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59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嗯,”于朗环视病房:“这段时间谁照顾你啊?”
    “我姐从老家来了。”
    “那挺不方便的吧,”于朗叹气:“你姐上班吗?”
    “上班,请了假来的,”邱国炜目光闪了闪:“这事儿……谁能想到会出这事儿……我那几个哥们——哎。”
    “节哀,”于朗垂着眉眼,表情带上几分凝重:“出这么大的事故,真是……唉,都是那么年轻的小伙子。”
    邱国炜叹气。
    “说起这个,”于朗轻声说:“那天不是停电吗?你们怎么会去工地上的?”
    邱国炜刚要张口说话,却目光一扬:“哥。”
    一个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进屋,手里拎着两个暖水壶,他把其中一个放在隔壁病床的床头,走过来,问:“这是?”
    “华康的律师,”邱国炜说:“来问点事儿。”
    于朗站起来,向男人伸出右手:“大哥你好啊,我们来随便问几句,公司要做档案——顺便给小邱送点治疗费。”
    男人赶忙和于朗握手:“噢,好——你们坐,你们坐。”
    走出医院,于朗扭头看着江天晓:“邱国炜和记录里说的一模一样,看来这趟没什么用了?”
    他的目光软软地落在江天晓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狡黠。
    “那个男人……”江天晓被于朗看得很不自在:“从进屋到和你握手都没放下暖壶,他是不是太紧张了。”
    “小子,”于朗笑了:“这不是挺精的么。”
    (狡黠的于朗求海星)
    第二十八章
    “何盛,查一下这个叫吴东德的人,感觉不对劲。”
    “好,还有?”
    “我们得安排个人在医院守着,我和江天晓已经露面了,那就——韩滔,你可以么?”
    韩滔还是那副憔悴至极的样子,脸色蜡黄,被于朗拧折的腿打着绷带。
    “我可以。”
    四人各自散开,何盛打车走了,韩滔就着伤腿去办理住院,江天晓跟在于朗身后,走在南宁的街头。
    “于老师,”江天晓忍不住问出这几天以来盘旋在他心头的疑问:“我想问……何盛查到的那些信息,他是怎么查到的?”
    “找关系,”于朗语气轻松:“这行做久了,什么人都认识一些。”
    “噢……”江天晓暗想,于朗是不是经常被什么巨贾高官请去看风水啥的……
    “走吧,”于朗扭头看江天晓,嘴角向上勾了一下:“咱们两个也有事要做。”
    江天晓快步跟上,五脏六腑像泡在温水里,心肠都软了。他能感觉得到,于朗对他的态度渐渐和最初重逢时不一样了,于朗越来越频繁地对他露出微笑,耐心解释他的困惑……
    到酒店,办好入住。这次有标间,江天晓和于朗一人一张床。
    于朗把门窗都锁上,空调不开,江天晓一脑门的汗。
    “我要把那个煞放出来,看看它的情况怎么样,你做好心理准备。”
    “呃,”想起那恶煞江天晓还是头皮一阵发麻:“会、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有我在你怕什么,”于朗看着江天晓,轻飘飘地说:“最多是,样子有点吓人。”
    江天晓深吸一口气:“没事……我不怕。”
    于朗点头,没再说话。
    他掏出罗盘在房间里绕了两圈,最终在窗前停下。
    然后他取出朱砂,均匀地撒在桌子上,洒出一个圈。
    接着他从兜里掏出符纸,两张窄窄的明黄色符纸在他指尖跳跃着,不一会儿就被折叠在一起,成了个胖墩墩的三角形。
    于朗把符纸放在圆圈中央,点燃了一只蜡烛。
    “江天晓,去把灯关掉。”
    “好。”
    江天晓抽了房卡,房间刹那间黑下来,只有于朗手中的白色蜡烛照亮一块小块儿地方,烛焰静止。
    “过来,站我身后。”
    江天晓心里有点发虚,快步走到于朗身后。
    于朗用蜡烛点燃了朱砂中央的符纸。
    江天晓越过于朗的肩膀盯着那符纸,他猜那符纸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虽是燃起来了,却只是小小一簇火苗,缓慢地侵吞着符纸。
    与此同时,于朗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吊坠——之前在工地的时候江天晓没能看清,这下看清了,那是一枚小小的暗绿色佛陀。
    于朗低声说:“出去吧。”
    他手一松,吊坠落进朱砂围成的圈里。
    江天晓默默咽了口唾沫,抿起嘴唇,紧张地盯着那吊坠。
    只见吊坠里幽幽升起一缕似烟非烟的黑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