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5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可以啊,”张丰笑:“吃完饭就去吧。”
    “小韩,”何盛忽然说:“记得把相机带上。”
    “嗳,”韩滔放下碗:“我去找一下。”
    韩滔把那只小小的行李箱拉过来,就在饭桌旁打开。
    “相机……”韩滔手一顿:“诶,我钱包呢?”
    何盛:“你自己钱包你没拿着么?我们怎么知道。”
    “我就放箱子里的啊……”韩滔一边在箱子里翻来翻去,一边嘟囔。
    “这,”张丰脸色一变,重重地把筷子扣在碗上:“领导,那箱子昨晚放在你们屋里,我可没动过啊。”
    “张大哥我没别的意思!”何盛赶忙说:“这小子脑袋缺根弦,肯定是他忘带了。”
    “哎!”韩滔手里攥着个小小的黑色皮包:“夹在衣服里了。”
    何盛笑骂:“你他妈能不能带着脑子出门?”
    江天晓想他们这是在试探张丰,又想,既然张丰昨晚偷了行李箱又送回来——那刚才他的反应真快。
    按理说,做贼心虚的人这时候肯定吓了一跳,可张丰竟然立马就说“我可没动过啊”,他越敢这么说,证明他越是不怕怀疑。
    等等,这么说来昨晚张丰并没有从箱子里偷东西?那他是什么意思?
    又想起昨晚那诡异的声音,江天晓还有点哆嗦,那是什么声音?为什么早上就没有了?
    “走吧,”何盛起身:“张大哥,麻烦你带路了。”
    “客气啥,”张丰笑着说:“你们回去了给上面说说,多给我们拨点扶贫款噻。”
    “一定的,”何盛叹了口气:“你们这儿真是发展得不好啊,我看村里都没什么年轻人。”
    “是啊,”张丰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他们出去打工挣得怎么样?”
    “有多有少,”张丰顿了顿,继续说:“也看干什么吧。”
    何盛点点头,又挑起别的话头。
    就这么一路说着话,到了祠堂。
    这是江天晓第一次见到祠堂,和他想象中的高大庄严并不一样——
    是一间平房,木制的,破破烂烂。
    感觉一阵大风就能刮倒。
    “之前村里一直说翻修,”张丰介绍说:“钱不够,就没修,破得很了。”
    这祠堂不过是一间稍大的屋子,以及一左一右两间小小的侧屋。
    昨天下了雨,今天仍是阴天。祠堂里点着两根短粗的红烛,幽暗的烛光映着一块块漆黑的牌位。
    江天晓愣愣地想,祠堂里为什么点红蜡烛?
    “这是从我爷爷辈开始的牌位,”张丰站在江天晓身后,低声说:“我们这边有个习俗,人没了,要在祠堂停七七四十九天……”
    江天晓脖子一缩,讪讪地“哦”了一声:“这……这边这么热……停四十九天……”
    “有味儿么,”张丰竟然笑了一下:“那是难免的。有一年,对越反击战的时候吧,他们拉回来一个死在战场上的,到村里的时候头已经没了,我堂哥被叫来守灵,守到第四十天,他实在被熏得受不了,晚上出去抽烟,按说这是不允许的——你猜,他抽完烟回来,怎么了?”
    江天晓被钉在原地一般,后背发麻:“怎么……了?”
    张丰“呵呵”笑了两声。
    “他在你站的位置……捡着一大撮头发。”
    “江天晓,”于朗叫道:“过来。”
    江天晓抿着嘴走过去。
    “走吧,”于朗竟然伸手揽住了江天晓的肩膀,温暖的手扣在江天晓肩头:“去村里转转。”
    “那我不送了,”张丰站在祠堂门口,说:“村里的路不好走,领导们小心。”
    “傻孩子,”于朗叹气:“他吓你你就上勾么?”
    “我……”江天晓深吸一口气,猛地扒住于朗的腰:“吓死我了!啊啊啊啊——”
    于朗闷声笑了笑:“他也就能吓唬吓唬你了。”
    “真的吓死我了,”江天晓埋着头:“冷汗都出来了……”
    他两手还扒拉在于朗腰上,也只敢趁着这会儿,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次。
    心里正暗搓搓地打着小算盘,却没想到于朗,和昨晚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轻不重地,像只猫爪子在他心尖儿上扫过。
    江天晓脸红心跳,松开了手。
    “腻歪够没有,”何盛瞥江天晓一眼:“我跟你说也就是这两年于朗当老师脾气变好了,要是以前……”
    于朗笑了笑:“行了,来说说吧,有什么发现。”
    “张丰绝对有问题,”何盛说:“他昨晚之所以看我们的行李,就是怀疑我们的来历。”
    “张丰肯定是有问题的,”于朗漫不经心地看着远处繁郁的山:“不过更有意思的是他家,和那个祠堂。”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