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72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于朗得揍死你,”何盛的目光有些飘忽,声音也沉下来:“在柳州的工地上的那次,沉渊门门主也在,你记得吧。你可知道沉渊门门主是怎样的水平?这么说吧,目前在沉渊门如此庞大的组织里,没有任何人的力量在门主之上。”
    “可那天他们不是被于老师揍得——”
    “所以说,”何盛打断江天晓:“为什么沉渊门一直视于朗为眼中钉?因为于朗太强了。于朗是沉渊门里……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那天晚上你还记得么?门主带着那么多人一起上,最后一个个被于朗打趴下。”
    江天晓愣愣的看着何盛。
    他知道于朗强大——无论是于朗敏锐的洞察力还是打斗时的强悍,他都见过。但他没想到于朗是如此强大,“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这得是怎样一种存在?
    可于朗站在厨房里细细切菜的时候,于朗抱着手臂在讲台上温声讲课的时候,谁又能想到他是个如此天赋异禀的灵术师?
    “你跟着于朗好好学吧,”何盛看着江天晓,慢慢地说:“真的学点本事,以后……才能保护你自己。”
    江天晓还处在震惊中,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第三十五章
    晚上于朗回家,江天晓说白天何盛送了东西来。
    于朗点头,没说什么。
    江天晓却忍不住跟在于朗身后打量他——于老师今天并没什么特别,白衬衫外面穿了件浅灰色西装外套,有一点休闲的板式,开襟,略收腰,流畅的线条从肩部延伸向下,显得于老师有些瘦。
    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你有什么事吗?”于朗扭头看着尾巴似的江天晓问。
    “没……什么。”江天晓摇头。
    “我要换衣服了。”
    江天晓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路跟着于朗,已经跟进了于朗的卧室。
    “呃,对不起,我马上走。”
    “站住,”于朗想起什么似的:“你去把何盛买的东西提进来。”
    江天晓依言去把那沉甸甸的塑料袋提了来,进屋时,于朗半裸上身。
    胸口一跳,像喝多了汽水打嗝一样,一阵眩晕涌上脑门。
    于朗的皮肤白得像久不见光的瓷器,他的腰腹手臂瘦劲精干,可以看出包裹着躯干的肌肉。
    “你也把上衣脱掉。”于朗说。
    你,也,把,上,衣,脱,掉。
    江天晓盯着于朗白到反光的胸膛,觉得有些气闷:“我……我为什么……脱脱——脱衣服?”
    于朗蹲着在塑料袋里翻来翻去:“让你脱就脱。”
    江天晓犹豫几秒,抬手把身上的卫衣脱了下来。
    此时已是深秋,温暖的皮肤乍一接触空气,江天晓打了个寒颤。
    于朗拉开床头柜抽屉取出两张符纸放在桌子上,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了毛笔和……两块磁铁。
    “明天起教你灵术,正好现在东西买来了,先带你体验一下。”于朗说。
    江天晓却无暇顾及于朗的话,他目光迷蒙地落在于朗身上——于朗的锁骨,平坦的胸膛,整齐的腹肌……像旋转着的一样,落尽他眼底。
    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是什么样的手感呢?微凉的,光滑的,如果把手掌覆在于朗的小腹上——他说话的时候,是不是手掌能感受到腹肌的缓缓起伏?能吗?
    “江天晓,”于朗上前一步:“吓傻了么?这次不会像上次那样,上次是我把我的灵力引到了你身上,所以过程比较痛苦,这次我会用心线,我们两个同时使用灵力。”
    “……好。”江天晓觉得喉咙发涩。
    于朗的腰怎么那么细?如果可以……我一条胳膊就能圈住他。
    于朗把符纸放在个素蓝的小瓷盘上点燃,待符纸燃尽了,悬腕提笔,用沾湿过的毛笔蘸了两抹黑色灰烬。
    然后他用毛笔,在方方正正的磁铁上画了个走笔复杂的符号。
    同样的动作又重复一次,在另一块磁铁上。
    “江天晓,”于朗说:“过来。”
    江天晓同手同脚地走过去,站在桌前。
    “闭上眼睛,深呼吸。”
    江天晓闭上眼,深呼吸。
    “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上,很快你就能感受到我的灵力。”于朗说完,紧紧扣住了江天晓的手,两人掌心相贴。
    不知为何,于朗的手是滚烫的。
    江天晓轻微地抖了一下。
    “不要怕,集中注意力就好了。”于朗说。
    江天晓闭着眼,被于朗牵着手,根本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上——他脑海里翻涌着的,全是于朗半裸的身体,还有在广西两人同床而眠时,于朗柔和的侧脸……
    江天晓想为什么体验灵力要半裸上身?于老师的身体真好看,如果我能抱抱他——我抱过他的,他昏倒的时候——如果我现在能抱抱他,我们肌肤相亲,我可以轻轻抚摸他的蝴蝶骨,手指划过两扇蝴蝶骨中间的沟壑,向下,是他微微凹陷的腰……
    他会拒绝吗,他会给我一拳吗,还是——万一他沉默地许可了我的动作呢?
    “江天晓。”
    于朗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