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62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看见屏幕上“于朗”两个字时,他的心重重一跳。
    “江天晓,吴东德回医院了,”于朗说:“你现在立刻离开医院,我们在西门对面寿衣店门口。”
    “好。”
    来不及想吴东德怎么会回医院,江天晓扔下报纸,起身拔腿就走。
    进电梯时又赶上几个护士推着病人去手术室,江天晓和另外几个人被挤在角落里。也是点背,这电梯几乎一层一停。
    终于到了一楼,江天晓最后走出电梯,却和进电梯的吴东德迎面撞上。
    那一瞬间他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好死不死的,怎么就这么巧!
    江天晓硬撑着不回头,径直往前走。却听见身后本该进电梯的吴东德,低低地“嗯?”了一声。
    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江天晓加快步伐,逃命似的走出了住院部。
    身后没有人追来。
    江天晓终于缓缓出了口气——他不知道吴东德认出他没有,吴东德那一声“嗯?”是什么意思?是觉得他眼熟吗?
    应该没认出来吧,不然,他大概不会放自己就这么走掉。
    心脏还在狂跳,江天晓拍拍自己胸口,有些后怕地扭头回望住院部大楼。
    然而这一眼,使他整个人被瞬间冰冻在原地——
    三楼楼道的窗户里,赫然露出吴东德的脸!
    他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江天晓。
    江天晓是僵着身子走出医院的。
    出西门,寿衣店门口站着于朗。
    “你怎么了?”于朗敏锐察觉到了江天晓的异常。
    “我……”江天晓回想起吴东德的眼神,大夏天的后背一阵阵发颤:“我被发现了。”
    “怎么回事?”于朗顿了顿,抓住江天晓的手腕:“先回去再说。”
    到酒店,于朗从背包里取出一包个圆鼓鼓的纸包,打开了,里面是翠绿的茶叶。
    他给江天晓泡了壶茶,热水被缓缓注入茶壶,茶叶绕着水流旋转起来。霎时间,茶叶清爽的味道涌入江天晓鼻腔。
    “慢一点,烫。”于朗坐在江天晓身边,把茶杯递给他。
    “……”江天晓还是木木的,感觉像人回来了魂儿还没回来,仍被吴东德的目光,钉在医院里。
    于朗皱眉,只好亲自把茶杯里的热茶吹凉了,凑到江天晓嘴边:“喝水。”
    江天晓的眼珠缓缓转了半圈,费力地反应了好一会儿,才低头,啜饮了一口茶水。
    于朗意外地耐心,也不催他,只温声说:“再喝一些。”
    于是江天晓又喝了几口。
    “睡一会儿吧,”于朗放下茶杯,摸摸江天晓的脑袋:“你不要怕,我就在这儿守着你。”
    “……是吗?”
    “是,”于朗坐在床边:“我就坐在这儿,哪也不去。”
    于朗的话像带着催眠效果,很快江天晓脑海中升起睡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极不安稳,他做了个漫长的梦,梦里他的身体被钉在医院住院部的楼下,三楼窗户探出吴东德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吴东德盯着他,缓缓地,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然后,他的脸出现在二楼的窗户。
    又过一会儿,出现在一楼。
    江天晓完全慌了,他知道下一步吴东德就会来到他面前,吴东德会杀死他,也许是像杀死刘小盼他们一样,把他变成肉泥——
    江天晓开始挣扎,但他无论怎么扭动,双脚都和地面长在一起。
    吴东德走出大楼,步步逼近江天晓,脸上还是挂着扭曲的笑——他越来越近,江天晓忽然发现,他竟然,竟然是没有牙齿的!
    “于朗!!!”
    江天晓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汗淋漓。
    “我在。”于朗如他所言,仍然坐在江天晓身边。
    “我……”江天晓只觉头痛欲裂,记忆恍惚。
    于朗抓住江天晓的手,用力握了握:“不要怕,我知道你难受,你被下了蛊。”
    “……蛊?”江天晓接过何盛递来的茶水,猛灌下半壶,感觉神志清明了一些。
    “对,广西这边蛊比较多,”于朗伸出手掌贴在江天晓额头上:“你被下了个比较简单的蛊,会让人短暂地神志不清,你想想,你是不是和吴东德有身体接触?”
    他冰凉的手贴上来,感觉就像凉悠悠的泉水抚过脑门,说不出的舒服。
    “我……”江天晓费力回想当时的情景,他走出电梯的时候看到了吴东德,吴东德在他身后低低的“嗯?”了一声——不,不对——这中间漏了什么!
    “我……”江天晓眼皮一跳:“我想起来了!我出电梯的时候他进来,他撞了一下我!”
    于朗神色了然:“果然如此。”
    接着又有些愧疚似的,轻叹一声:“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去医院。”
    “我,我没事,”江天晓看着于朗淡淡的黑眼圈,心里止不住发酸:“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