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不回来_分节阅读_101

良人不回来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什么意思?”
    “这是在沉渊门的时候,”于朗伸出手指在自己颈动脉的位置摸了摸:“因为我的天赋高,所以沉渊门的人……在我身上做了一个试验。”
    听到“试验”两个字,江天晓的心猛地悬起来,浑身都凉了:“……什么试验?”
    “他们,”于朗轻轻望了江天晓一眼,又垂下眸子,声音低沉:“抽走了我的魄。”
    第五十一章
    抽,走,了,我,的,魄。
    光是这六个字,江天晓就已经上不来气了。
    但他还是力图保持平静,继续问:“怎么抽的?”
    于朗看着江天晓,轻轻笑了一下:“这就不说了吧……反正也过去了。”
    “怎么抽的?”江天晓猛地抓住于朗的手腕,以前他只觉得于朗瘦劲有力,这一刻却忽然觉得,于朗的手腕细得过头了。
    “小江,”于朗由他抓着,另一只手揉揉江天晓的头发:“我没事。”
    “你告诉我,”江天晓觉得自己呼吸有些沉:“……你告诉我吧,于朗。”
    于朗低低叹了口气。
    “他们用我的鲜血……浸泡了一张符纸,然后给我吞下缚灵符,起一个阵,”于朗抿着嘴唇:“……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就能抽走一魄。”
    江天晓嘴唇哆嗦着,哑声问:“那……那,很痛苦,是吗?”
    于朗凝视着江天晓的眼睛,良久,上前一步搂住他,双手环在他腰上:“都过去了,那一魄……回来了。”
    江天晓紧紧勒住于朗,他想,于朗这么瘦,是不是因为曾经被抽走了一魄?那该有多痛苦?沉渊门用他的鲜血浸泡了符纸——沉渊门从哪里放了他的血?!
    于朗比江天晓矮一点,微微低着头,下巴温顺地架在江天晓肩膀上。
    窗外寒风呼啸,屋里的两人用尽全力拥抱着对方,像要把对方勒进自己的骨肉。
    “……于朗,”江天晓带着鼻音:“我会保护你的——我会尽力保护你的,虽然我现在……不行,但我会努力的,真的。”
    于朗轻柔地拍拍江天晓后背,声音里带着点笑意:“嗯,我知道。”
    江天晓眼眶热乎乎湿漉漉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哭了,他忍不住。
    于朗仰头,嘴唇紧紧贴在江天晓侧脸上,吻了吻。
    这是真正的耳鬓厮磨。
    中午吃过饭,一行人再次驱车去了马头镇。
    迟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着,江天晓记得初见面是迟洋还算是正常体型,而这些天过去,他的眼眶已经瘦得微微凸起,他垂着肩站在苍莽的黄土地上时,简直像一支摇摇欲坠的麦秆。
    “迟洋,”江天晓替他难受,却又无从安慰,喉结滚了半天,只能问:“新的那封邮件,具体是怎么写的?”
    迟洋低着头,嗓子像被塞了把西北的风沙,十分干哑:“小恪说,她到了胜胡沟,她说……这次真的,再见了。”
    “……胜胡沟,”江天晓问:“离马头镇远吗?”
    “镇上有客车到胜胡沟,得开大半天,”杨记接话:“还是有些距离的。”
    江天晓点开手机上的地图APP,他们从兰州顺着黄河往东北方向走,到了马头镇,从马头镇去往胜胡沟,则是往西南方向走。胜胡沟比马头镇离兰州更近,这么说来,周恪是绕了个不完整的圈——那他为什么要兜这么个圈子呢?
    到了马头镇,进村,超市的门是关着的。
    “走吧,”于朗说:“直接去那个老屋。”
    这会儿正是刚吃过午饭的时间,他们打一户户村民房前走过,却也不怎么见到人。
    “现在的农村,哎,”何盛踢开路上的小石子:“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人少得很。”
    “可不是,”杨记也叹气:“大多是剩些老人在家等死。”
    的确,这村庄里看不出什么临近春节的氛围,房子又破又旧,只让人觉得萧索。
    很快到了老屋前。
    昨晚发生的事情太过惊悚,导致江天晓现在一见这破房子就头皮发麻,下意识地顿了顿脚步。
    于朗扭头冲江天晓微微一笑:“来吧,跟着我,放心。”
    江天晓连忙跟上去,差点想去牵于朗的手,猛地想起还有人不知情的人在,硬生生忍住了。
    迟洋也走上前来:“我也进去看看……可以吗?我想看看小恪去过的地方。”
    于朗点头:“现在安全了,可以的。”
    三人推开陈旧的铁门,进屋。
    屋里还残留着昨晚江天晓唤起岩木阵,飞进的小石子。
    和昨晚看见的一样,放了桌子和床的卧室,厨房,光秃秃的后院。很快就转完一圈。
    只是一间普通的,无人居住的,老房子。
    “小恪……为什么来这儿,”迟洋喃喃自语:“为什么?”
    于朗背着手不说话,在不大的院子里慢慢踱步。
    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江天晓,去把罗盘拿来。”
    “哎好。”
    于朗捧了罗盘,在院子里缓缓挪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