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94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嗯,”小邱抹了把眼泪:“我姐和家里吵架,走了……我找她找了好久了,你、你是见到她了吗?”
    “是有这样的人来过……”小姑娘看着小邱,面色竟有几分古怪:“……是有个女的来过。”
    江天晓看她说话支支吾吾,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儿?”
    “你姐,是不是……有病啊,”小姑娘问小邱:“她……”
    小邱捂着嘴,点点头:“她确实不太正常,以前脑子被车撞过。”
    “哎,这么回事……”小姑娘叹气:“那你们怎么能让她跑出来啊。”
    “她怎么了?”于朗问。
    “她吧,14号那天来的,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我去县城进货,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她站在我家门口,”小姑娘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我问她干啥,她说不干啥,随便转转——你们说怪不怪?谁闲着没事来我们这儿转啊。”
    于朗:“然后呢?”
    “然后她在我这买了包方便面,就往村里走了。我们村没别的路,要出来还得从我这儿过,我在门口看了一天,也没见她出来。一直到晚上要关门了,我有点担心,前段时间我们村刚遭了贼……我就让我老公和几个男的,去村里看看。”
    “结果就,就……”小姑娘打了个磕绊:“她就在那儿……一动不动坐着。”
    “嗯?在哪?”于朗追问。
    “在老陈家的房子里,”小姑娘压低声音,脸色不大自然:“那房子以前住个老头,姓陈,他儿子住城里,没人管他……去年老头死在房子里,上吊死的。”
    四人面面相觑。
    “那老头死前摔断了腿,爬都爬不起来,听说身上全是疮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爬起来上吊的,我们村的老人说,那老头年轻的时候是个流氓,是报应……”
    “妹子,”杨记打断她:“那然后呢?你们看见那女的坐在老陈的房子里,然后呢?”
    “然后我老公就叫她走,我老公说她那样子看着神神叨叨的,他们要不是几个男人,真还挺吓人……然后她就走了。那会儿是晚上八点多吧,也没车了,我们村到县城好几里路呢……不知道她怎么走的。”
    “……行,”于朗点头:“谢谢你了。”他温柔一笑,江天晓就见那小姑娘的脸更红了。
    出了超市,于朗问迟洋:“周恪有没有一些精神上的病?”
    迟洋摇头。
    “你确定吗?”杨记语气有些为难:“这,这都是什么事儿……”
    “那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姓陈的老头?”于朗说完就否决了自己:“算了,你们怎么会认识这里的人。”
    “不认识,”迟洋疑惑地看着于朗:“周恪他以前根本没来过这些地方,他是贵州人。”
    于朗点了支烟,说:“超市老板见过周恪,说她14号来过,在村里一间已经没人住的房子里坐了很久,然后就走了。那房子里自杀过一个老头,姓陈。”
    迟洋愣愣的,摇头:“为……为什么?”
    他话音刚落,超市门上挂着的厚重挡风帘被掀起,是小姑娘走出来:“你们……”她看看于朗,又看看小邱:“我劝你们啊,你们别去那房子了,反正她都走了,你们去别的地方找吧……”
    “为什么不能去?”于朗不急不缓地问。
    “那……那房子闹鬼。哎,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反正你们别去了!”
    凌晨一点。
    何盛把车停在村子外面,六人在一片漆黑中,下车,进村。
    冬天的寒风把夜空吹得干干净净,苍穹是一种明净的深蓝,一抬头,就能看见满天星斗。尤其是这村里,此时已经万籁俱寂看不见半点灯光,唯有天上的星星,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
    中午于朗听了小姑娘的话,顺从地带着众人开车离去。路上于朗说,那没人住的房子里明显有猫腻,估计这个村的人都知道,但对外隐瞒着。既然如此,就晚上再来。
    他们本想把小邱送到县城,让她开个房待着,就别跟来了。但小邱在黄河边上被何盛吓过一次之后反而镇定了很多,一定要跟来。
    于是就还是六个人,偷偷摸摸溜进村。
    江天晓想起上次这么干还是在柳州,当时他哆哆嗦嗦的,还被于朗一句“地上几个影子”吓得半死。
    后来渐渐发现了,他的于老师就是有点蔫儿坏,故意逗他玩。
    江天晓心一动,偷偷攥住于朗的手。
    昨天他们才确定了关系,今天一天除去早上冲何盛嘚瑟了一把,再也没有接触的机会。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别说牵手,他亲于朗一口都不会有人看见。
    于朗的手极轻地抖了一下,两秒后,他回握住江天晓。
    江天晓一阵激动,忍不住抬起于朗的手,把他的手背印在自己嘴唇上。一个无声的亲吻。
    于朗的手真凉啊。
    于朗“咳”了一声,迅速把手放下去。
    江天晓想于朗这是害羞了吗?想着想着不禁心猿意马——赶紧晃晃脑袋,江天晓你在想什么,这会儿该想这些东西吗!
    六人几乎是踮着脚穿过村庄,到了最南头。
    绕过一个小土包,于朗打开手电筒,大致照出前方房子的轮廓。
    “这房子的位置……”何盛轻声说:“奇怪,为什么要建在土包后面,不会挡阳光吗?”
    他这一说,大家也都反应过来,北方农村的民居几乎都是朝南的,而这房子建在土包北面,南面来的阳光正好被土包遮住。
    于朗手电筒还亮着,江天晓跟着那束光打量这老旧的房子,是真的很破败了,砖房,一扇铁门半敞着,正对面的窗户上还缺了一块玻璃,屋外门前杂草丛生。
    “小恪为什么来这儿……”迟洋自言自语。
    “进去看看吧,”于朗说:“江天晓和我进去,何盛在外面保护好大家——不用紧张,只是个旧房子。”
    于朗说完,率先向前走去。
    江天晓连忙跟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