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7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于朗不是故意踢开我。
    “然后,”于朗顿了顿,叹了口气:“说说那天你的……话。”
    江天晓默默攥紧了手里的被子。
    “第一,我没有想过你会有那些想法,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对你的照顾让你产生了一些……错觉,如果是的话,那我必须和你说清楚,现在我们一起对抗沉渊门,而我又比你年长,所以我照顾你是分内之事,并没有别的原因。”
    “我——”
    “你让我说完,”于朗打断江天晓:“第二,我必须明确告诉你,我不喜欢男人,所以更谈不上对你有……任何和爱情有关的情感。所以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都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第三,至少对沉渊门对你彻底死心之前,我们都要并肩战斗,而且还有何盛在,所以我不希望因为一些别的事情,阻碍了我们的……合作,你明白吗?”
    江天晓深深垂着头,扯出一声笑:“于老师,你之前不是说你站在我这边,怎么现在就成——合作——了。”
    于朗叹了口气:“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人,不要纠结这些。江天晓,我的话,你明不明白?”
    “明白啊……”江天晓鼻子发酸,他想江天晓你他妈真是太没出息了,但他忍不住:“对不起,我那天一时冲动,我以后不会再说那样的话。”
    可我不说,心里就不想吗?
    就算我一遍遍警告自己别想了,但我能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吗?
    你冲我笑我就心跳加速,你抓住我的手我就脑子里嗡嗡叫。
    “好,”于朗点点头:“那就这样吧。明天我就出门,这段时间你好好跟着于朗学。”
    “……好。”
    第二天江天晓醒来的时候,于朗已经走了。
    他立在阳台上的拉杆箱也不见了。看来是出远门。
    何盛带着几件衣服住过来,这段时间就睡在书房。他一进屋,就把房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然后一声“OK”,搂住江天晓脖子:“没摄像头——来,小江,偷偷告诉盛哥,你到底怎么你于老师了?”
    何盛脸上是一副极其兴奋的表情,江天晓默默推开他的胳膊:“也没什么。”
    “嘿你这孩子!”何盛一拍大腿:“你给我说说,有什么事儿,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不是吗?”
    江天晓心想出什么主意,于朗已经把话说到“我不喜欢男人”的份儿上了。
    “真没啥,盛哥,”江天晓深吸一口气:“你教我灵术吧,谢了。”
    何盛抱着手臂打量江天晓,江天晓一动不动任他看。
    末了何盛大声叹一口气:“小江怎么一下子就成熟了……”
    江天晓开始学习灵术。
    他还是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只是运动量比以前削减了一些。空出来的时间何盛教他灵术,从最基本的开始,识记不同符箓所需的不同纸张——竟然有相当一部分简单的符箓,用A4纸都可以画。
    “这个东西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和严格,”何盛解释道:“我不是给你说过了,灵力来自自然,就像在工地上的时候于朗用菜刀做成玄铁阵,他当时就是运用了菜刀里的金属的灵力——自然里的一切都能提供灵力,只看你能不能从中获取,能获取多少。”
    何盛拿起A4纸:“一般的符箓用A4纸也可以,只不过么……为了在外人面前显得专业一点,我们用宣纸。一般我们用的宣纸是硫磺熏过的,能增强灵力;有些更复杂的符箓所用的纸,甚至是以血液浸泡过再晾干……当然了这种就很玄乎了,反正我没见过。”
    江天晓一愣:“血液?人……的吗?”
    “不然呢,”何盛撇撇嘴:“那是近乎阴邪的符箓了,我只听说过有这种符箓的存在,但我不会画,也没见过别人画——诶扯远了,”何盛拿起桌上的毛笔:“毛笔你会用吗?”
    江天晓诚实回答:“不会。”
    何盛崩溃地抓了把头发:“行吧!反正就是画符,你能用毛笔画出来就行,姿势难看就难看吧。”
    江天晓不由自主地想起于朗,于朗画符时很好看,提笔悬腕,笔锋稳稳落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画符的时候,于朗盯着手下的纸,他半垂着眼,表情专注……
    “江天晓!”何盛在江天晓眼前晃晃手:“你走点心行不行?!”
    “对不起对不起,”江天晓尴尬地道歉:“我……走神了。”
    “我不知道你和于朗到底怎么了,”何盛竟十分敏锐地提起了于朗:“但于朗是比谁都希望你学好灵术的,你是有天赋的人,你好好学,不会很难。”
    “……谢谢你,盛哥,”这感觉像何盛撞破了他那点小心思,然而他不是叮嘱过自己别再想那些事儿么?想到这江天晓有点羞愧:“我会好好学的。”
    何盛点头:“那来,我先教你最简单的使用灵力的方法。你闭上眼,集中精神……”
    这一天起,江天晓成为了一个能够使用灵术的人。
    (哭兮兮的江天晓求海星)
    第三十七章
    于朗已经走了一个礼拜。
    江天晓觉得他好像走了很久——也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太累。
    早上六点起床,锻炼身体到十点,然后就被何盛抓着练习灵术,从最基础的画符,使用罗盘练起,到了下午,何盛会教他一些格斗技巧。晚上,则是讲解一些使用灵术的常识。
    第一次尝试着使用灵术,是从最简单的朱砂阵里,一撮朱砂,一张画了符的A4纸,点一把火——静默之中,江天晓渐渐觉得指尖有些热。
    那股热像水流一样,从指尖沿着手臂,缓缓流进他的胸口,大腿,脚掌……全身都热了起来,后背微微渗出汗。
    舒服得像泡在温水里,柔软的波浪缓缓打在身体上。
    江天晓一直以为灵术是冰冷而锋利的——像很久之前那次,于朗把灵力暂时转移到他身上,那种尖锐得近乎窒息的痛——然而不是,原来灵术可以这么和缓而轻柔。
    身体里的热渐渐散去,江天晓张开眼,只觉得自己目光清明,四肢轻盈。
    “感觉不错吧?”何盛笑着问。
    “嗯,很舒服。”
    “你很厉害,”何盛说:“第一次使用灵力,就能到这样的程度。刚才你的状态,如果是最普通的鬼,是无法近你的身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