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46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韩滔在一旁半死不活地跟着,四人一路走回了酒店。
    放好东西,何盛招呼江天晓和韩滔坐下,于朗也走过来坐下。
    “这次这事儿,当然还没完,”何盛点了支烟:“虽然刘小盼的死和沉渊门脱不了关系——这是沉渊门一贯作风——但还是得继续调查下去,究竟是怎么回事,谁害死他的,都要查出来。”
    韩滔看向于朗,神色悲戚。
    于朗语气平静地说:“第一,刘小盼的魂魄我没打散,现在在我这养着,一时半会说不了话;第二,已经到了这一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必须弄清楚,配不配合,你自己决定,配合就不许再有隐瞒,不配合就走吧,这事从此以后和你没关系了。”
    “我配合!”韩滔猛地凑近于朗:“我不会——再放弃小盼了。”
    江天晓心里一阵叹息,暗想他都成个魂儿了,你再说什么也晚了吧?
    于朗:“如果你还有隐瞒,我会直接打散刘小盼的魂魄——沉渊门已经暴露,刘小盼和你对我们都没有意义了。”
    “我明白。”韩滔低声说。
    “那就分成两路,我和江天晓去调查刘小盼生前的那个施工队,何盛和韩滔,先去派出所想办法看那天的调查记录,然后去找工地附近路段的目击者,或者摄像头的录像。”
    “可以,”何盛站起身:“那现在就去吧,宜早不宜迟。”
    “老师你身体……行么?”
    于朗还没回答,何盛倒先笑了:“你竟然问一个男人行不行?”
    江天晓:“我不是那个意思!”
    于朗看了眼江天晓,江天晓默默闭嘴。
    他觉得于朗看他的眼神像看智障。
    出发前,于朗竟然换上了件老头衫,和一条肥大的黑色短裤。
    “老师你……”
    于朗点头:“穿成这样方便些。”
    然后他带着江天晓吃了碗老友粉,看于朗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江天晓忍不住问:“于老师,你知道施工队怎么查?”
    “那么一队人,就算现在散了走了,也一定会留下痕迹。”
    “呃。”于老师说的话真有道理。
    吃完粉,于朗又带着江天晓走向了施工工地。
    一点不夸张地说,江天晓已经对这个工地有阴影了,尽管现在是大中午,阳光晒得人睁不开眼,但江天晓远远看见那未竣工的大楼,心底还是一阵阵冒寒气。
    “还、还要进去?”
    “不进去。”
    于朗在施工工地不远处的高中门口停了下来。
    他走过去,敲了敲门卫的玻璃。
    窗户开了,一个老大爷探出脸:“怎么了?”
    “大爷,我想跟您打听点事儿。”
    “打听?打听什么?”老大爷一脸警惕。
    “是这样的,我奶奶有个老房子在这片儿,最近听说这片儿要拆迁了,我专门从北京回来看看情况。”
    “拆迁?”老大爷一下提高音量:“我没听说啊?你在哪听说的?”
    “我同学在规划局哪,他跟我说有消息……真的假的啊?我本来还想卖了花园路的房子,真拆迁我就不卖了。”
    “你以为拆迁能分着什么!”老大爷一脸愤愤:“真要拆了?我在这儿住了快三十年了也没听谁说过要拆!”
    “我这不是来打听一下么,”于朗慢条斯理地说:“再说您看那边不还有工地呢,我估计这边要搞建设吧,这边的房子是有点老了……”
    “那工地早不干了!”
    “啊?”
    “出了事儿,死了好几个。”
    “噢,”于朗非常淡定地冲老大爷摆摆手:“您不知道算了,打扰您了,我本来还想打听打听拆迁款来着。”
    “你等等,”老大爷叫住于朗:“你这消息准不准?”
    “我要知道准不准还来打听么。”于朗无奈地笑了。
    “反正我们就是被人牵着鼻子走!”老大爷愤愤地拍了下桌子。
    “诶,”于朗挑了下眉:“您认不认识旁边那儿工地的人啊,他们该知道吧!他们在这边盖楼,是拿了审批的,没准有其他消息呢。”
    “这帮人走都走光了……”老大爷掏出个破旧的老人机:“有倒有个号码,开吊车的小伙子,老来我这买烟。”
    “那您问问,让他帮忙打听一下他们拿审批文件的时候,听没听见别的消息。”
    “什么审批文件?”
    “就是国土局批下来的,你让他去找包工头打听,包工头再去问甲方……”
    “你说的什么?哎——人老了,听不懂这些,”老大爷从手机里找出号码:“要不你问吧,小伙子?”
    于朗“嗯?”了一声,面露尴尬:“我又不认识他,这不太好吧。”
    “这没事,你就说我让你打的……”
    “这,”于朗笑了笑:“真的不太合适,算了吧,反正我也是听同学说的,也许消息不准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