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6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良久,他低低地开口:“我找死不找死,你心里清楚,去好好做你的门主,不要再来了。”
    (累成狗的何盛求海星)
    第三十一章
    听了于朗的话,少年沉默片刻,快步走了。
    江天晓跑到窗台边,眼看着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我们……”江天晓问:“就这么让他……走了?”
    “都回去睡觉吧,”于朗冲江天晓招手:“你过来。”
    韩滔回屋了,何盛打了个哈欠,也走了。
    江天晓坐到于朗身边。
    “这个人,是沉渊门的门主,”于朗说:“刚刚17岁。”
    “噢……”
    “但就算我们绑了他也没意义,你明白吗?他不在,沉渊门自然有别的人出来主事。”
    “那刚刚,”江天晓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为什么何盛好像,和那个人,很熟的样子……”
    于朗微微皱了下眉,沉默了片刻,轻声开口:“因为我和何盛,曾是沉渊门的人。”
    曾是沉渊门的人……
    沉渊门的人?!
    江天晓更懵了,他从没听于朗提起过这件事。
    “之前没告诉你是因为时机不到,”于朗温声说:“说出来怕吓着你。”
    “不是,我……我没……那你们为什么现在和沉渊门成了这样?”
    “因为沉渊门做的事,是你无法想象的残忍和可怕,”于朗目光飘忽:“你看刚才那孩子,好像和普通的小孩也没什么区别,是不是?但他从生下来到现在,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他是沉渊门的门主,有极高的天赋,他的父母是沉渊门千挑万选出来的,也正因如此他无父无母。沉渊门不允许一个强大的人受感情的影响。”
    江天晓瞪圆了眼睛,愣着。
    “不要怕,”于朗拍拍江天晓的肩:“我会保护你。”
    第二天中午,何盛接到了吴东德的电话。
    他开了免提,四个人均是面色凝重。
    “我是吴东德,”电话里吴东德的声音喑哑如老人:“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说,我们见个面行不行?求求你们……不要动我的家里人。他们娘俩什么都不知道,和那些事没有关系。”
    “见面,”于朗开口:“可以,今天晚上十一点半,在曹户村对面的三岔路口,那里有盏路灯,就在那。”
    “好……那你们能不能,不要再去找我家人的麻烦?”
    “可以,”于朗冷笑了一声:“今天不去不代表明天不去,今晚你最好不要隐瞒,毕竟人在做天在看,是不是?”
    吴东德静默片刻,低声说:“是。”
    于朗干脆地挂掉电话。
    “何盛,今晚拿好录音笔,他交待完之后把他抓住,直接送派出所。”于朗交待道。
    “好。”
    “不会是诈我们吧?”江天晓想起那个蛊,还有些后怕:“他不是还有沉渊门帮他……”
    “打蛇打七寸,”于朗云淡风轻地说:“他家人在我们手上,他拿我们没办法的。”
    “于老师……”江天晓的心七上八下:“他的家人……”
    “只是做做样子,”何盛插话道:“我们可是遵纪守法好公民——我还是团员呢。”
    江天晓:“……”
    经历过这么些事,江天晓已经发现了,于朗何盛,包括沉渊门,他们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来解决问题,就比如这次,虽然和警.察一样是做着调查真相的事情,也需要查找各种各样的蛛丝马迹,但他们却用着截然不同的方式。
    “你有什么想问的?”于朗挑眉。
    “嗯……”江天晓喉结上下滚了滚:“可以问吗?”
    “你,”于朗摇头:“怕什么,问。”
    “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报警呢?”江天晓小心地组织着语言:“目前,我们有证据证明刘小盼不是死于意外,比如我们能证明刘小盼和张承之间有矛盾,吴东德也从工地上盗窃,这些难道不足以证明他们的死不是意外事故吗?”
    于朗点头:“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一并说出来。”
    “还有就是,”江天晓不知该不该说,咬咬牙还是说出了口:“我们用的这些手段,是有点……违法的,对吗?”
    于朗抿着唇,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你能问出来这些事情,这很好。”
    他接着说:“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报警。很简单,因为我不能保证别人调查出的是真相,我要对我的客人负责。第二个问题,违法不违法——你对法律怎么看?”
    江天晓被问了个猝不及防:“法律……就是法律啊,就……我们得遵守法律,对吧?”
    “遵守法律,没错,”于朗换了个坐姿,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手支着下巴:“这么说吧,刘小盼这件事,如果不是有韩滔坚持让我们来调查,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刘小盼不是死于意外,你懂吗?你看,工地上需要负责任的人,被处理了;死在事故里的人,他们的家属得到了足够的赔偿;受伤的邱国炜也拿到赔偿来治病——那能不能说,刘小盼无论是死于意外还是他杀,都没有区别?”
    “当然不是!”江天晓几乎是喊了出来:“吴东德是有罪的!他不应该被放过。”
    “可刘小盼已经死了,甚至,等我们把吴东德送到派出所,把事情的真相揭发出来,死者的家人拿到的赔偿可能会被收回一部分……我的意思是,江天晓,”于朗顿了顿:“一件事情,人们要解释它,总能找到合理合法的说辞,尽管这个说辞很可能并不是真相。你现在去质问处理这次事故的人,为什么那天工地停电这些工人却去了工地,为什么翻斗车就突然砸下来……他们一定能拿出一个理由说服你,尽管这不一定是真的。”
    江天晓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我不是质疑什么,也不是在批判什么,而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就是这样,法律的意义是什么?是追求一切真相吗?是主持正义吗?不是的。江天晓,法律,无论哪个国家的法律,都是为了维持社会的运转。几个工人死了,说不清具体经过,很可能是意外——那就算作意外,然后走一套程序,他们的家属满意了,工地满意了,于是就不会出乱子,然后他们的空缺会有新的工人补上,这个社会就是这么运转下去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