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53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这床是两张小行军床并起来的,很窄,轻轻动一下都吱呀作响。江天晓和于朗肩膀抵着肩膀,手臂不时蹭在一起。
    于朗的皮肤,不知为何,总是微凉的。
    黑暗中,越是蹭着这微凉的皮肤,江天晓就越觉得燥热。
    ……刚才不还打喷嚏呢?怎么现在不冷了?
    那遗像把江天晓吓得睡意全无,其实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可怕的,就是打开柜门那一刹那——真以为里面站着个人。
    睡不着,又不敢翻身——这床太响。江天晓只好闭上眼,默默听着窗外的雨声。雨似乎小了一些,打在窗户上不再是急促的噼里啪啦声,而是滴滴哒哒的。
    也不知听了多久,终于意识模糊,渐渐睡着了。
    “江天晓,江天晓?”
    “啊……”江天晓睁开眼,又被光刺得眯起眼睛——于朗亮着手电筒,坐了起来。
    “怎么了?”
    “你冷不冷?”
    “冷?”江天晓抹了把脖子上的汗:“不冷啊。”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窗户关着,房间更加闷热。
    “我怎么……这么冷,”于朗顿了顿,低声重复:“冷。”
    “啊?”江天晓犹豫了两秒,伸出手去碰了碰于朗的手——“呃!”
    于朗的手竟然是冰凉的。猛一接触,像把手伸进了冬天的冰水里。
    “于老师,”江天晓皱眉:“你是不是,那个……病,又犯了?”
    他想起以前于朗忽然晕过去的情景,颈动脉会变成黑色……
    “我不知道,”于朗关掉手电筒,他的声音竟有些颤抖:“你过来。”
    已经是脸对脸坐在一张床上了,怎么过来?江天晓的心猛跳了一下,也许是黑暗滋生了勇气,他张开双臂,缓缓抱住了于朗。
    于朗的身体寒如冰块。
    江天晓被冻得打了过寒战,却听见于朗在耳边,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他默默收紧双臂,紧箍住于朗瘦劲的腰。
    一颗心跳得像要冲出胸口,江天晓胆战心惊地想,于老师不会发现我心跳加速了吧……
    “江天晓,”于朗闷闷地开口:“你……”
    江天晓心想完了。
    “你再……用力一点。”
    “啊,好!”
    还好还好,他没发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江天晓身上已经没有汗了。
    ——于朗的身体实在是冰冷得反常,连带着让他也感觉冷飕飕的。
    “于老师,”江天晓问:“你感觉怎么样了?”
    于朗没说话,半晌,才回答:“再抱一会儿……”
    他的声音比之刚才说话时更加颤抖,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是冷的。
    “江天晓。”于朗小声叫他。
    “嗯?”
    “我觉得我可能要死在这儿。”
    “你说什么?!”江天晓吓了一跳:“你是不是很难受?那我们去叫何盛,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没用的,”于朗轻叹:“我已病入膏肓了。”
    “于老师,”江天晓的心悬起来:“我不懂你的意思,你……我们现在就去医院,行不行?”
    “这不是医院能治的病……”短短几分钟,于朗的声音更加虚弱了:“这是命,我咎由自取……江天晓……我有点后悔了……”
    他一边说着,脑袋一边无力地枕在了江天晓肩膀上。
    江天晓的指尖已经被冻麻了,整个人却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于老师——于朗?!于朗?!”
    “你的名字是取自那首《苏幕遮》么,”于朗在江天晓耳边轻轻地、轻轻地笑了一下,气若游丝:“雨后江天……”
    他的话没说完,人却没了声响。
    “于朗?!”江天晓呼吸一滞:“于朗!!!”
    “唔——”
    江天晓猛地睁开眼。
    视野里一片黑暗,一只手正紧紧捂着他的嘴!
    “你疯什么!”于朗俯下身,用气音在江天晓耳边说:“不要出声!”
    江天晓猛地搂住了于朗。
    于朗闷哼一声摔在江天晓身上,狠狠捏住了江天晓下颌:“你疯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