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97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我没事,”虽然胸口一阵一阵的疼,但江天晓还是摇头:“我看着他。”
    “……那行吧。”
    何盛在江天晓身旁坐下,和他一起看着于朗。
    “为什么会这样?”江天晓攥着拳,轻声问:“为什么沉渊门的人会埋伏在里面?”
    “很可能是那个小姑娘有问题,”何盛语气有几分懊恼:“我们太着急了,现在想想,那村里就一家超市,沉渊门的人很容易推断出我们会向超市的人打听,那小姑娘,可能是沉渊门安排的人。她说的那些话,也都是沉渊门安排好的。”
    “可如果这样……”江天晓皱眉:“那么周恪,到底有没有来马头镇呢?”
    “我不知道,”何盛又叹一口气:“那些邮件都是定时发送的,虽然是周恪的账号,但究竟是不是周恪,不好说。”
    江天晓不再说什么,伸出双手捂住于朗冰凉的手。
    于朗颈动脉上的黑色浅了一些,但还是很明显——这次,那黑色消散得似乎比前两次要慢。
    “你们……”何盛看向江天晓和于朗交叠的手,顿了顿,说:“我没想到。”
    “其实我也没想到,”江天晓的食指轻轻摩擦于朗的掌心:“我没想到于老师会……接受我。”
    何盛挑眉:“所以,你先表白的?”
    江天晓“嗯”了一声:“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配不上他。”
    何盛没说话,看着江天晓。
    “我太弱了,”江天晓低声说:“我保护不了他,帮不上忙,还给他惹麻烦——”
    “小江,”何盛打断江天晓:“别这么想,你比你自己想象得更重要。”
    他说完,留下句“我去抽根烟”,起身走了。
    然而这也只是安慰。江天晓心里明白。
    躺在床上的于朗双眼紧闭,眉头微蹙,仿佛是纠结着什么事。江天晓心里酸酸胀胀的,他轻轻俯下身,想帮于朗把被子捂紧一些。
    而就在他的手刚刚抓住被子的时候,于朗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江天晓看着于朗的脊背,忽然愣怔。
    这笔直的脊背……
    这,这不就是在老屋里,那个冗长的梦里,他看见的那个年轻人的背影?
    于朗?
    那个年轻人是于朗?
    可于朗——
    江天晓的手一松,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他想起来了,梦里的一幕幕,戈壁滩,一队人,白帽子——
    这不就是何盛教他灵术时,闲着无聊给他讲的那个故事?
    (求海星)
    第四十九章
    江天晓直直盯着于朗白色毛衫下隐约的腰部线条,脑子里乱成一锅粥。
    他是被那双手捂住之后,才做了那个梦——也可能是幻觉什么的——总之是被沉渊门的人捂住之后。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场景,那个故事里,的场景。
    可那个故事是何盛讲给他的。不,这倒也不是不成立,何盛以前是沉渊门的人,何盛也说过这故事是别人讲给他的,那也就是说沉渊门的人知道这个故事,没什么问题。
    可问题是,为什么在他看见的场景里,故事里的年轻人成了于朗?
    换句话说,为什么沉渊门的人要把那个年轻人变成于朗的样子?他们什么意思?
    江天晓猛地想起那个“于朗”和队伍中的大娘的对话,“于朗”问,还没到海晏吗?
    江天晓咽了口唾沫,掏出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海晏”。
    屏幕上弹出百度百科的“海晏”词条:海晏县位于青海省东北部。是黄河重要支流──湟水河的发源地……
    青海省,黄河支流……倒确实是西北地区。
    可这又怎么样?这算什么意思?为什么给他看这些?
    江天晓又想,这个故事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吗?可当时何盛也就是随口一讲啊?
    等于朗醒来问问他吧,对,还有他的病,要问清楚。
    江天晓晃晃脑袋,俯身为于朗把被子掖紧了。
    他悄悄把手塞进于朗的被子里,双手握着于朗的右手。于朗的手总是凉,这会儿尤其凉,像在冰水里浸过。江天晓攥了一会儿于朗的右手,又捧起他的左手,来回交替着为他暖手。
    这种感觉让他既难过又甜蜜,他痛苦于自己的无能,但至少此时此刻他可以正大光明地握住于朗的手。他不再需要躲避于朗的目光,不再需要在于朗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打量他。他可以和于朗,做他想象过的,亲密的事情。
    “于朗……”江天晓忍不住俯下身,低声唤他。
    于朗闭着眼,一动不动。
    他知道现在于朗醒不了,但他就是想,叫叫于朗的名字。好像这样,能让自己更心安一些。
    房间的门上传来“咚咚”两声。
    江天晓吓了一跳,起身去开门。何盛拎着打包的饭菜,歪着头看看江天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