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83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就算她……死了,”迟洋嘶哑道:“我也要找到她的身体,把她带在身边。”
    很给面子的,北京飞兰州的飞机,准时起飞。
    四人到兰州市区时,夕阳像一张柔软地毯般平铺在地面上,细微的灰尘在余晖中飞舞。风很大。
    迟洋一言不发,红着眼带路,江天晓以为他要把他们带回他家,然而最终他们走进了一家宾馆。
    “你不回家看看你爸妈么?”何盛问。
    迟洋沉默两秒,说:“不了……”
    何盛没再说什么。
    办入住,两间标间,这次仍然是江天晓和何盛一间房。
    拿着房卡开门时何盛嘟囔:“怎么这次于朗舍得你和我住了……”
    江天晓心里一哆嗦。
    还好何盛也就是随口说一句的样子,没再提。
    入夜,四人在酒店旁边的兰州拉面馆草草解决晚饭,打车直奔中山桥。中山桥是兰州城里非常繁华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看到黄河。
    下车,未见黄河,已听见滚滚河水声。
    空气中弥漫着河水所特有的淡淡水腥味。
    于朗领着三人来到黄河边,夜幕下的黄河水一片乌黑,翻滚的波涛声如呜咽。
    于朗向迟洋伸出手掌:“给我。”
    迟洋从衣兜里取出钱包,钱包里又取出一个小小的密封袋。
    于朗小心打开密封袋,从里面拈出……一小缕头发。
    然后他蹲下,把那一缕头发包在一张符纸里,点燃符纸。黑色灰烬落尽滚滚黄河,火苗快要烧到手时于朗松开手,剩下的一小截符纸拂在水面上,江天晓瞪大了眼惊讶地看着,那火接触了水,却还在燃烧。
    几秒后,符纸烧尽。
    于朗伸出食指,指尖轻点在水面上。
    江天晓屏住呼吸。
    只见刚刚在河水中散开的灰烬,竟然发出火红色的荧光,一点一点,向于朗的指尖聚拢来!
    这些灰烬最终聚拢成一条火红的直线,在乌黑的黄河水中熠熠生辉。河水缓缓涌流,这条火红的直线却纹丝不动,宛如某种亘古的暗示。
    于朗收回手,他指尖离水的一瞬间,灰烬如游鱼般四散而去,光芒也消失不见。
    面前又是暗沉沉的黄河水。
    “她死在黄河里,”西北的猎猎寒风吹得于朗衣领微颤,他看着迟洋,继续说:“但是她现在并不在黄河里。”
    迟洋一言不发,目光直直笼在河面上。
    这一刻江天晓简直以为他要跳下去了。
    于朗和何盛也不说话,四人如雕像般伫立河边,不远处的喧闹繁华像是被一道屏障隔开了。只有猎猎夜风自黄河而来,带着冰凉的水腥气,仿佛是能把人身上的热量全部带走。
    过了很久,久到江天晓揣在兜里的手都被冻麻了,他听见迟洋嘶哑的声音:“我要找到她。”
    他要找到她。
    翌日清晨。
    不到七点江天晓就被何盛叫醒了,说于朗叫他俩过去。
    于朗已经穿戴整齐,迟洋的眼睛红肿得可怕,他半垂着头,手指在手机上滑来滑去。
    “是这样的,”于朗也在自己手机上点开地图APP:“周恪的……身体既然不在河里,那最大的可能是被打捞上来了,我们兵分两路,何盛去公安局打听,我们三个去打听哪有捞尸人。”
    “捞尸人?”江天晓只在小说里看到过这个职业,他从来没想到真的有一天,自己会和这个神秘的职业有所接触。
    “对,”于朗朝窗外望了一眼:“如果在兰州没有发现周恪,那么就是往下游飘去了……那就可能是被下游的捞尸人捞起来了。”
    “可以,”何盛干脆应下:“不过在兰州这边我没什么认识的人,要把下面各个县乡都问到,会比较费时间。”
    “尽快吧,”于朗说:“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如果兰州找不到,那我们就要离开兰州顺着黄河往下去找了。”
    于朗话音刚落,一阵铃声响起。
    迟洋看着自己的手机,有些迟钝地接起电话。
    他接了电话,却并不作声。
    过了一会儿,他说:“滚。”
    又过了很久,他说:“好。”
    三双眼睛都盯在迟洋身上,迟洋放下手机,说:“是《每日北京》的记者,他说那则报道出了问题,全报社都知道,但更正不了。他说他要来兰州,和我一起找周恪。”
    “不行,”于朗第一个开口拒绝:“周恪很可能成了鬼,鬼是会伤害人的,无关的人绝对不能搅进来,我保证不了他们的安全。”
    “……只有两个人,”迟洋看着于朗,目光里竟有几分恳求:“只有两个人,不会出事的。”
    “你不懂,”于朗语气坚决:“别说是两个普通人,就是再来一个内行都不行,会坏事——你不是急着找你女朋友吗?既然他们说了报道更改不了,那他们来了有什么用?!”
    “他们有用!”迟洋突然大吼:“他们也许能证明周恪的清白!”
    “清白?”于朗眼神冷下来:“人都没了,证明清白又怎么样?你现在要给她证明清白,当初你怀疑她的时候你怎么没这骨气?”
    江天晓完全搞不清情况,刚刚于朗还心平气和的,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