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56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何盛:“他家怎么了?”
    “昨晚,他放了张承的遗像在柜子里吓唬我和江天晓,半夜,墙上又开始传出怪音。”
    何盛:“怪音?”
    “嗯,就是柜子的位置,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早上我摸了一下,那柜子后面的木墙上,有裂痕,新的。”
    何盛挑眉:“有意思哈。”
    江天晓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那柜子原来并不是放在那里的,”于朗慢条斯理地道:“如果一直放在那,柜子后面的墙上不该有裂痕。”
    “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要挡着不让我们看,”于朗顿了顿,继续说:“并且,声音不是柜子里发出来的,昨晚我仔细看过了,柜子里的东西没问题。应该是墙的另一侧——有什么东西。”
    江天晓听得一愣一愣的,昨晚他光顾着害怕了,没想到于朗已经条分缕析地想了这么多……
    当即十分羞愧。
    好在于朗似乎已经忘了江天晓昨晚的怂样,他微微蹙着眉,说:“张丰绝对是知道什么,并且他非常心虚,害怕有人来调查他知道的东西。”
    “还有,”韩滔忽然开口:“张丰为什么从头到尾,不提张承的事?”
    “这就说到那个祠堂,”于朗说:“祠堂里没有张承的牌位。”
    “也许,”江天晓想了想,说:“他在试探我们。如果我们是为了张承的事情而来,那我们就应该——也确实——发现他的异常;如果我们不是为了张承的事而来,那我们就不会发现。”
    何盛:“你这不是说废话么。”
    “呃,等我说完,”江天晓看向何盛:“假如现在我是张丰,我在放出了试探之后,应该……应该会继续观察你们的下一步行动,对吧?”
    何盛:“对,所以呢?”
    “所以我们就不要让他继续观察了,”于朗笑着说:“我们逼他行动起来,我倒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来。”
    江天晓十分狗腿地点头:“嗯,我就是这么想的。”
    入夜。
    气温陡然间降了下去,江天晓瑟缩在车里,抖了抖肩膀:“于老师,这样靠谱吗?”
    “刘小盼的恶煞在我这儿,他不敢再使花招,”于朗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你睡一会儿吧,后半夜可能要费劲了。”
    今天下午,何盛带着于朗江天晓,驱车离开了村子。
    没错,何盛带着于朗江天晓——他们把韩滔留在了张家。
    于朗提出这个方法时江天晓都懵了,把韩滔藏在那个柜子里?藏个大活人进去?不会被发现?
    “那柜子里放着很多杂物,韩滔用旧雨衣遮着,看不出来。”于朗道。
    韩滔是四个人里面最瘦的。
    他同意了。
    “重要的是,张丰不会想到咱们敢藏个人在他家,”何盛说:“然后咱们三个——假装是咱们四个——开车走,不走远,停在个方便回去的地方。韩滔一发消息,咱们就回去。”
    于是就有了眼下的情景。
    荒草丛中,何盛和于朗默默抽烟,手里攥着手机。
    江天晓自然是睡不着的。
    荒野的夜万籁俱寂,抬头是满天星斗。偶尔有虫鸣的声音,仿佛幽微低语。
    江天晓凝视于朗的背影——于朗无论站着或坐着,都总是那样笔挺。像一根沉默而坚毅的竹子。
    就这么安静地等待着,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在江天晓睡着又醒来的间隙——
    何盛的手机亮了。
    是韩滔发来的微信,只五个字:“张丰家速来。”
    三人疾跑的声音,窸窸窣窣,在小路上响起。
    村子里黑黢黢的,唯有一盏昏黄的路灯亮着。
    江天晓的T恤已经被汗水打湿透了,但他不敢大声呼吸,也不敢停下,只是跟着何盛和于朗,朝那吊脚楼奔去。
    终于看见了张丰家的吊脚楼。
    大门锁着,何盛掏出根铁丝,“啪”地一声打开了锁。
    院子里没有一点声音。
    江天晓甚至有点怀疑——韩滔这小子不会又耍他们吧?!
    垫脚潜入屋内,江天晓一抬头,就看见二楼亮着一点白色灯光。
    那是极其模糊的一点光亮,从一个……小格子里透出来。
    等等——那不是昨晚他和于朗睡的屋子的隔壁——那不是墙么?!
    江天晓瞪了瞪眼,没看错,那木墙上竟然开了个小格子!
    何盛干脆地比了个“上”的手势。
    上了楼,江天晓后背一缩——操!这个声音!
    这个“呜呜”的声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