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00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连嘴唇也是略略发白的,干净的眉眼里,却透出几分冷峻的审视。
    “于朗……”江天晓被他看得有点懵:“我……”
    “你是怎么想的?”于朗轻声说:“沉渊门说的这些问题,好像也确实是问题,对吧?”
    “我没怎么想,”江天晓老实回答:“我相信你。”
    于朗追问:“那也需要我给你解释吧?”
    江天晓不知道于朗为什么忽然如此严肃,沉渊门的人想离间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江天晓摇摇头:“不需要解释,我相信你……你知道的,于朗。”
    于朗忽然低下头,不说话了。
    “于朗?”江天晓紧张地蹲下身,仰头看于朗。
    “……很久了,”于朗的目光隐没在他前额的略长的发丝中:“很久没有人这么相信过我了。”
    他的声音沉沉的,有点闷,毫无疑问是伤感的。
    江天晓一颗心被他说得软绵绵,他忍不住微微起身,凑近于朗:“我相信你。”
    于朗伸出白皙的胳膊,直接揽住江天晓的脖子,嘴唇几乎贴住江天晓的耳朵:“你想不想……嗯?”
    江天晓瞬间红了脸:“我——我我,我没想过!”
    于朗低笑一声:“这个可以想。”
    “我,我……”江天晓结结巴巴的,刚组织好语言,门被敲响了。
    两人分开,对视一眼。于朗眼带笑意,江天晓面红耳赤。
    开了门,是何盛。
    “你醒了,”何盛看看于朗,又看看江天晓:“……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于朗竟然大大方方地承认:“非常不是时候。”
    “那不好意思了,”何盛挑眉:“有重要的事儿。”
    “说,”于朗看向江天晓,声音忽然变得温柔:“小江,去给我倒杯水。”
    “嗯!”江天晓正不好意思,闻言连忙起身去烧水。
    他听见何盛在身后笑了笑。
    等水开的间隙,江天晓忍不住默默回味于朗的话。
    “你想不想做,嗯?”
    “这个可以想。”
    ……他撒了谎。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大小伙子,怎么可能没想过,那些事。
    辗转无眠的深夜里,旖旎缱绻的梦境里,江天晓想象过很多次……那件事。他知道两个男人怎么做那件事,但却不知道他和于朗该怎么做——后来索性想,无所谓,如果于朗愿意,怎么做都行。
    可现在于朗真的提起来了,他就忍不住想得具体一些,在哪呢,酒店吗?那,那什么时候?呃当然是晚上……吧。然后——然后他和于朗……位置是怎样的呢?还有,要提前洗澡吧?必须啊,于朗那么讲究——说到这个,我是不是得提前剪剪指甲,刮刮胡子,什么的?
    越想越把持不住,幸好热得快“叮”一声,水烧好了。
    江天晓把水壶提出去,见于朗正举着一张照片,目不转睛地看。
    “如果这样的话,”于朗沉吟道:“那究竟为什么,沉渊门比我们知道的早?”
    “杨记和小邱,我还是不太放心,”何盛拧着眉:“不过话说回来,要查看一封邮件的内容,从技术上来说对沉渊门也不是什么难事。”
    “……怎么了?”江天晓走过去:“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马头镇的那家超市,”何盛把一张照片递给江天晓:“这是超市里那个女孩儿……是沉渊门的人。”
    江天晓看着照片,一愣:“真的是这样……可沉渊门是怎么提前知道咱们要去马头镇的?”
    “不好说,”何盛叹气:“在靠近马头镇的马路上有摄像头,我找了这个摄像头的录像,在里面看到了迟洋的背影……这也就是说,迟洋的确是去了马头镇,他的邮件没有问题。但沉渊门……这帮人简直像口香糖一样,踩了就弄不掉。”
    “还有呢?”于朗把手里的照片放在桌子上:“你不是说还有重要的事儿?”
    “还有就是,”何盛沉声:“迟洋又收到邮件了,还是定时发送,这次是在胜胡沟。”
    他说完,于朗和江天晓都沉默了。
    “所以,”何盛问于朗:“去还是不去?”
    “这……”江天晓犹豫地开口:“这也太诡异了,那个周恪,他到底在自杀前,去了多少地方?他又为什么要去这些地方?”
    “简直他妈的是被牵着鼻子走,”何盛抱臂:“太憋屈了,也不知道沉渊门是不是又在胜胡沟。”
    “去,”于朗干脆道:“不过小江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虽然这次碰上了沉渊门,但咱们还是得把事情弄清楚,迟洋究竟为什么去马头镇?”
    何盛:“再去一次那破房子?”
    于朗点头:“准备准备,中午吃了饭就去。”
    何盛走后,于朗洗漱换衣,然后抿了两口江天晓为他兑好的温水,一偏头,冲江天晓微微一笑:“是不是很累?”
    刚才和何盛说话的时候于朗还那么干脆利落,眼下却忽然温温柔柔的,江天晓忍不住弯起嘴角:“我不累,就是你……”
    “我没事,”于朗摆手:“不用担心。”
    “于朗,”江天晓看着他已经恢复白皙的脖颈:“你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告诉我?”
    “……能,”于朗沉默片刻,继续说:“之前不说,是不想吓着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