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92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是啊,昨晚我本人狗胆包天强吻于朗,不就是因为我觉得他吻我是故意的?
    我靠。
    江天晓尴尬地低着头,没话找话:“哎我裤子呢……”
    “你穿上了,”于朗淡淡地说:“你低头,看看你的腿。”
    江天晓:“……”
    两人出门时恰好碰见何盛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前抽烟,何盛夹着烟冲两人打招呼:“你们俩起得够晚——啊!”
    何盛低吼一声,大步窜到于朗面前。速度之快,空气中几乎出现了残影。
    “于朗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了?!”何盛夹着烟的手都哆嗦了,他弯下腰,一张黝黑的脸几乎要贴到于朗脖子上。
    “我没怎么。”于朗后退一步。
    “是什么东西能把你伤成这样?!”何盛紧紧皱眉,面带惊恐:“你脖子上那是什么东西弄的?这酒店不干净?!可我昨晚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江天晓:“……”
    于朗沉默片刻,说:“狗咬的。”
    “难道是……”何盛压低声音:“食尸犬?可现在又没到七月十五,这东西怎么会跑出来的?”
    于朗看样子是懒得和何盛废话了,他伸出食指指向自己背后:“江天晓。”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什么意思?”何盛问江天晓:“究竟怎么回事?!”
    “……”江天晓硬着头皮说:“我们在一起了。”
    “你们?”何盛一脸找不着北的表情:“你和于朗?”
    “嗯。”
    “在一起?”
    “嗯,”怕何盛想不明白,江天晓又羞答答地补了一句:“就是我们……谈恋爱了。”
    何盛沉默了。
    接下来的一上午,从吃早饭到开车上路,何盛全程都是沉默的。
    杨记开车,何盛抱着他的保温杯坐在副驾,目光直直盯着前方。
    “哎,何老师,”杨记叫他:“咱俩说说话,我一个人开车开久了容易犯困。”
    “说话,”何盛面无表情:“说吧。”
    “你这是怎么了,”杨记语气极其疑惑:“咋睡了一晚上睡癔症了?”
    “……我没事。”何盛幽幽道。
    江天晓相当不好意思,他没想到何盛这么不经吓——五大三粗一个汉子,怎么内心如此脆弱呢?!
    偷偷瞄一眼坐在身旁的于朗,于朗围了条围巾在脖子上,把那红印遮住了。
    围巾还是江天晓的。
    哎于朗戴着这条围巾真好看,显得他真白……
    江天晓正美滋滋走神,忽然后座传出“噼啪”的声响。
    全车人,包括开着车的杨记也从后视镜里,看向迟洋。
    “小恪……给我发邮件了。”
    急刹车。坐在迟洋身边的小邱把他的笔记本从地上抱起来,递给于朗。
    又是一封定时邮件。
    迟洋:
    我这人不信鬼,不信神,不信来世。我知道在此一别,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知道,我爱你。但是,亲爱的,再见。
    周恪
    于马头镇黄河边
    “马头镇,”于朗皱眉,语速飞快地说:“杨记,导航去马头镇!离这里很近!”
    “周恪……”江天晓看向迟洋:“他……”
    两行泪从迟洋眼里落下。
    他说:“周恪死了。”
    他脸上的表情,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天灾,万劫不复,却还没从庞然的毁灭中反应过来。
    “周恪很可能在那里……跳河,”于朗说:“希望沉渊门还没找到那里。”
    一路飞驰,到达马头镇的时候,恰好正午。
    这里看见的黄河和别处并没有什么不同,西北充沛的阳光落在河面上,黄浊的河水也泛起粼粼波光。
    “现在不能招魂,”于朗冲杨记招手:“杨记你来看看。”
    “啊?”杨记手脚并用地爬下土坡,来到于朗站立的河滩上:“看什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