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8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何盛用胳膊肘撞了江天晓一下,凑过来轻声说:“你快去哄哄小姑娘啊,还挺漂亮的。”
    江天晓却眼观鼻鼻观心,坐着不动。心想,我不喜欢小姑娘,更何况这小姑娘和那姓杨的是一伙人。
    何盛叹气:“杨记者,现在的情况——这么和你说吧,我们现在在找周恪的尸体,你们来了帮不上忙的,尤其是你还带个妹子来,”何盛扫了小邱一眼:“我们可是要一个个停尸房挨个去的,妹子能受得了吗?”
    “你们怎么知道周恪……周恪不在了?”杨记喘着粗气问。
    “算的,”何盛倒是回答得大方:“我们是风水师。”
    “风水师啊……”杨记看看迟洋,又看着何盛,说:“哥几个别怪我说话太直……您几位是风水师,能算出来人死没死,这我信,信您几位的能力……但是,口说无凭,咱是不是得有点依据啊?”
    何盛像早有准备似的,耸耸肩:“你不信无所谓,迟洋信就行了。”
    “这话说的,”杨记站起身:“现在就在这饭店,您几位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报警您信不信?您这属于诈骗吧?”
    “诈骗?”于朗终于开口,他冷冷看着杨记:“那你报警去吧。”
    杨记跺了下脚,又坐回桌前:“我开玩笑呢兄弟,好,既然你们说周恪不在了……那我和小邱就跟着你们找,人多力量大。别看小邱是女孩儿,做事儿麻利得很——是吧小邱?”
    小邱大概是被当下的情况完全弄懵了,眼里还含着点儿泪,连连点头。
    四天后。
    “于老师,”江天晓小声问:“看来周恪真的已经……飘下去了?”
    于朗脸色有些苍白,指尖夹着烟,漫不经心地点头。
    这几天兰州迎来新一轮降温,江天晓虽然是北方人,但还从没到过西北地区,这片黄河流过的黄土地,比他想象中凛冽太多。
    一连四天,他们把兰州城能打听的地方都打听了,大大小小的公安局、码头……结果是近半个月压根没捞上来任何人,无论男人,女人,还是像女人的男人。
    迟洋已经没什么情绪了,江天晓看着他去询问是否捞上尸体,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描述尸体的特征,看着他机器似的向那些人道谢或道歉——江天晓甚至有点担心,迟洋再这么下去,能坚持多久?
    他像一出木偶戏里的道具,内里的机关已经坏了,唯剩下个空壳,勉强支撑。
    另一边,杨记和他的助理小邱,这两个人虽然没惹什么是非,但明显也有点坚持不下去。
    尤其是小邱,昨天晚上江天晓看见她累得饭都没吃,直接回房间睡了。
    何盛这个没心没肺的还当着于朗的面调侃江天晓:“你会不会献殷勤的啊?去给小姑娘买点儿吃的送过去啊!天天跟着于朗屁股后面转。”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江天晓不知道于朗有没有那个心,反正他是心虚得很。
    这段时间,也许是太过劳累的缘故,于朗似乎渐渐对他放下了那种防备和疏离,也开始主动和他说话了,江天晓你早饭吃饱了吗,江天晓上次那个岩木阵你复述一遍,江天晓你跟着我。
    虽然累,但江天晓心里暗搓搓地高兴。
    又过一天,他们离开兰州,租了辆车顺着黄河开去。
    出了城区,路边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寒冷彻骨的冬天并没有丝毫春节将至的热闹,只有大风扬起黄土,一个接一个,破落的村庄。
    杨记于朗何盛三个人换着,开了一天半。
    “到了。”
    江天晓被于朗叫醒,他睁开眼,浑浊的黄河就在面前。
    “行,于老师,你们说这么找能找着,我倒要看看——”几天下来杨记已经懒得虚伪和客套了:“黄河这么长,我倒要看看这么个找法,能找到什么时候!”
    于朗没搭理他,微微偏头,对江天晓说:“这里有捞尸人。”
    第四十三章
    此处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城市的痕迹,一眼望去,全是裸露着黄土的山峰。
    黄河宽阔而汹涌,如一把锋利的刀,将山岭硬生生披开。
    到了这偏僻的荒野,气温更低。江天晓从背包里掏出围巾,一抬头看见于朗没有围巾,露着一截白皙的脖子。
    “于老师,”江天晓小声说:“你围着吧,你别……感冒了。”
    于朗看看江天晓手里叠得方方正正的围巾,没接。
    “我之前没围过!”江天晓连忙解释:“干净的!”
    于朗抓过围巾,声音有点含糊:“……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天晓心想那是什么意思?
    眼下不是该追问这个问题的时候。
    于朗为首,一行人向不远处的一间平房走去。
    到门口,于朗率先敲门:“有人吗?”
    江天晓看见河面上零星飘着几个空塑料桶。
    门里没人应。
    “不应该吧,”何盛朝平房旁的一捆树枝努努嘴:“这还拣来生火呢。”
    “有人吗?”于朗又敲敲门。
    这次,门开了。
    是个看着挺年轻的男人,身上披一件厚实棉袄,一脸不悦:“我们已经不捞了!你们去别的地方找吧!”
    于朗皱眉:“不捞了?河边桶还在。”
    “兄弟来根烟。”不待男人回答,杨记却忽然挤过来,笑眯眯地掏出烟盒,凑到男人面前。
    伸手不打笑脸人,男人盯着杨记看了两秒,从他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