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49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这已经是江天晓和何盛泡在火火网吧的第三天了。
    三天前何盛去查那串电话号码,回来后和于朗单独说了几句话,然后何盛就提溜着江天晓来了火火网吧。
    江天晓不玩游戏,也就不怎么去网吧,印象里上一次去网吧还是高考报志愿的时候。
    火火网吧位于一条逼仄的小巷子,地板焦黄发黑,一进门,一股馊臭夹杂着浓烈的烟味扑面而来,熏得江天晓喘不上气。何盛倒是面不改色,开了两台机子,摁着江天晓坐下:“这几天就在这儿,你给我老实点,困了就趴桌子上睡。”
    到现在已是第三天,江天晓一觉醒来,感觉脖子僵硬如石头,网吧里仍旧是烟雾缭绕的,弥漫着一股臭味儿。
    何盛坐在他身旁,屏幕上显示出QQ欢乐斗地主的界面,该他出牌了,他的手放在鼠标上,却一动不动。
    “盛哥?”江天晓叫他。
    何盛皱着眉不说话,却竖起食指,在唇边比了个“别说话”的手势。
    江天晓陡然间清醒过来,顺着何盛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在不远处的网吧收银台,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正双肘支在台子上,和老板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他一口柳州话,江天晓听不懂。
    老板不住地摇头,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像是急了,“嘭”地一拍桌子,指着老板爆了句粗口。
    那老板却是个胆小怕事的,连忙怕拍男人肩膀,笑着指指一台机子。
    男人走过去,坐下,打开电脑。
    他的位置和江天晓他们的位置中间隔着一排电脑,恰好是背对着江天晓和何盛。江天晓眯起眼打量这男人,他穿着件松垮的黄T恤,肥大宽松的黑短裤,脚上一双分辨不出颜色的人字拖。
    很快男人戴上耳机,开始打游戏。
    何盛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这人就是那个号码的主人,叫王知。这几天就是在这儿蹲点等他,一会儿他走的时候我跟出去,你隔半分钟再出去,两个人一起出去太显眼。”
    江天晓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使劲儿点头。
    从下午一点多到凌晨两点,江天晓和何盛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暗中监视这个叫王知的男人。这人倒也毫无防备,戴着耳机,边抖腿边狂摁键盘,连头都没回过一下。
    凌晨两点五分,就在江天晓觉得屁股都麻得失去知觉的时候,王知摘下了耳机。
    江天晓一个激灵,何盛迅速碰了碰江天晓的胳膊。
    王知起身,伸了个懒腰,慢腾腾地朝网吧大门挪去。
    就在他距离大门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何盛悄无声息地起身,跟了过去。
    只见王知和何盛前脚后脚地推门出去了,江天晓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脑子里默数着:“1,2,3,4,……”
    终于捱过这漫长的三十秒,江天晓几乎是小跑着冲出网吧。
    凌晨两点过,小巷子里一片漆黑,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只在远处,一盏路灯露出点儿灰白的灯光。
    人呢?!
    江天晓的手心冒出冷汗,才半分钟,何盛制服那个王知了吗?应该没问题吧?那——人呢?!
    江天晓不敢贸然喊出声,怕何盛还在暗中跟着王知。
    往左看,是一片漆黑的小巷,往右看,同样是小巷,只不过多了一点灯光。
    江天晓想在这网吧门口候着也不是办法,咬咬牙,抬腿踏上了右边的路。
    这湿热的夏夜连风都没有,四周静得江天晓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眼看着离那路灯还有大约十米,江天晓想,何盛到底去哪了?难道是我走错方向了?算了,先走到路灯下面再说。
    正想着,却猛地听见一声脆响——
    那路灯,灭了。
    江天晓怔怔看着路灯的位置——现在真的是一片漆黑了。他感觉自己后背的冷汗“唰”地下来了,为什么?为什么路灯会黑?那一声脆响又是什么?是什么东西把路灯砸碎了吧?可——可这两边都是墙,哪来的人啊?!
    江天晓双腿被定在原地,怎么也迈不开步子了,他双手紧紧攥成拳,指尖狠戳着自己的手心——不是鬼,不是鬼,江天晓反复在心里对自己说,哪来那么多鬼?!
    一定是人——对,是人——那也就是说,从他出网吧开始,这条小路上就藏着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藏着一个人!
    但人呢?路灯碎了,然后呢?
    到底有没有人?!为什么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而就在这时,江天晓忽然听见自己身后,响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唉……”
    江天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后背猛地绷紧,像拉满的弓。但是他不敢动。
    是幻听了吗?我是不是太紧张幻听了?
    “唉……”
    又——又一声——江天晓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就跑!
    可他没跑两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紧紧扯住了衣领!
    “江天晓,”身后传来于朗冰冷的声音:“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江天晓哆哆嗦嗦地扭头,看见于朗一手提溜着自己的领子,一手拿着手机,手机的手电筒开着,映得他一脸惨白。
    江天晓脑门上的汗已经流下来了:“我……我不知道是你……”
    于朗一脸无奈:“本来想锻炼你一下,你这也,胆子太小了吧?”
    江天晓脱力地后退一步:“于老师,我……”我什么我,我怎么这么怂啊?!江天晓欲哭无泪地想。
    “行了走吧,”于朗转身:“何盛已经逮着那小子了。”
    江天晓跟着于朗向小巷深处走去,原来刚才是于朗吓唬他,江天晓崩溃地想,于老师真的是为了锻炼我而不是想看我尿裤子么,这太他妈刺激了……
    但跟在于朗身后,刚才的恐惧和忐忑就瞬间消失了,好像只要于朗在,就什么都不必害怕。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