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7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呃,我能帮什么忙吗?”江天晓吃人嘴短。
    “你去把那些架最上面一层。”
    “噢,好。”
    于朗拎回来的一摞书磊得很高,江天晓拆开绳子,把架上。
    都是历史学的书,又多是清史。
    摆好书没多久,面下好了。
    于朗说的“随便下点面”一点都不随便,一人一大碗,细白的拉面上卧着荷包蛋和鱼肉火腿,切成小段的油麦青翠欲滴,两枚圆鼓鼓的香菇挤在油麦旁边。还有切碎的泡菜,均匀撒在碗里。
    “看你太累,今天就算了,”于朗说:“明天开始我教你灵术。”
    江天晓顿时激动起来:“好!”
    于朗勾勾嘴角:“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明天早上六点准时起来。”
    江天晓:“六点……”
    “嗯,出去跑步。这个时间是空气最好的时候,对你学灵术有好处,再说你的身体素质本来也,”于朗顿了顿:“太弱。”
    江天晓:“……”
    “我已经和学校辞职了,明天开始我会一直陪着你,教你灵术。”于朗漫不经心地说。
    “辞职?!”江天晓以为自己听错了:“是从学校……辞职吗?”
    “嗯,”于朗点头:“之前的几年,我和沉渊门接触很少,现在你成了他们的目标,以后就得经常和沉渊门‘打交道’了,顾不上这边的工作。”
    江天晓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于朗会辞职,大学老师是多好的职业,或者说——于朗博士都读了,竟然要放弃学术?
    “于老师,我以后学会灵术了也能保护自己,你不用——”
    “也有我自己的原因,”于朗打断江天晓:“在广西的时候,你问我沉渊门会不会受到惩罚,我说不会,因为现在我们的力量和他们比起来,还是太小——江天晓,我知道这让你心里过不去,但你以为我就过得去么?”
    “沉渊门做的事,我见过很多……现在他们不用付出代价,不代表永远他们永远不用付出代价。我辞职,也是因为我已经决定,对他们,绝不妥协。”
    “确实很多时候人们只需要一个他们能接受的解释,而不是真相,就像这次的事,吴东德承认他谋杀了刘小盼他们,他没有供出沉渊门,但这已经足够作为一个解释——可这不是真相,对不对?江天晓,尽管如此,你还是要相信,真相是有意义的。”
    愣愣看着于朗坚定的眼睛,这一刻,江天晓忽觉手软脚软,像经过了一次洗礼。
    他很想吻上去。
    (帅气的于老师求海星)
    第三十四章
    江天晓正式开始学习灵术了。
    早上六点他准时从床上爬起来时,于朗已经在了。暖黄色灯光映在他侧脸上,衬得他的眉眼有几分深邃。
    “于老师,”江天晓忽然有些紧张:“我准备好了……需要洗个澡吗?”
    于朗抬头,表情有些奇怪:“你想洗就洗。”
    江天晓犹豫几秒,又问:“那,要不要点炷香?”
    于朗:“……”
    江天晓:“不是焚香沐浴吗……”
    于朗叹气:“你怎么不再辟谷三日?!现在出去跑步!”
    江天晓被于朗提溜到武大,于朗把手机递到他面前,上面是武大地图:“我们现在在这里,你先跑到这个门——看清了,出去是东湖。”说完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划:“然后再从这个门跑到南门。”
    江天晓虽然不是武大学生,但武大这个3A级景区他还是逛过的——从东湖边跑到南门?老师你知道武大有多大吗?!
    “于老师,这……”江天晓现在就觉得有气无力了:“这还挺远的,呵呵呵。”
    于朗淡淡扫他一眼:“其实倒也不是非得跑到南门。”
    江天晓心头一暖,想,于老师果然是疼我的!
    却听于朗继续说道:“但武大南门出去,从地铁站下去到对面的华师北门,有家一点点……嗯,你还是跑到南门吧,我好久没喝了——年轻人么,多跑两步也没什么。”
    江天晓:“……”
    于朗:“四季奶青加焦糖、仙草,三分甜去冰,记住了么?”
    江天晓深吸一口气:“记住了。”
    于朗从兜里掏出一枚小小的红色荷包,大概只有江天晓一半手掌那么大:“你把这个揣兜里。”
    江天晓心说于老师难道预料到我会累死在半路,给我个护身符保命?
    “这个符,”于朗咧嘴笑了一下,江天晓被他笑得后背发凉,于朗接着说:“能让我知道你有没有一直在跑。”
    江天晓彻底沉默。
    于朗拍拍江天晓肩膀:“现在是六点一刻,你第一天跑可以慢点——八点前回来吧。”
    江天晓已经跑了一个礼拜。事实是他根本没法在于朗规定的时间内跑完,对此于朗什么都没说,只是不断增加他晨跑的路程。
    到了第四天,江天晓死狗一样拖着双腿滚到于朗面前,大汗淋漓双眼含泪:“老师我真不行了,我,我要猝死了。”
    于朗抬手去摸摸江天晓的头,手都到他头顶了又硬生生收回去,慈祥地笑了笑:“你头上汗还挺多。”
    江天晓想,这不是汗,这是我的血泪啊,哗哗往外冒。
    上午跑完步,下午就完全成了个废人,直挺挺躺在床上,腿疼得像抬不起来。于朗这几天忙着在学校交接事务办理离职手续,也没空管他。一周之后的一个晚上,于朗总算注意到垂死的江天晓:“你……这么夸张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