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64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你……没事吧?”江天晓问韩滔:“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你的脸?”
    “我没事。”韩滔摇摇头,哑声回答。
    何盛和韩滔一直休息到晚上,才差不多恢复了精神。于朗叫了一大桌外卖,招呼三人来吃。
    何盛一口就下去了半个汉堡,低声骂道:“他妈的,都忘了肉味儿了。”
    “你就走了四天,”于朗似乎翻了个白吃,吃完说一下那边的情况。”
    四人一言不发地吃饭,很快吃完。
    “吴东德家那个地方,”何盛叹了口气:“太穷了,周围都是荒山。他老婆儿子就住个破砖房,院子连大门都没有。他老婆有肺病,儿子在县城做销售,一个月挣两千多。”
    江天晓想,看来吴东德家,比他家还穷。
    “现在的农村么,”何盛兀自摇头:“娶个媳妇得一大笔钱,我们在县城听说,农村人都兴去县城买房子了,县城没房子娶不着媳妇。吴东德的儿子在县城贷款买了房。”
    “这样么。”于朗淡淡地说。
    何盛耸肩:“反正,就等吴东德自己找上门来吧。”
    两天后,何盛收到了一条短信:你们想知道什么都行,不要找我家里人。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是吴东德吗?”江天晓看着那串号码:“要不要查一下这号码?”
    “用不着,”于朗慢条斯理地,仍旧捧着书在看:“先放着,不着急回复。”
    果然,两个小时后,又一条短信发过来:我是吴东德,你们想知道什么?
    何盛:“回吗?”
    于朗挑眉:“他不是有沉渊门撑腰吗?他不知道我们想知道什么?不要回。”
    韩滔却像忍不住了似的,小心翼翼说:“他不会跑掉吧……”
    于朗表情轻松,语气笃定:“他跑不了,你放心,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办到。”
    韩滔点点头,安静地在沙发上坐下。
    江天晓悄悄打量于朗——他已经打量过不知多少遍了,但于朗像块磁铁,而他的目光就是一块铁,总忍不住黏上去。
    于朗似乎总是这么运筹帷幄,无论情况多么紧急,发生的事情多么诡异,他始终淡定而镇静,然后,一切困难就真的能迎刃而解。
    十一点半,窗外有阵阵蝉鸣,韩滔和何盛已经各自睡下,于朗还在看书,江天晓正准备上床。
    “江天晓,”于朗忽然抬起头:“去把何盛叫起来。”
    “啊?哦——好。”
    何盛揉着眼从房间走出来:“怎么?”
    “来人了,”于朗笑了一下:“小朋友要来。”
    “小朋……”何盛动作一顿,也笑了:“他胆子还挺大,不怕被我打屁股。”
    他话音刚落,门被敲响了。
    江天晓吓了一跳,何盛径直去开门。
    “哟,小子,”何盛抱着手臂:“不知道带点夜宵来么?”
    江天晓盯着来人,愣在原地。
    这人,可不就是那天晚上在工地,沉渊门众人的首领?
    那个气急败坏的少年。
    这么热的天,他却穿着肥大的牛仔裤,黑色长袖连帽衫,帽子还戴在头上。
    “你走开,”少年冷冷地:“我找于朗。”
    “于朗在呢,”何盛笑笑:“不是,你热不热啊,我看着就热。”说完,就伸手把男孩的帽子拽了下去。
    露出一头耀眼的金发。
    “又变色了啊,”何盛老神在在地叹气:“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臭美,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么,老染头不好,那些化学染料啊什么的对身体不好,你这个年纪,还在长身体……”
    “够了!”少年直接推开了何盛,走进屋来。
    江天晓完全懵了,不知这是什么情况。
    他不是沉渊门的人么?他怎么敢独自来找我们?还是——他带了人来?
    于朗坐在沙发上,见了少年,冲自己对面的沙发扬扬下巴:“你坐吧。”
    “你不能这样,于朗,”少年不坐,语气十分气急败坏:“你不能这样。”
    “吴东德有罪,你不知道吗?”于朗的声音也冷下去:“可你帮他——明知故犯,按沉渊门的规矩,你该当何罪?”
    “别跟我说这套!”少年瞪着于朗:“你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对,”于朗说:“那你就走吧。”
    “于朗,”少年紧紧皱眉:“你已经破了规矩,你不要再一意孤行下去,现在还有回旋余地,你——你怎么能用那些力量,去对付普通人?于朗,你不能——”
    “如果你来就是说这些,”于朗打断他:“你真的可以走了,吴东德的事情,你想继续插手我也无所谓,事已至此。”
    “你!”少年咬牙:“你这是找死!”
    于朗不说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