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8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先去随便吃点东西吧,”于朗径直走进KFC:“顺便都说说自己的想法。”
    这会儿是临近晚饭的点儿,幸好这家KFC有二层,江天晓在二层上找到了个相对僻静的小角落。
    何盛点了两个全家桶,上午飞机降落北京后三人就直奔迟洋家,直到现在,才总算能坐下吃喝一番。
    何盛一口气下去半杯可乐,打了个嗝,低声说:“这人不会又是沉渊门搞来算计我们的吧!他那些话说的前不搭后,我看不靠谱。”
    于朗摇头:“他是我导师的同事的学生,在高中教书,身份是没问题的。”
    “那行吧,”何盛说:“那咱们一条一条地说。我先说——第一,我觉得很奇怪,他不是在重点高中教书吗,为什么要跑到丰台这儿租个破房子?我看那房子起码50年了,附近又乱得很。不过北京租房也不容易,这条可以保留。第二,他说他女朋友比他大5岁家里不同意,我觉得这理由太勉强了吧,5岁也不算很多。第三,报纸的事儿——这事儿问题太多了。”
    于朗点头,看向江天晓:“你呢?”
    江天晓现在都不太敢面对于朗的目光,闻言有些慌乱地捏了捏手里的薯条袋:“我发现他家挺温馨的……虽然很乱,但是他家的家具很好看,客厅那个茶几下面,还垫着毯子……我想他和他女朋友的关系应该挺好的,不然也不会在家里花那么大心思。还有,他女朋友留给他的那封信,说‘你和我到此为止,以后你自己要好好过日子’,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准不准,但我觉得……他女朋友还是很惦记他的,如果她真的很生气,要分手,那是不是会写‘我和你到此为止’,而不是‘你和我到此为止’?”
    于朗挑眉:“还有什么想法,继续。”
    “还有就是,报纸的事情,他说是先有警察到学校找他,说他女朋友卖淫,呃——那一般来说,他应该会去问他女朋友吧?我觉得很可能这就是他和他女朋友闹翻的原因……我想,有没有可能是……”江天晓顿了顿:“他女朋友向他承认了,她以前确实卖淫过……所以他才一个礼拜都没回家?然后再回家他女朋友就走了。”
    “有可能,”于朗眼带赞许看着江天晓,笑了一下:“你观察地还是很细致的。”
    江天晓脸发热,盯着桌子上的全家桶,不看于朗。
    他怕他一看,就忍不住傻笑,或者脸红。
    他得忍着,于朗说让他收回那些话就当什么都没说过,而他也答应了。虽然他知道这不可能,但起码在于朗面前,他得尽量装作自己能做到。
    “OK,”何盛抓起鸡汉堡咬了一大口,含含糊糊地说:“所以咱们能达成一致:那个迟洋绝对没说真话——至少没说出全部事实,对吧?”
    “嗯,”于朗低叹:“周恪凶多吉少。”
    三人各自吃东西。
    肯德基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响着周杰伦的《甜甜的》,一眼望去,有不少小情侣凑在一起耳鬓厮磨。
    在这温馨的场景里江天晓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悲凉,这个世界上有人浓情蜜意时,也有人正承受着失去恋人的痛苦。迟洋大概不知道,他的恋人,可能再也回不来。如果他知道——他会很后悔吗?后悔和她吵架,后悔没有早早娶她,后悔摔门离开时没有多停留一秒,再看看她。
    很多分别都是突如其来的。
    江天晓正咬着吸管走神,忽然听见于朗接起电话来:
    “嗯?什么……好……好,我们马上来。”
    短短几秒,他挂了电话。
    “又出事了,”于朗迅速起身:“迟洋收到了女朋友发的邮件,我们现在去他家。”
    第四十章
    三人一口气小跑到迟洋家,都吭哧吭哧喘着粗气。敲门,迟洋来开门,江天晓发现他的双手竟剧烈颤抖着。
    暮色四合,房间里却没有开灯,笔记本电脑射出幽幽白光。
    屏幕上,QQ邮箱页面。
    迟洋:
    这是一封定时邮件,四天后发到你的邮箱。
    我现在在兰州,你出生的地方。很久以前我们说要一起回你老家,现在我一个人来了。之前我说过的那些话,请你不要怪我,我是气急了,一切都是我自作孽不可活。来了这一趟,走在兰州的街上,我觉得好像能想象出小时候的你,是怎么在这里生活、成长。我想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但对你造成的伤害,我真的十分十分抱歉。
    最后,迟洋,无论如何,我爱你。
    江天晓皱眉,盯着“自作孽不可活”六个字,他想难道这个周恪真的卖过淫吗?然后才会把火引到迟洋身上?
    迟洋低下头,手在颤抖,肩膀也在颤抖。江天晓听见他带着哽咽的声音:“我们去兰州找她,我必须去找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所以,”于朗静静看着迟洋:“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们?出发前说出来吧。”
    迟洋却仍一言不发,低着头像没听见于朗的话一样。
    何盛有点不耐烦:“你痛快点,真的要找人,就不要再耽误时——”
    “于老师,”迟洋忽然抬起头,打断何盛的话:“她是不是已经死了?”
    江天晓一愣。
    迟洋流了满脸的泪。
    “……对,”于朗看了眼那邮件,说:“之前我用她的头发占卜的时候,就已经能判断出她的状态了——非生非死,很可能成了……鬼。那么这封邮件,既然是四天前发的,”于朗顿了顿,皱眉:“如果你能确定不是别人登陆她的邮箱,那很可能是她的鬼魂……在向你道别。”
    迟洋浑身剧烈一抖,撞翻了笔记本电脑:“你说什么……她……”他的面部肌肉像骤然僵硬了一样,唯有嘴唇哆嗦着:“她……鬼?”
    于朗垂着眼,点点头:“先去找她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订了北京飞兰州的最早一班飞机,明天中午。从迟洋家离开时已是九点多。迟洋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或者说进入了某种崩溃,他不怎么说话,独自坐在沙发上,眼也不眨地望着电脑上那封邮件。
    三人就在迟洋家旁边的快捷酒店订了房。
    订了两间,一个大床房于朗自己住,一个标间江天晓和何盛住。江天晓想,估计于朗再也不会和我住一间房了吧。
    也还好何盛没注意这事儿。
    累了一整天,先后洗过澡,江天晓和何盛也没多说什么,各自躺下。
    江天晓盯着电视开关上的绿色小灯,不知是不是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一下子又没什么睡意。渐渐地,楼下车声少了,偶尔能听见刮大风的“呜呜”的声音。和他隔着窄窄一条过道的何盛,已经传出鼾声。
    嘭——
    江天晓本来已经闭上的双眼,猛地睁开。
    又一声闷闷的:嘭——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