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67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这是所有人都预料不及的,兵荒马乱的一晚。
    韩滔的手术持续了近四个小时,所幸那匕首偏了一点,没伤到动脉。江天晓和何盛先是在手术室外等,然后在ICU外守,两人熬得疲惫不堪。
    那边,于朗虽然把吴东德送进了派出所,但事关重大,他被要求在派出所里做笔录,反反复复也折腾了一晚上。
    不久何盛也被叫去问话、做笔录,江天晓一人守在医院,累得坐着都要睡过去。
    可他不能睡,他不知道于朗和何盛用了什么方法把他从这件事里摘出去,他没有被传唤——所以他得守好韩滔,韩滔是重要的人证,不能出半分差错。
    他不能掉链子。
    四天后,韩滔能勉强谈话,也开始接受警.察的询问。
    一周后,于朗和何盛走进了病房。
    当时江天晓正枕着自己的胳膊趴在桌子上睡觉,在医院的这段时间他一个人连轴转,实在吃不消。
    睡得太死,口水挂在嘴角上。
    “江天晓。”是被一个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唤醒的。
    江天晓睁开眼,于朗的脸近在咫尺。
    “于老师!”江天晓愣了愣:“我在做梦吗?”
    “累坏了你,”于朗伸出手,食指在江天晓因消瘦而凸起的颧骨上蹭了一下:“我们回来了。”
    江天晓眨眨眼,总算清醒过来,连忙抹了把嘴角的口水。
    “吃饭吧,”于朗把手里提着的盒饭放到桌子上:“趁热吃。”
    江天晓点头,目光却仍黏在于朗脸上。
    于朗肉眼可见地瘦了,原来的挺拔身姿,现在竟有了几分形销骨立的感觉。他和往常一样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衬衫,肩骨却从衬衫下尖锐凸起。
    但他整个人很精神,依旧带着那游刃有余的气势。
    于朗问:“怎么了?”
    “没……”江天晓竭力压住自己的心跳:“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没我们的事了,剩下的就是走流程,”于朗顿了一下,说:“吴东德招供很干脆。”
    江天晓急忙问:“那是不是沉渊门也要被抓?”
    “吴东德不敢招沉渊门,”何盛走过来:“再说这种组织招了也没人信。”
    “什么?!”江天晓满心错愕:“那就让沉渊门这么躲过去?他们明明是合谋……”
    “江天晓,”于朗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肩:“沉渊门的强大超过你的想象,他们做过的恶太多了,只凭这一件事想扳倒他们,是不可能的——要慢慢来。”
    “可……”江天晓皱眉:“他们的作的恶,就这么,不作数了么?”
    “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于朗双手摁在江天晓肩上:“你要相信……最少,相信我。”
    江天晓看着于朗黑白分明的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心头的重压似乎轻了几分。
    他悲愤,无奈,失望——但至少还有于朗与他并肩。
    “好了,快吃饭。”
    “嗯。”
    打开最外面的纸盒,里面是盛在锡纸里的芝士盖饭。浓郁的奶香冲进鼻腔,江天晓默默咽了口水,一勺下去,绵密的芝士拔起了丝。唔,里面有菠萝粒,甜的,牛肉粒,有点辣,还有打碎的鸡蛋。
    江天晓想起高中时明亮餐厅的那些饭菜,不知道什么时候,于朗能再做给他吃。
    “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于朗抱着手臂打量上下江天晓:“这事儿完了回武汉,得给你好好补一下。”
    江天晓脸颊发烫,斗胆问:“于老师,你能不能……做点以前明亮餐厅的菜?”
    于朗乌黑的眼珠直直看着江天晓,没说话。
    “呃,”江天晓陡然间紧张起来:“我就这么一说,我知道你忙……我随便说的……”
    “可以啊,”于朗轻声说,随即笑了:“你想吃什么就说,我给你做。”
    半个月后,韩滔勉强能走动,何盛让他再在医院住一段时间,他拒绝了。
    “我要回河南,”韩滔平静地说:“小盼的家人,我的家人,都需要照顾。我不会再待在武汉了,我该回去了。”
    何盛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再多说什么,买好了火车票。
    临走前一天,一行四人去了郊区,一栋烂尾的高楼。
    地方是于朗找的,他说刘小盼的煞已经可以放出来了,但煞终归是煞,不能久留,在这里,韩滔可以见刘小盼最后一面。
    江天晓万分激动:“韩滔可以把想说的都对刘小盼说……”
    “不是的,”于朗摇头:“那个煞,虽然有神志,但它的神志绝对不能和人相提并论……我现在也不知道那个煞恢复到什么程度,看看吧。”
    于朗像上次在酒店里一样,将朱砂洒出一个圈,把叠好的符纸放进去,用蜡烛的火焰点燃了。
    他把他的玉坠取出,放进朱砂圈里。
    于朗何盛江天晓后退,他们头顶的一小块天空忽然暗下来。
    和上次一样,一缕黑影缓缓从玉坠里飘出来。
    江天晓刹那间瞪圆了双眼。
    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煞,不是一团模糊的黑影,而是一个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