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5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他,”何盛坐起来:“被家里人接到南宁治病了。”
    于朗点头:“去南宁吧,江天晓去买动车票,越快越好。”
    江天晓:“……”
    “怎么了?”
    “我……”江天晓磕磕巴巴地开口:“没钱了……”
    于朗“哦”了一声,掏出手机:“之前还打算给你转钱的,是我忘了——转你支付宝上了。”
    江天晓低低地应了一声。
    太没面子了这事儿。简直像,故意管于朗要钱一样。
    可我是真没钱啊……
    买好动车票,各自收拾行李。
    韩滔盯着于朗,几秒后开口:“于朗。”
    “怎么?”
    “小盼的……煞,”像是十分艰难地吐出这个字,韩滔攥着拳,问:“还有……人的意识吗?”
    于朗干脆回答:“目前没有。”
    “……那以后会有吗?”
    “那个煞被我伤得太重,要恢复一段时间,而且,煞这种东西,虽然是鬼里面比较高级的,但,”于朗神色复杂:“它能记住多少生前的事,不好说。”
    “好,我……知道了,”韩滔垂着眼:“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于朗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这一刻江天晓忽然有几分疑惑,既然那个煞很可能已经没有人的意识——或者记不得生前的事,那,他们费劲周折所做的一切,真的有意义吗?
    或者说,站在韩滔的角度,刘小盼的家人都不管这事儿了,他一个外人,何必如此执着?
    就算能查出刘小盼真正的死因,可刘小盼已经回不来了。
    他回不来了。
    窗外的夕阳模模糊糊的,像浸在一层氤氲的水汽里。江天晓默默打量削瘦的韩滔,忽觉悲从中来。
    一步错过,步步错过,一切都无可挽回。
    到南宁,于朗带着江天晓买了水果牛奶去看邱国炜,何盛和韩滔在医院门口等着。
    “于老师,”江天晓有些担心:“咱俩这样会不会被赶出去啊?”
    “嗯?”
    “就……邱国炜又不认识咱俩。”
    于朗斜了江天晓一眼,只吐出三个字:“我给钱。”
    江天晓:“……”
    电梯上到住院部十二楼,神经科。
    此时是下午四点,住院部大楼里人来人往,有家属扶着病人散步,更多的是医生或护士快步走过,白色的身影在江天晓眼前晃来晃去。
    转角的空处,挤满了打地铺陪床的家属,好点的能支一张简易床,更多的是席地而睡,凉席和褥子堆在一起。
    江天晓忍不住小声嘀咕:“怎么这么多人……”
    于朗也轻叹一声:“现在的大医院就是这样。”
    他们转了两次,在1217病房前停下脚步。
    “一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把东西放下就行,知道吗?”于朗叮嘱江天晓。
    “嗯,好。”
    于朗在病房门上敲了两下,然后拧开门走了进去。
    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六张病床三三相对,病人在床上或躺或坐。
    于朗径直走向靠窗的那张病床。
    床上躺着个穿病号服的男人,光头,头上缠着纱布,正在玩手机。江天晓知道这就是邱国炜了。
    “你好,”于朗笑着把牛奶水果放下:“是小邱吧?”
    “嗯?”邱国炜放下手机:“……你是谁?”
    “我是华康建筑公司的律师,”于朗说着,变戏法似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我叫于朗。”
    “律师?”邱国炜皱眉:“怎么了?”
    “是这样,我们公司要做事故档案,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事情的具体经过?前段时间怕打扰你恢复,所以一直没来。”
    “什么备案,”邱国炜警惕地看着于朗:“怎么之前没人联系我啊?”
    “之前不是怕打扰你恢复吗,”于朗笑得温和:“我这次来也是代表公司的,康总特地嘱咐过,再补偿一些治疗费给你。”
    一听治疗费,邱国炜脸色和善了不少:“那,那还要问什么啊……之前不是公安局都来问过了吗?”
    “补充一点细节就可以,”于朗在病床边坐下:“我就问几个问题。”
    邱国炜愣愣地点头:“噢……行,行你问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