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52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这,应该在家呀……”村长喃喃自语,继续敲。
    又过了几分钟,大门才被慢腾腾地打开了。
    露出张黝黑的满是皱纹的脸,头发花白。
    “张丰,”村长侧身:“这四位是市里的领导来考察扶贫,想在你这住一晚,你看……”
    “我这里不方便的吧,”张丰说话挺和气:“我这个房子你知道的,一下雨就漏水,领导们住不好啊。”
    “没事没事,”何盛冲张丰笑笑:“也顺便了解一下你家的情况,看有什么是我们扶贫办能帮忙的。”
    “……”张丰垂眼沉默了几秒,也笑了:“那领导们进来吧。”
    一进屋,约好似的,外面下起瓢泼大雨。四人和张丰、村长一起吃了晚饭,村长便回家去了。张丰把四人领到里屋,指着屋里的床:“这床挤一挤能睡两个人,两个人睡床,剩下两个人睡楼上,领导们可以不?”
    “张大哥,别叫领导了,”何盛说:“叫我小何就行。”
    张丰笑笑,问:“那你们谁睡这里?”
    “我和韩滔睡这儿吧,”何盛看向于朗:“你和小江睡楼上。”
    于朗点点头。
    于是江天晓和于朗随着张丰上楼,进了二楼的房间,一股潮味扑面而来。江天晓知道这是因为此地雨水多的缘故,东西发霉了就是这个味道,他在武汉也闻到过。
    “楼上放的都是没用的东西,”张丰拧了毛巾来擦拭屋里的行军床:“有点味。”
    “没事——”江天晓赶忙走过去:“张大哥,我来擦吧。”
    “你歇着你歇着,”张丰憨笑:“一会儿就搞完了。”
    于朗在椅子上坐下,漫不经心地开口:“这房子够大的,张大哥你一个人收拾起来,也累得很吧?”
    “累啊,”张丰叹气:“你看,这楼上我平时都不打扫的,东西堆得太多收拾不过来。”
    没多久,张丰就把床擦好,在床板上铺上一床毯子:“那我下去了,你们两个睡觉的时候记得把窗户关小点,不然夜里下雨要进雨。”
    “好,”于朗客客气气的:“麻烦张大哥了。”
    张丰说着“不麻烦不麻烦”,起身走出了房间。
    于朗走过去把门关紧,拨拉了一下门锁,是坏的。
    于朗:“你过来。”
    江天晓走近于朗:“于老师,这……”
    于朗忽然凑到江天晓耳边,用极轻的气声说:“发微信给我。”
    江天晓只觉左耳一热。
    他迅速掏出手机,给于朗发微信:
    “下午从张丰家外面过的时候,我看见他家晾的衣服里有件黄背心,很小,感觉不是他的。可他家不是就他一个人吗?”
    于朗沉默地点点头,在微信上回复道:“确实有些不对劲,明天小心行事。”
    (揩油不成的江天晓求海星)
    第二十五章
    此时尚且不到九点,外面仍下着瓢泼大雨,在这临山的村庄里,竟有几分凉意。
    江天晓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
    “冷么?”于朗看着江天晓:“你去柜子里看看有没有床单什么的,拿出来搭一下吧。”
    “唔,好。”
    江天晓起身,走到刚才张丰拿毯子出来的木柜前。这吊脚楼里的家具大多是纯木质的,看上去年头很长了,表面坑坑洼洼,一眼望去,屋子里是一片棕黑色调。
    凑近了,可以闻到柜子散发出的木头长霉的味道。
    “于老师,”江天晓问:“我们要不要给张丰说一声我们拿——啊!!!”
    江天晓一个踉跄,连连后退,后背“砰”地顶在了墙壁上。
    棕黑色的柜门打开了,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煞白人脸。
    于朗盯着那张脸沉默片刻,上前去把那相框取了下来。
    “只是张照片。“于朗把相框放在桌子上。
    江天晓喘着粗气站起来,目光紧紧锁在相框里的黑白照片上。
    照片里的男人有着和张丰极其相似的相貌,圆脸,略长的下巴,两眼间距离很大。不知是不是因为黑白照的缘故,透出几分阴郁。
    是张承。
    “为什么……把照片放这儿?!”江天晓哆哆嗦嗦地问。
    “这个大小,应该是遗照,”于朗语气淡定:“可能是因为我们来借宿,所以特地收起来的吧。”
    江天晓长长呼出口气:“……吓我一跳。”
    于朗看着江天晓,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把那张遗像挂回柜子里,蹲下看了看,抱出一床小毯子。
    “睡吧,今天坐车坐得很累了。”
    这房子的灯甚至还是拉灯绳开关的,江天晓拉了灯绳,爬上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