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98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呃,暖气烧太热了吧。”有种被抓包的羞耻感。
    “热吗?”何盛自言自语,随即把饭递给江天晓:“吃吧,你不睡觉,饭总得吃。”
    江天晓闷头扒饭。
    很快饭吃完了,心里想着于朗的事,稀里糊涂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江天晓一抬头,就和何盛的目光对上。
    “小江,”何盛看了眼于朗,说:“这暖气是烧得太热了,跟我去阳台上透透风。”
    “呃……”江天晓本想拒绝,转念一想可以问问那个故事的事情,便随何盛起身,走到阳台上。
    何盛点了支烟,把烟盒揣回兜了,又掏出来:“你要来一支吗?”
    “不了盛哥,”江天晓有些不好意思:“我以前试过,抽不惯。”
    “烟还能抽不惯么?”何盛摇摇头:“这是于朗很喜欢的牌子。”
    “噢……”江天晓想起今天早上还冲何盛秀恩爱来着,更加不好意思了。
    “你竟然和于朗在一起了,”何盛吐出一口烟,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感觉怎么样?”
    “不、不怎么样……”江天晓摸摸下巴:“我们刚在一起……两天。”
    “他竟然会和你在一起。”何盛低头,含着下巴说。
    江天晓不知该接什么,他知道自己配不上于朗,哪哪儿都不如于朗,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于朗为什么愿意和自己在一起。
    “其实也不是没有预感,”何盛扭头看江天晓,猩红的烟头被他吸得一闪一闪:“你看他那个眼神儿,年轻人啊……哎我早该想到的,是我太迟钝。”
    江天晓想我看于朗的眼神很直白露骨吗……靠……是不是很猥琐啊我……
    “哎,”何盛眼珠一转:“闲着也是闲着,考你个问题,之前给你讲过的。三魂七魄分别都是什么?来背一下。”
    江天晓一愣,不是刚才还是深夜情感频道么,怎么一下开始提问了!
    “三魂……三魂最重要……胎光,爽灵……幽精!”
    何盛点头,抖抖烟灰:“七魄呢?”
    “呃,七魄是……”江天晓皱起眉,努力回忆当时在《云笈七签》里瞟过几眼的文字:“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哎还有……”
    “还有除秽和臭肺,”何盛看着江天晓:“还记得七魄分别指的是什么吗?”
    江天晓诚实地摇头:“这个真忘了。”
    何盛扭头扫了眼房间,语气淡淡的:“这次告诉你,你记住了……很重要。”
    “嗳。”
    “七魄,分别对应人的喜、怒、哀、惧、爱、恶、欲,相对三魂来说,七魄比较次要。三魂是根本,三魂中只要缺了一魂,人都必死无疑。而七魄,如果是缺少了一部分……倒是不至于立刻死去。”
    “噢?”江天晓听得新奇:“七魄缺了会怎么样?”
    “这要看缺的是哪一魄了,缺的魄不同,对人的伤害也不同。但是……”何盛住了口,把烟头捻灭在阳台的铁栏杆上。
    江天晓追问:“但是什么?”
    “但是无论缺了哪一魄,都会造成同一种结果,”何盛侧过身,正对着江天晓:“这个人,会变成……活死人。”
    “活死人?”听着怪瘆人。
    “就是不活不死,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丢了魄——有时候是被吓没的,有时候是生病太久导致的,原因很多——丢失的魄都找回来。找回来就没事了。但如果出现极端的情况,魄丢了再也没找回来,那就成了不活不死的人,既不死,又不算活人。”
    “这……”江天晓瞪大眼:“这算什么——永生吗?”
    “永生……”何盛耸肩:“也许吧。”
    江天晓:“呃,那不还……挺好的?”
    “好吗?”何盛胳膊肘撑在栏杆上,支着下巴:“也许吧。我没试过。”
    他目光移游在外面的大街上,显得有几分茫然。
    这时一阵寒风刮过来,江天晓冻得一缩脖子,双手插兜。
    “我去洗澡睡觉了,你好好守着于朗吧。”何盛说完,转身走了。
    “哦好。”
    江天晓也跟着何盛进屋,伸出手关阳台门的时候,忽然听见几声脆响。
    他低头,从地上捡起一枚金属制的长方体。
    这是啥?
    江天晓打开长方体的盖子,里面露出USB插头。
    U盘?
    可他哪来的U盘?
    江天晓的衣服是他自己收拾的,他也从没见过这U盘,所以这是哪来的?
    只是一枚很普通的U盘,江天晓盯着U盘愣在原地,今天晚上他们偷偷溜进村里的时候——对,那时候他还揣了兜,然后他伸出手,牵住了于朗的手。
    那时候兜里还什么都没有。
    所以……江天晓的心脏猛跳一下,这U盘最大的可能,是沉渊门的人放进他兜里的!
    沉渊门的人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悄悄放了个U盘在他的左兜。
    然后,他趁其不备掏出符纸唤起岩木阵……那枚符纸,也是放在左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