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95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要搁以前江天晓肯定吓得两腿哆嗦,但现在不了,因为有于朗在,他知道于朗总能从容解决一切麻烦,甚至,对于可能出现的危险,于朗心里都做好了准备。
    两人来到铁门前。
    房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然呢,一个久无人居的破房子,能有什么?
    于朗伸手推开铁门,那铁门“嘎吱嘎吱”地响了两声,显然是生锈了。
    江天晓也打开手电筒,跟随着于朗拐进了右手边的屋子。
    是间挺宽敞的屋子,角落里放着张木桌,木桌对面一张光秃秃的铁床。然后再无其他。
    于朗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走进另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一看就是厨房,灶台下还立着个坛子,只是坛子破了一角。
    走出厨房,就到了屋后的院子。
    也许是西北多沙尘的缘故,一脚踏上去院子里满是细碎的沙石,江天晓依旧跟在于朗身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什么奇特之处。
    那周恪为什么要来这间荒废的房子呢?
    “把手电关了,”于朗低声说:“别被其他村民看见。”
    “噢,好,”江天晓关了手电,问于朗:“这房子没什么问题吧?”
    “不……”于朗声音很轻:“你跟我来。”
    江天晓跟着于朗,走进最开始那间有床和桌子的屋子。
    于朗站在屋中间。
    “这屋怎么了,于老师?”
    于朗却没回答。
    江天晓:“于老师?”
    于朗还是没说话。
    江天晓心里奇怪,声音提高了些:“于老师,你在干——唔!!!”
    背后的黑暗中忽然冒出一双手,紧紧捂住了江天晓的嘴!
    第四十八章
    江天晓印象里的最后一幕,是于朗打着手电的模糊背影。
    好像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他看见一片黑黄相间的戈壁,毒辣的阳光烘烤着大地。视角猛地拉近,江天晓看见一队人。
    女人裹着黑色头纱,男人头戴小白帽,他们在戈壁上极其缓慢地行进着,均是佝偻着腰,低着头,没有一个人说话。
    江天晓看不清他们的脸,想说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干瞪着眼——这队人走得也真慢,像是刻意放慢的电影镜头一样。
    江天晓想,看这戈壁应该是西北地区,不过这是哪里呢?西北,西北——
    像是天灵盖被小锤子“叮”地敲了一下,江天晓凝神看向队伍末尾,果然,一个身影抓住了他的眼球。
    是个高瘦的身影,头上裹着黑纱,胸部却是平坦的。这人虽然也垂着头慢慢走,但仔细打量,他的姿势却和别的人不同。
    他的脊背是笔直的,脑袋却耷拉下去,仿佛故意如此。
    他的步伐虽然很慢,却绝不拖沓,抬腿迈步的动作都干脆利索。
    这是,这是……
    江天晓盯着这人,憋得难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
    这是什么呢?
    “大娘,”那裹着黑纱的高瘦身影忽然开口:“还没到海晏吗?”
    他的声音又哑又涩,似乎还有几分虚弱。
    一个苍老的女声响起:“还远……”
    海晏?海晏是哪里?
    江天晓看不见自己的身体,却无端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砰砰!奇怪,怎么跳这么快?
    男人不再说话,仍旧跟着队伍缓慢行进。
    江天晓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如蜉蝣般,在苍茫的戈壁里前行。
    终于到了晚上。
    夕阳的最后一寸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以下,同一瞬间,一队人纷纷就地躺倒。江天晓想,怎么像上发条一样,天一黑发条就停了。还有,不找个避风的地方睡吗?
    这些人一动不动,倒是个个睡得安稳。
    可没一会儿,就有人动了。
    动的不是别人,正是江天晓白天注意到的那个男人,他轻手轻脚地从地上爬起来,左右看看,然后踮着脚溜到一个睡着的人身边。
    他慢慢弯下腰,手伸向了睡着的人腰间的口袋——江天晓明白了,这人要偷东西。
    诶,偷东西,偷东西……
    “呼——”
    忽然,一阵狂风刮来!
    眼前的一切便宛如一幅沙画,刹那间被风吹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