”的闷响回荡在几个人之间:“我真的没撒谎!!!”
    江天晓甚至觉得韩滔的头要撞碎了,而于朗一眼不看,片刻后,他扬起手臂在空气中划了一下——
    红线停了。
    (脑壳撞碎的韩滔求海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