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6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然而很快江天晓的举例就被推翻了,何盛回来了。
    他身上穿的还是前天下动车时的衣服,江天晓隐隐嗅到股汗臭……于朗也皱眉:“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说。”
    “不了不了,”何盛从背包里取出个牛皮纸袋:“我跟你们说,这个吴东德果然有问题!”
    牛皮纸袋鼓鼓囊囊的,何盛先从里面刨出一卷通话记录:“你们说好玩不好玩,有一个柳州本地的电话号码和吴东德频繁通话,但是张承和刘小盼闹翻之后,这个号码就没再和吴东德联系过了。”
    “我查了一下这个号码的主人,时间太紧没捉到人,但是打听清楚了:是个二道贩子。”
    江天晓后背一凉:“难道……吴东德也从工地上偷东西?”
    何盛补充道:“张承和包工头关系很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包工头认他当干侄子。所以我在想——就算工地总是失窃,但包工头是不是,也不太可能怀疑到张承头上?”
    于朗:“你有把握吗?这么离奇的事情不能乱说。”
    “有没有把握试试不就知道了,”何盛手里把玩着那卷电话单:“我还查到了吴东德给家里的汇款记录,数量不小——但这也不足以成为证据,我想,我们先给他一些压力,看他会不会自己招。”
    此刻江天晓还是迷茫的:“你们……已经知道事情经过了吗?”
    “吴东德也从工地上偷东西,借着张承和刘小盼偷东西的掩护,明白我的意思吗?很可能是他们两方人一起偷,这事情被上层重视起来了,而张承和包工头关系好,所以,吴东德就很危险。”
    “对,”何盛说:“这也是为什么张承和刘小盼发生矛盾不再偷东西之后,吴东德也不敢再偷。”
    “这,”江天晓感觉快被绕晕了:“那这怎么办?这怎么找证据?”
    他话音刚落,于朗手机响了。
    “快!快来!”韩滔的吼声透过手机冲出来:“吴东德跑了!”
    (汗臭的何盛求海星)
    第二十九章
    于朗猛地站起来:“你在哪?”
    “我在出租车上,吴东德拎着包出来的,打了个车——看他这方向,师傅说像是去客车站。”
    “你跟着他不要丢,”于朗语速飞快:“我们现在来,如果他停下了,你就立即发微信定位给我。”
    “好,”韩滔喘着粗气:“我会跟紧的。”
    于朗放下手机:“现在就走。”
    三人顾不上说话,几乎是小跑着出了酒店——所幸门口就停着不少出租车。
    “先去客车站,开快点,我们有急事。”
    司机干脆地一声“好”,踩下油门。但到底也开不了多快,毕竟是在市区里。
    路上韩滔又打来电话:“他到了客车站没坐客车!他上了辆摩托车!”
    于朗锁紧眉:“你继续跟,把定位发给我。”
    出租车转过三个十字路口,等了四次红灯,终于和韩滔乘的出租车相遇。
    何盛丢了五十块给司机:“不用找了!”
    三人火速上了韩滔打的车,继续跟。
    江天晓远远看见了坐在摩托车后座的吴东德,他胳膊上挎着个硕大的帆布袋子。
    何盛:“他在客车站见什么人了吗?”
    “没,”韩滔目光紧锁在前方的摩托车上:“他一到客车站,就直接上了摩托车。”
    于朗抿着唇不说话。
    眼看着就到了城市边缘,出租车司机是个小年轻,战战兢兢地说:“几位大哥,咱还跟吗……不是,我说实话,前面那摩托车要是走个小土路什么的,我这车进不去啊……而且车越来越少,你们这……也容易被发现啊……”
    于朗开口:“何盛,江天晓,你下车,去医院。”
    江天晓:“医院?”
    于朗:“邱国炜住院那个,你去住院部守着,我怀疑他一会儿要回医院。”
    江天晓一头雾水,但情况紧急容不得多问,出租车停下,他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注意安全!”于朗忽然冲他喊了一句。
    江天晓回头看了于朗一眼:“放心。”
    医院里还是和上次来时一模一样的景象,人来人往。
    江天晓快步从邱国炜病房前经过,朝里面瞟了一眼——邱国炜正躺在病床上玩手机。
    江天晓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坐下,手里捧着在楼下报刊亭买的报纸,装作埋头读报。
    他在心里盘算着,为什么于朗让他回医院?难道是,邱国炜和吴东德是同谋?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吴东德跑了邱国炜没跑?他还在那儿悠哉悠哉地玩儿手机,和吴东德亡命天涯的阵势截然相反。
    江天晓想不明白,又担心起于朗他们,如那司机说的有些路摩托车能走但出租车过不去,于朗他们能追到吴东德吗?还有——如果吴东德真是杀人凶手,那他就是一口气害死了四个人——这人得心狠手辣到什么程度!于朗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可怕的念头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地在脑子里炸开,江天晓默默攥紧了拳头,一颗心在胸腔里颠簸来颠簸去。
    报纸上的字他一个也看不进去,干脆起身,故技重施再次快步从邱国炜病房前走过,邱国炜仍然在玩手机,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
    江天晓复又坐下,满心焦躁。
    他甚至想,难道是于朗预料到会有很大危险,故意支开他?
    于朗能应付得了吗?虽然他会灵术——但他那忽然晕过去的毛病,万一发作了怎么办?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江天晓的手机响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